主播

主播

你不留意的这些黑科技,一直都是女神主播的标配......

ViViHacker 发表了文章 • 2018-10-13 09:35 • 来自相关话题

10月10日,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YY头部主播崔阿扎、鸿涛等人来到现场......他们为何而来?

内容为王的时代,作为直播基础的技术设备,一直不为人所注意。但实际上,大牌如崔阿扎,对硬件设备的专业要求,是显而易见的。

从每人必备的抖音滤镜,到直播标配的声卡与麦,技术始终作为行业的驱动力,不可或缺地推动着行业进步。

或许,你和大网红的差距,真的只是一幅滤镜、一张声卡而已。

优质硬件推动直播普及

事实上,直播行业成立伊始,内容创造与技术进步,就相伴随行。

有例为证,2015年,移动直播起步之初,映客直播成立。彼时,智能手机性能还无法与如今相提并论,如何确保高清晰度与码率的直播流持续稳定的输出,同时对手机的功耗最低,这项挑战实际不小。但初入的映客,却夺得了入局移动直播的先机。

“技术”是映客占得先机的法宝,从率先将图像美颜技术应用于实时视频,到一秒之内打开视频的“秒开”,到后来的多路线延迟技术的“互动直播”。

除了自身团队拼命改善技术外,映客还与众多合作厂商展开深度的合作,进行直播技术的探索挖掘。

映客团队在技术上夺得先声,凭借对技术的极致追求与运用,在入局之初造就了优质的应用体验感,博得了大量用户的青睐。 

秒开直播、低延迟、多人连线……随着行业技术的完善,移动直播正式普及成为在线娱乐的主要角色。

一直以来,直播行业和硬件行业相辅相成。画面、声音是直播两大元素,硬件挖掘的场景也得到了丰富的展现,其中声音的空间更为庞大,需求程度不亚于直播画面所需要的美颜磨皮等特效。



我们看到,声卡、麦克风几乎是每个主播的标配产品,尤以唱歌类主播为主,音频类产品具备的变声特效、录音乃至气氛调节功能,对于无论是小白还是网红主播,已是必不可少了。

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深圳创成微电子总经理周志强告诉今日网红,从K歌行业的发展开始,声卡等音频硬件设备已然存在。

当唱吧、全民K歌等移动应用相继出现,受到追捧时,作为移动硬件的声卡和麦克风就被大量使用,成为唱歌达人群体中的“香饽饽”。

“直播,其实也是从K歌演变过来的一种自我展现的方式。”周志强表示。音频技术的进步,为一大批优质主播提供了孕育的工具。

除去借助声卡麦克风起家的唱歌类主播,从K歌平台迁移到直播平台的亦不在少数,借助音频技术,整个行业的发展有了新的突破提升。



与此同时,直播的红火,也在反向带动着音频技术的提升。热火的主播比拼,让主播及行业对设备的要求没有了上限。“直播行业对于硬件设备的要求在发展进步。”周志强补充道。

黑科技叱咤直播业

10月10日,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今日网红记者遇到YY一姐主播崔阿扎、以及大主播鸿涛。

在森然展区体验声卡、麦克风等产品时,崔阿扎介绍说,“我平时使用的是森然黑炮pro,产品的混响非常逼真,感觉很真实,而且对于主播来说,它的特效能够覆盖所有直播场景,而且只需要遥控器就能操作,非常方便。”



“昨日还在直播间体验过森然GD麦克风和播吧3套装,使用感非常惊艳。刚好接到品牌方邀请,所以我就来上海和大家见面了。”

技术颠覆行业的体验感,还展现在来来往往的游人上。见到现场演示声音修饰后,游客小丹直呼:“哈哈,我收拾一下也能出道了,有了黑科技,我也能叱咤直播平台。”



另外,值得破解的一个误区是,在多数人看来,直播声卡需要大量的调试和复杂连线,但实际上体验过后,发现“一个手机和一个魔笛麦克风”,其实就已经能够搭建一个专业直播间了。

和映客一样,森然对技术其实也有着长期的追求与前瞻性显现。

13年前,深圳创成微电子总经理周志强刚从校园毕业,长期通过网络聊天形式和同学交流,他逐渐觉得:“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未来人与人之间会更趋向于直播形态的交流。”

他有了做直播的想法,在和团队研究这个市场时,他发现直播类平台很多,直播硬件却没有品牌。

于是,他创办了品牌森然,专注研发生产手机声卡等直播硬件,不断优化音效算法,如美声、变声等,“进一步攻破技术障碍”。



自2014年下半年起,其内置芯片的麦克风、耳机、电脑等产品陆续推向市场。

2016年,正逢直播元年,经过与众多主播朋友的沟通,团队将产品功能简化,并新增了掌声、欢呼声等简单操作的动态功能,并在外观上改进,调整为为适合直播使用的外形。

在经过主播们的测试后,当年8月,周志强推出了森然播吧Ⅰ代,其集人声效果器、专业声卡、现场特效、手机耳放等功能于一身。涉及音乐、聊天、唱歌、直播四种应用场景,以满足用户的音频娱乐需求。

强功能性的利好,很快在主播群体中流行开来,往后,产品每个月的销量都在翻番,成为主播手中的利器。



周志强告诉今日网红,森然将继续加大研发力度,在音频领域做成行业标杆。同时,扩大森然的产品线,将其真正打造成一个直播硬件品牌。麦克风产品的改进以及个人K歌市场产品线的丰富,将是森然的的下阶段重点。

“主播最需要的还是一个麦克风。”直播与音频硬件,就像是互相融合,相互促进的物品。声卡等硬件的提升着直播,而直播则反过来拉高着硬件的上升空间。

硬件的下一战场:短视频?

从成立到现在,森然一共推出了四个系列的产品,包含移动声卡、K歌麦克风、直播声卡、监听耳机,全面覆盖直播行业硬件需求,成为主播们直播必不可少的直播品牌。

然而,随着行业形势的变化,今日网红发现,音频硬件也有了新的着力点。

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一时间让短视频行业迅速升温。无数网红爆红、微视高额补贴大战、公会蜂拥而至……

直播设备厂商嗅到了新的风口,短视频的蓝海,几乎成为了每个直播设备厂家的必争之地。



对于短视频,森然也是志在必得,他们通过声卡切入短视频,占有率在翻倍提升。

“短视频相当于短时间直播和短时间K歌的结合体,其本质还是美声,森然致力于直播和K歌市场几十年,在技术上足够专业和成熟,对比其他厂商有自己的。”周志强并不担心短视频,反而认为这是又一次的机会。

他的策略是这样的:首先通过短视频达人的背书引起关注,再通过平台导流和推荐,直接送达每个潜在用户。



同时,在产品形态上,森然也会有多元化展现,丰富到k歌耳机,录音棚,k歌机等等各种产品,但还未有针对短视频定制的产品。

“看是否有鲜明的走向,具体讲根据消费者使用情况来计划。”周志强表示,目前,森然所有的产品其实都可以支持短视频录制。

同时,他也不担心短视频会抢掉直播的风头。周志强看来,今年很多人在唱衰直播行业,但只要慢慢规范,稳定输出内容,将是长久不衰的行业。而K歌是森然根植之地,是所有行业中最低调最平稳发展的平台。



“未来,森然将持续K歌领域发展,并在直播及短视频领域深化品牌影响力,力求多方面的爆发,为大家带来更专业、更优质的设备体验,成为国民品牌。”周志强强调。

从K歌到直播,再到如今的短视频,强调技术性的音频硬件设备,推动着行业内一波接一波的浪潮。这波浪潮反过来也拉动着技术突破天花板,而在新技术下,达人们又有机会创造出更优质的视频内容。

这或许是技术与内容的最好关系了。 查看全部
10月10日,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YY头部主播崔阿扎、鸿涛等人来到现场......他们为何而来?

内容为王的时代,作为直播基础的技术设备,一直不为人所注意。但实际上,大牌如崔阿扎,对硬件设备的专业要求,是显而易见的。

从每人必备的抖音滤镜,到直播标配的声卡与麦,技术始终作为行业的驱动力,不可或缺地推动着行业进步。

或许,你和大网红的差距,真的只是一幅滤镜、一张声卡而已。

优质硬件推动直播普及

事实上,直播行业成立伊始,内容创造与技术进步,就相伴随行。

有例为证,2015年,移动直播起步之初,映客直播成立。彼时,智能手机性能还无法与如今相提并论,如何确保高清晰度与码率的直播流持续稳定的输出,同时对手机的功耗最低,这项挑战实际不小。但初入的映客,却夺得了入局移动直播的先机。

“技术”是映客占得先机的法宝,从率先将图像美颜技术应用于实时视频,到一秒之内打开视频的“秒开”,到后来的多路线延迟技术的“互动直播”。

除了自身团队拼命改善技术外,映客还与众多合作厂商展开深度的合作,进行直播技术的探索挖掘。

映客团队在技术上夺得先声,凭借对技术的极致追求与运用,在入局之初造就了优质的应用体验感,博得了大量用户的青睐。 

秒开直播、低延迟、多人连线……随着行业技术的完善,移动直播正式普及成为在线娱乐的主要角色。

一直以来,直播行业和硬件行业相辅相成。画面、声音是直播两大元素,硬件挖掘的场景也得到了丰富的展现,其中声音的空间更为庞大,需求程度不亚于直播画面所需要的美颜磨皮等特效。



我们看到,声卡、麦克风几乎是每个主播的标配产品,尤以唱歌类主播为主,音频类产品具备的变声特效、录音乃至气氛调节功能,对于无论是小白还是网红主播,已是必不可少了。

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深圳创成微电子总经理周志强告诉今日网红,从K歌行业的发展开始,声卡等音频硬件设备已然存在。

当唱吧、全民K歌等移动应用相继出现,受到追捧时,作为移动硬件的声卡和麦克风就被大量使用,成为唱歌达人群体中的“香饽饽”。

“直播,其实也是从K歌演变过来的一种自我展现的方式。”周志强表示。音频技术的进步,为一大批优质主播提供了孕育的工具。

除去借助声卡麦克风起家的唱歌类主播,从K歌平台迁移到直播平台的亦不在少数,借助音频技术,整个行业的发展有了新的突破提升。



与此同时,直播的红火,也在反向带动着音频技术的提升。热火的主播比拼,让主播及行业对设备的要求没有了上限。“直播行业对于硬件设备的要求在发展进步。”周志强补充道。

黑科技叱咤直播业

10月10日,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今日网红记者遇到YY一姐主播崔阿扎、以及大主播鸿涛。

在森然展区体验声卡、麦克风等产品时,崔阿扎介绍说,“我平时使用的是森然黑炮pro,产品的混响非常逼真,感觉很真实,而且对于主播来说,它的特效能够覆盖所有直播场景,而且只需要遥控器就能操作,非常方便。”



“昨日还在直播间体验过森然GD麦克风和播吧3套装,使用感非常惊艳。刚好接到品牌方邀请,所以我就来上海和大家见面了。”

技术颠覆行业的体验感,还展现在来来往往的游人上。见到现场演示声音修饰后,游客小丹直呼:“哈哈,我收拾一下也能出道了,有了黑科技,我也能叱咤直播平台。”



另外,值得破解的一个误区是,在多数人看来,直播声卡需要大量的调试和复杂连线,但实际上体验过后,发现“一个手机和一个魔笛麦克风”,其实就已经能够搭建一个专业直播间了。

和映客一样,森然对技术其实也有着长期的追求与前瞻性显现。

13年前,深圳创成微电子总经理周志强刚从校园毕业,长期通过网络聊天形式和同学交流,他逐渐觉得:“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未来人与人之间会更趋向于直播形态的交流。”

他有了做直播的想法,在和团队研究这个市场时,他发现直播类平台很多,直播硬件却没有品牌。

于是,他创办了品牌森然,专注研发生产手机声卡等直播硬件,不断优化音效算法,如美声、变声等,“进一步攻破技术障碍”。



自2014年下半年起,其内置芯片的麦克风、耳机、电脑等产品陆续推向市场。

2016年,正逢直播元年,经过与众多主播朋友的沟通,团队将产品功能简化,并新增了掌声、欢呼声等简单操作的动态功能,并在外观上改进,调整为为适合直播使用的外形。

在经过主播们的测试后,当年8月,周志强推出了森然播吧Ⅰ代,其集人声效果器、专业声卡、现场特效、手机耳放等功能于一身。涉及音乐、聊天、唱歌、直播四种应用场景,以满足用户的音频娱乐需求。

强功能性的利好,很快在主播群体中流行开来,往后,产品每个月的销量都在翻番,成为主播手中的利器。



周志强告诉今日网红,森然将继续加大研发力度,在音频领域做成行业标杆。同时,扩大森然的产品线,将其真正打造成一个直播硬件品牌。麦克风产品的改进以及个人K歌市场产品线的丰富,将是森然的的下阶段重点。

“主播最需要的还是一个麦克风。”直播与音频硬件,就像是互相融合,相互促进的物品。声卡等硬件的提升着直播,而直播则反过来拉高着硬件的上升空间。

硬件的下一战场:短视频?

从成立到现在,森然一共推出了四个系列的产品,包含移动声卡、K歌麦克风、直播声卡、监听耳机,全面覆盖直播行业硬件需求,成为主播们直播必不可少的直播品牌。

然而,随着行业形势的变化,今日网红发现,音频硬件也有了新的着力点。

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一时间让短视频行业迅速升温。无数网红爆红、微视高额补贴大战、公会蜂拥而至……

直播设备厂商嗅到了新的风口,短视频的蓝海,几乎成为了每个直播设备厂家的必争之地。



对于短视频,森然也是志在必得,他们通过声卡切入短视频,占有率在翻倍提升。

“短视频相当于短时间直播和短时间K歌的结合体,其本质还是美声,森然致力于直播和K歌市场几十年,在技术上足够专业和成熟,对比其他厂商有自己的。”周志强并不担心短视频,反而认为这是又一次的机会。

他的策略是这样的:首先通过短视频达人的背书引起关注,再通过平台导流和推荐,直接送达每个潜在用户。



同时,在产品形态上,森然也会有多元化展现,丰富到k歌耳机,录音棚,k歌机等等各种产品,但还未有针对短视频定制的产品。

“看是否有鲜明的走向,具体讲根据消费者使用情况来计划。”周志强表示,目前,森然所有的产品其实都可以支持短视频录制。

同时,他也不担心短视频会抢掉直播的风头。周志强看来,今年很多人在唱衰直播行业,但只要慢慢规范,稳定输出内容,将是长久不衰的行业。而K歌是森然根植之地,是所有行业中最低调最平稳发展的平台。



“未来,森然将持续K歌领域发展,并在直播及短视频领域深化品牌影响力,力求多方面的爆发,为大家带来更专业、更优质的设备体验,成为国民品牌。”周志强强调。

从K歌到直播,再到如今的短视频,强调技术性的音频硬件设备,推动着行业内一波接一波的浪潮。这波浪潮反过来也拉动着技术突破天花板,而在新技术下,达人们又有机会创造出更优质的视频内容。

这或许是技术与内容的最好关系了。

集中流量和资源,陌陌上线红人学院,短视频志在必得

Overseas 发表了文章 • 2018-10-13 09:25 • 来自相关话题

打造头部达人进入大批量自产阶段。

今年以来,各大平台达人打造高潮迭起。从各家开启的音乐人计划、平台直播学院,到近期热闹的主播师徒赛事。

各大平台的新人选拔扶持,在不断的升温提速当中。但对于陌陌而言,他们的红人制造似乎显得有些低调。

8月10日,陌陌上线红人学院,携洪小乔、惠子等平台一众头部主播,打造短视频拍摄王牌教学。

陌陌此番选择将资源聚集在短视频上,他们正试图完善“直播+短视频”生态闭环,为在更广的市场上争抢达人和用户厉兵秣马。

短视频成红人重点

“Hello大家好,非常荣幸来到今天的短视频小课堂,我是今天的小导师ViVi。”

“拍摄优质的短视频,不仅可以更好地带动我现有的粉丝,同时也可以吸引一批新的粉丝哦。”

“比如最近很火的话题,‘偷吃糖的萝莉’,我们可以通过在短视频里采用撒娇、卖萌等方式,来表现出自己最可爱的一面……”



在近期推出的《陌陌红人学院》课堂里,MOMO官方认证高颜值红人“ViVi”化身明星导师,现身说法短视频拍摄选择与技巧,向学员分享自己的拍摄心得。

当陌陌粉丝最高红人、明星导师“惠子”现身讲解时,也收获了相应的评论盛况与赞扬。



8月以来,《陌陌红人学院》已经推出了数期短视频拍摄教学课程,旨在通过内部教学,生产孵化出短视频、直播、商业化三大领域的全平台红人,通过红人将流量与营收回馈到陌陌平台本身。

有意思的是,在一共40期的课程中,短视频、直播、商业化三大课程虽然并驾齐驱,但短视频内容占据了绝大多数课时。



这一点上,陌陌红人学院与其他平台早前推出的红人打造,实际上要更为全面。

相对于直播教学的酷狗直播、录制视频课程教学的映客学院,以及干脆将教学丢向线下的花椒,陌陌在教学形式上综合融合了直播+短视频,并且配合今年陌陌在短视频领域的发力,将目标定位打造全平台红人。



在短视频教学上,陌陌集结了一姐洪小乔、粉丝最高红人惠子、高颜值红人ViVi,才艺最多红人童贞等四大导师;直播教学上,集结了情感电台达人小狼、影视舞蹈双栖达人舒舒;商业化上,陌陌则集结了电商达人牛牛、全能才艺达人点点。

这八大导师在站内的标签特长各异,并且不乏在全网影响力十足的导师现身,借助导师的超高影响力,陌陌红人学院与学员主播的关注度也大幅提升。



在课程教学上,陌陌红人学院也相对比较密集,每周三官方直播进行教学与回放;每周二或周五更新教学短视频;不定期更新明星导师教学短视频。较为密集的课程,为学员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学习物料。

参与学习的学员,可以获得优质学员身份标识,推荐曝光机会、限量陌陌大礼包等多种福利。

豪华导师阵容、多样化教学、丰厚福利赠送,陌陌在达人自产的投入力度可见一斑。



开课不足一月,学院课程的效应开始显现,不少新人获得了明显的进步。在官方挑选出的学员创意作品里,各色标签与风格的优秀短视频作品,均收获了不俗的播放量。

其中,9月1日,由学员“安猪拉”拍摄的“我要带你去远方”视频,斩获了119万的高播放量。

集中流量资源

在资本遇冷、用户审美出现疲劳情形下,内容创新成为各大平台的趋势。为了进一步争夺用户,陌陌在造星计划上可谓投入不少。

从今年火热开展的音乐人计划与师徒制赛事,再到如今力推大壮登上《中国[b]好声音》与《幻乐之城》舞台,[/b]平台头部的打造成为了陌陌平台当前策略的重中之重。



此形势下,陌陌红人学院的意义在于,从零开始,培养短视频达人与主播,着眼于为平台生产种子选手。

在风格化的导师与多样化教学下,这些具备各种特色的学员,不仅为平台吸引了一波流量,更为后续的头部达人乃至造星提供了后备军。

究竟如何培养种子选手?

陌陌的选择显得更有目的性,对比直播,短视频流量吸引力十足,容易产生爆款,其带火红人的能力早在“摩登兄弟”“代古拉k”等人身上得到了验证。

同时,陌陌短视频红人体系的构建,寄望带火学员的同时,也为平台的用户拉新与留存提供了多重利好。

自课程开始,陌陌的教学总体循序渐进,从最初的“我能拍什么短视频”,到“如何根据粉丝去拍视频”“如何搭上热门顺风车”“爆款视频的标题如何get”,最新的教学为“如何实现快速涨粉”。



围绕粉丝特性拍摄、搭上热门快车、凸显才艺侧、拍摄技巧……陌陌红人学院的短视频教学丰富而多样,贴合了短视频爆款的诸多特性。

同时,针对当前容易出现的短视频违规现象,学院也专门推出了“短视频拍摄扫雷攻略”,助力新人规避风险。

精彩的短视频教学视频,显然俘获了不少用户与学员的观摩学习。每周一更的教学短视频,播放量基本都在数万级别,其中明星导师的ViVi等人的教学视频,播放量基本在数十万级别。

“陌陌目前的战略布局,是打造短视频和直播的生态闭环。”陌陌红人学院项目负责人向今日网红表示。



在此过程中,不仅学员可以享受到学院优质内容流量和资源,优质的头部达人也可以得到更好资源扶持,避免流失的同时增加了对平台的粘性。

项目负责人表示:“借助短视频迅速涨粉,而后续直播教学,是帮助红人做一个能够变现与稳定发展的主播,最后通过商业化技巧教学,实现红人的商业变现。”

最终,“集中流量和资源,打造平台头部”,这是陌陌想要达成的目标。

 短视频野心

对于主营业务为直播的陌陌来说,打赏收入是陌陌主要的营收来源。但在打赏之余,陌陌正在挖掘更多场景的付费。

这一点在第二季度财报上得到体现:2018年第二季度,陌陌平台增值服务付费用户数为530万(上一年同期为450万)。增值业务营收达到3.52亿元人民币之多,同比增长124%。

其中,财报电话会议验证,非直播的视频付费,将是陌陌之后重点挖掘的一个方向。

短视频是陌陌新的挖掘场景选择,构建短视频与直播的生态闭环,推进双侧共同发展,对打造陌陌平台流量、收入、流量的良性循环有着重大意义。

在直播平台群投短视频背景下,陌陌今年在短视频注入了大量资源,曾经说过“短视频不是重点”的陌陌,在短视频领域上的投入令人耳目一新。

一直以来,直播平台内的短视频都是相对“鸡肋”的存在,仅被视作工具使用,尽管各大平台在试图握住这一新的趋势,但鲜有成功者。显然,陌陌在尝试做第一个吃到螃蟹的人。

今年6月份,陌陌一口气推出了“谁说”“超有梗”两款风格迥异的短视频产品,两款产品针对了不同的垂直领域,内容上不像五花八门的抖音,也不同快手那般接地气,似乎有些不合主流。

但综合而言,产品的社交属性依旧浓郁,“跟拍”“跟答”等功能的推出,让创作者和用户之间可以更加直接地产生互动。



这样来看,这两款短视频产品的流量吸引力并不强,但不以流量为导向,强调品牌的“社交性”,正是陌陌的策略性的显现。

事实上,自2016年推出短视频功能,点击“同城视频”“附近的人”等板块,视频下方均会显示距离,短视频功能似乎一直是为社交服务的。

对比其他大牌短视频平台,陌陌的声音其实并不响亮,但其主线却更加清晰,目的也显得十分明确:强调与其他业务线的融合、联动,从而推动整个陌陌稳定发展。



不仅是主打社交的“谁说”与“超有梗”短视频应用,现今热火的陌陌红人学院,在教学方式上也体现着业务上的联动与融合:

通过直播的方式进行短视频教学,发动平台主播教学,体现的正是闭环的构造程序,重点发挥直播与短视频融合的效应,以直播带动短视频的延伸。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陌陌的决心显然是坚定的。

据悉,在后续的课程中,陌陌红人学院还会推出线下互动课程,进行线下拍摄的指导教学工作,以确保短视频达人的良性发展。

在直播领域占据寡头优势的陌陌,用自己独有的方式,讲起了短视频的新故事。谁将把握机会,成为下一个惠子呢? 查看全部
打造头部达人进入大批量自产阶段。

今年以来,各大平台达人打造高潮迭起。从各家开启的音乐人计划、平台直播学院,到近期热闹的主播师徒赛事。

各大平台的新人选拔扶持,在不断的升温提速当中。但对于陌陌而言,他们的红人制造似乎显得有些低调。

8月10日,陌陌上线红人学院,携洪小乔、惠子等平台一众头部主播,打造短视频拍摄王牌教学。

陌陌此番选择将资源聚集在短视频上,他们正试图完善“直播+短视频”生态闭环,为在更广的市场上争抢达人和用户厉兵秣马。

短视频成红人重点

“Hello大家好,非常荣幸来到今天的短视频小课堂,我是今天的小导师ViVi。”

“拍摄优质的短视频,不仅可以更好地带动我现有的粉丝,同时也可以吸引一批新的粉丝哦。”

“比如最近很火的话题,‘偷吃糖的萝莉’,我们可以通过在短视频里采用撒娇、卖萌等方式,来表现出自己最可爱的一面……”



在近期推出的《陌陌红人学院》课堂里,MOMO官方认证高颜值红人“ViVi”化身明星导师,现身说法短视频拍摄选择与技巧,向学员分享自己的拍摄心得。

当陌陌粉丝最高红人、明星导师“惠子”现身讲解时,也收获了相应的评论盛况与赞扬。



8月以来,《陌陌红人学院》已经推出了数期短视频拍摄教学课程,旨在通过内部教学,生产孵化出短视频、直播、商业化三大领域的全平台红人,通过红人将流量与营收回馈到陌陌平台本身。

有意思的是,在一共40期的课程中,短视频、直播、商业化三大课程虽然并驾齐驱,但短视频内容占据了绝大多数课时。



这一点上,陌陌红人学院与其他平台早前推出的红人打造,实际上要更为全面。

相对于直播教学的酷狗直播、录制视频课程教学的映客学院,以及干脆将教学丢向线下的花椒,陌陌在教学形式上综合融合了直播+短视频,并且配合今年陌陌在短视频领域的发力,将目标定位打造全平台红人。



在短视频教学上,陌陌集结了一姐洪小乔、粉丝最高红人惠子、高颜值红人ViVi,才艺最多红人童贞等四大导师;直播教学上,集结了情感电台达人小狼、影视舞蹈双栖达人舒舒;商业化上,陌陌则集结了电商达人牛牛、全能才艺达人点点。

这八大导师在站内的标签特长各异,并且不乏在全网影响力十足的导师现身,借助导师的超高影响力,陌陌红人学院与学员主播的关注度也大幅提升。



在课程教学上,陌陌红人学院也相对比较密集,每周三官方直播进行教学与回放;每周二或周五更新教学短视频;不定期更新明星导师教学短视频。较为密集的课程,为学员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学习物料。

参与学习的学员,可以获得优质学员身份标识,推荐曝光机会、限量陌陌大礼包等多种福利。

豪华导师阵容、多样化教学、丰厚福利赠送,陌陌在达人自产的投入力度可见一斑。



开课不足一月,学院课程的效应开始显现,不少新人获得了明显的进步。在官方挑选出的学员创意作品里,各色标签与风格的优秀短视频作品,均收获了不俗的播放量。

其中,9月1日,由学员“安猪拉”拍摄的“我要带你去远方”视频,斩获了119万的高播放量。

集中流量资源

在资本遇冷、用户审美出现疲劳情形下,内容创新成为各大平台的趋势。为了进一步争夺用户,陌陌在造星计划上可谓投入不少。

从今年火热开展的音乐人计划与师徒制赛事,再到如今力推大壮登上《中国[b]好声音》与《幻乐之城》舞台,[/b]平台头部的打造成为了陌陌平台当前策略的重中之重。



此形势下,陌陌红人学院的意义在于,从零开始,培养短视频达人与主播,着眼于为平台生产种子选手。

在风格化的导师与多样化教学下,这些具备各种特色的学员,不仅为平台吸引了一波流量,更为后续的头部达人乃至造星提供了后备军。

究竟如何培养种子选手?

陌陌的选择显得更有目的性,对比直播,短视频流量吸引力十足,容易产生爆款,其带火红人的能力早在“摩登兄弟”“代古拉k”等人身上得到了验证。

同时,陌陌短视频红人体系的构建,寄望带火学员的同时,也为平台的用户拉新与留存提供了多重利好。

自课程开始,陌陌的教学总体循序渐进,从最初的“我能拍什么短视频”,到“如何根据粉丝去拍视频”“如何搭上热门顺风车”“爆款视频的标题如何get”,最新的教学为“如何实现快速涨粉”。



围绕粉丝特性拍摄、搭上热门快车、凸显才艺侧、拍摄技巧……陌陌红人学院的短视频教学丰富而多样,贴合了短视频爆款的诸多特性。

同时,针对当前容易出现的短视频违规现象,学院也专门推出了“短视频拍摄扫雷攻略”,助力新人规避风险。

精彩的短视频教学视频,显然俘获了不少用户与学员的观摩学习。每周一更的教学短视频,播放量基本都在数万级别,其中明星导师的ViVi等人的教学视频,播放量基本在数十万级别。

“陌陌目前的战略布局,是打造短视频和直播的生态闭环。”陌陌红人学院项目负责人向今日网红表示。



在此过程中,不仅学员可以享受到学院优质内容流量和资源,优质的头部达人也可以得到更好资源扶持,避免流失的同时增加了对平台的粘性。

项目负责人表示:“借助短视频迅速涨粉,而后续直播教学,是帮助红人做一个能够变现与稳定发展的主播,最后通过商业化技巧教学,实现红人的商业变现。

最终,“集中流量和资源,打造平台头部”,这是陌陌想要达成的目标。

 短视频野心

对于主营业务为直播的陌陌来说,打赏收入是陌陌主要的营收来源。但在打赏之余,陌陌正在挖掘更多场景的付费。

这一点在第二季度财报上得到体现:2018年第二季度,陌陌平台增值服务付费用户数为530万(上一年同期为450万)。增值业务营收达到3.52亿元人民币之多,同比增长124%。

其中,财报电话会议验证,非直播的视频付费,将是陌陌之后重点挖掘的一个方向。

短视频是陌陌新的挖掘场景选择,构建短视频与直播的生态闭环,推进双侧共同发展,对打造陌陌平台流量、收入、流量的良性循环有着重大意义。

在直播平台群投短视频背景下,陌陌今年在短视频注入了大量资源,曾经说过“短视频不是重点”的陌陌,在短视频领域上的投入令人耳目一新。

一直以来,直播平台内的短视频都是相对“鸡肋”的存在,仅被视作工具使用,尽管各大平台在试图握住这一新的趋势,但鲜有成功者。显然,陌陌在尝试做第一个吃到螃蟹的人。

今年6月份,陌陌一口气推出了“谁说”“超有梗”两款风格迥异的短视频产品,两款产品针对了不同的垂直领域,内容上不像五花八门的抖音,也不同快手那般接地气,似乎有些不合主流。

但综合而言,产品的社交属性依旧浓郁,“跟拍”“跟答”等功能的推出,让创作者和用户之间可以更加直接地产生互动。



这样来看,这两款短视频产品的流量吸引力并不强,但不以流量为导向,强调品牌的“社交性”,正是陌陌的策略性的显现。

事实上,自2016年推出短视频功能,点击“同城视频”“附近的人”等板块,视频下方均会显示距离,短视频功能似乎一直是为社交服务的。

对比其他大牌短视频平台,陌陌的声音其实并不响亮,但其主线却更加清晰,目的也显得十分明确:强调与其他业务线的融合、联动,从而推动整个陌陌稳定发展。



不仅是主打社交的“谁说”与“超有梗”短视频应用,现今热火的陌陌红人学院,在教学方式上也体现着业务上的联动与融合:

通过直播的方式进行短视频教学,发动平台主播教学,体现的正是闭环的构造程序,重点发挥直播与短视频融合的效应,以直播带动短视频的延伸。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陌陌的决心显然是坚定的。

据悉,在后续的课程中,陌陌红人学院还会推出线下互动课程,进行线下拍摄的指导教学工作,以确保短视频达人的良性发展。

在直播领域占据寡头优势的陌陌,用自己独有的方式,讲起了短视频的新故事。谁将把握机会,成为下一个惠子呢?

陌陌主播大壮上热搜之后

OkTrends 发表了文章 • 2018-10-10 20:53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不是大壮第一次上热搜。

在国庆期间播出的《幻乐之城》11期中,陌陌歌手大壮与郁可唯搭档出演《我还记得》。这是继《中国好声音》后,大壮第二次因为节目表现上热搜。

这档由陌陌冠名播出的综艺,被寄予“电视节目新物种”的期望。节目总监梁翘柏把《幻乐之城》比作一次代价昂贵的尝试。

实际上,对于陌陌和大壮来说,也同样如此。社交、娱乐、直播、造星···多种元素碰撞下的陌陌与《幻乐之城》,究竟能否给市场带来不一样的模式思考?

一、热搜与热议

出演《幻乐之城》后,大壮再次上了热搜。

大壮团队成员在朋友圈发出截图,表示这已经是大壮第二次上热搜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大壮上热搜,却多少带着些热议。



10月5日的《幻乐之城》中,大壮与郁可唯合作表演作品《我还记得》。这是一部讲述母子情深、中老年人阿尔兹海默症的作品。

有网友指出,这部作品也是根据大壮的亲身经历改编,节目中的音乐作品《我所有的思念》也是大壮为其母亲所作。



节目播出后,热搜上对大壮却并不友好。有趣的是,大众对大壮的指责更多来自于他对节目内容的争取,在他们看来“不太礼貌”、“太过强硬”。

这种热议,实际上也印证了主播与主流舞台之间仍旧存在一定的“冲突”。导演甚至开玩笑形容大壮是:“感觉就像是坏人走进了敬老院。”



但问题是,这种冲突实际也相当合理。
与大壮同台的郁可唯,当年也是通过超级女生出道。这档被称为草根选秀的节目,在当时也同样备受争议。

当批评网红主播、网络歌手成为某种正确之后,也恰恰证明了直播造星的可塑性。

当直播和主播通过快速增长的流量和媒体曝光进入大众视野中时,观众还没有做好完全接受的准备。而这种差距,也需要大壮这样的头部主播去带动。

与热搜对大壮的指责不同,大壮在陌陌直播上拥有相当的人气,粉丝量103万、节目结束后大壮的直播观看达到33万人次 。



“实际上,大壮的热搜与热议,也是节目社交讨论的一个体现”,直播PGC节目制作团队负责人成鹏对小红说道,“这种冲突,也反映了大壮本身有一定的曝光度和讨论度。”

而无论如何,对于陌陌和大壮来说,《幻乐之城》都是一场值得的“冒险”。

二、昂贵的尝试

今年尤其是下半年,互联网视频视频产品几乎承包了湖南卫视的综艺冠名。

主持人们的口播不再是洗衣液、面膜、手机,取而代之的是“下载xxx”、“打开xxx APP”、“在xx发现好玩视频 ”····
 
湖南卫视的夏季节目中,除了陌陌的《幻乐之城》,还有抖音赞助《快乐大本营》、美拍《中餐厅》、以及最近开播的微视《快乐哆来咪》。

这其中,陌陌的《幻乐之城》堪称湖南卫视的“豪华配置”。

王菲首个常驻综艺、当家花旦何炅主持、梁翘柏及洪涛担任总监,加上3亿投资、6000平米录音棚,800名工作人员···这其中哪个元素领单独拎出来,都可以成为其他节目所望不及的顶配资源。



也正因如此,梁翘柏把《幻乐之城》比作一次代价昂贵的尝试。

这样的豪华配置,当然和节目的期待度成正比。梁翘柏希望“把音乐、电影、现场结合在一起,把一气呵成的音乐现场,用电影的呈现手法直播出来。”

而上一次梁翘柏把音乐和直播相结合进行尝试的节目,恰恰就是其在陌陌任职期间推出的《陌陌现场》。

这档节目不仅在当时创造了优质的直综PGC尝试,还为陌陌带来了第一批优质的音乐主播及观众。也为后期陌陌推出“陌陌音乐计划”埋下了优秀的基因。

“对于我来说,我和陌陌就相当于一条河的两岸,我们都有兴趣往对方的方向尝试,那我们就是互通的。”梁翘柏说。

 梁翘柏所说的“互通”实际并不难理解,通过幻乐之城,可以看出双方对于内容、直播、娱乐、社交等的理解和需求相同。



这一点,也在陌陌的财报会议中得以体现。

冠名《幻乐之城》的原因,唐岩解释得很清楚——

“第一,通过与这档高端综艺节目的深度绑定,来提升陌陌公司的品牌形象;第二,综艺节目当中会有主播和其他直播元素的深度植入。通过推送主播登上湖南卫视与一线艺人同台演出,推广直播这种新型的娱乐方式。”

唐岩用了“推广直播”这个词,实际上和李学凌的观点也算不谋而同。直播是最高的内容形式,但在此前,直播依旧需要长视频和短视频做为铺垫。

换言之,大众对直播的接受度和理解度还需要再上升一个档次——目前,大众仅仅认可直播的爆发;但还未认可直播也可以有优质内容,未认可直播能成为日常生活工作中的内容承载媒介之一,也没能理解直播也能具备社交、娱乐属性。



但这种推广,不应该是硬塞给观众。

选择《幻乐之城》,实际上就是基于直播元素与节目的契合点。双方都是通过即时演出、直播、唱演结合的形式去展现内容。

而让观众“理解直播的即时性与失误”、“直播的感官体验及参与感”、“直播也有高品质内容”等等都是双方的共同诉求。

除此之外,在节目中,陌陌除了有口播、产品摆放、道具等常规权益,节目中通过沈梦辰的短片、陌陌礼物抽资源等方式,让观众对陌陌的附近交友有了更深的印象和理解。



 就这样,得益于双方的契合,节目的植入很巧妙,推广效果也能更好。

“我们通过《幻乐之城》获取了一批年轻用户流量”,在陌陌Q2财报中,陌陌指出节目社交讨论度高,通过节目有望获取23岁以下的年轻用户。

 三、拒绝快消品
 
如果你仔细观察大壮的微博,你会发现今年的大壮,微博内容不再是去年的各地巡演宣传,而更多的是与其相关的节目资源推广、打歌等等。

当大壮及其团队明白,消耗爆红只能获得短期的利益,也就有了今年大壮在更高和更多舞台上的尝试——

歌曲上,推出了《差一步》、《赌》、《本色英雄》、《斗米情歌》、《我所有的思念》等多首单曲;

节目上,上央视、地方卫视春晚,此前更是通过《中国好声音》成为了战队学员;

此外,还和谭咏麟、费玉清、张宇、曾志伟、萧敬腾、韩庚、邓紫棋等明星同台演出。



这种变化,实际上也直播造星模式的变化。

或许是受直播即时打赏的影响,直播圈的公会及主播格外讲求“利益”,而且必须是快速的、可见的利益。

这种思维方式,一度也影响着公会及平台对素人打造模式的理解。他们渴望通过某个事件引爆市场,并在主播最红的时候迅速榨干其变现能力。

在以往很多人的认知中,网红和主播,的确属于快速消费品系列。但如今,素人们拥有的渠道、认可度都大幅提升,优质的素人和内容会被大众和市场筛选出来并留下。

papi酱刚走红的春节,很多人断言她不会红太久。但事实是,她通过短视频、综艺、互动营销等多种方式不断刷新大众对她的认知,也在变现和商业模式上不断探索。

大壮、冯提莫、摩登兄弟的走红,更是让很多主播意识到,提升自身品牌价值的重要性。换言之,一夜爆红是暂时的,一曲成名是不够的。



与之相反,陌陌对于主播的造星打造,一向是长期性、定制化、覆盖广的模式。

“陌陌希望沉淀更多主播”,成鹏说道,“头部主播有头部主播的资源和玩法,中小型主播也有他们的上升路径,这也是很多公会和主播选择陌陌的原因。”

这样的说法也得到陌陌公会长森哥的印证。他告诉小红,陌陌的赚钱方式“比较均匀”,大公会可以打榜,中小公会也可以通过相亲交友、游戏等方式赚钱,“让大家都有钱赚,都能公平地赚。”

以《幻乐之城》为例,大壮享受的是成为“唱演嘉宾”的顶级资源,而张鑫磊和点点妹子则变身助演嘉宾,参与演绎了宋祖儿、侯明昊的作品《启程》。



再到此前推出的“陌陌音乐计划”。这个联合BMG、太合音乐、华谊音乐、乐华娱乐四大音乐集团的音乐计划,不仅投入千万资金,更是覆盖了大中小主播,为主播出专辑、制作个人金曲、开线下演唱会等。

据悉,目前陌陌音乐计划已经推进到第三季,而大壮在节目中所唱的《我所有的思念》也真是该计划的成果。



“我们的电视市场、互联网综艺市场很大,它有足够的空间给观众去接受新的事物,这是国外没有的,韩国的市场其实很小,其他国家的市场也很小。”梁翘柏曾如此说道,“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多想一些不同的新的形式,来做一个我们中国的电视模式。”

同样的,相比成熟的传统娱乐产业以及国外市场,直播的娱乐市场、造星市场也同样空间很大。

“大家不应该因为这种差距而心生退缩,实际上,这样的差距就是追赶的机会”,成鹏说道,“谁先做出成熟且可复制的模式,谁就可以成功。对于大公司和目前的市场来说,早期的尝试无论怎样都不为过。” 查看全部
这不是大壮第一次上热搜。

在国庆期间播出的《幻乐之城》11期中,陌陌歌手大壮与郁可唯搭档出演《我还记得》。这是继《中国好声音》后,大壮第二次因为节目表现上热搜。

这档由陌陌冠名播出的综艺,被寄予“电视节目新物种”的期望。节目总监梁翘柏把《幻乐之城》比作一次代价昂贵的尝试。

实际上,对于陌陌和大壮来说,也同样如此。社交、娱乐、直播、造星···多种元素碰撞下的陌陌与《幻乐之城》,究竟能否给市场带来不一样的模式思考?

一、热搜与热议

出演《幻乐之城》后,大壮再次上了热搜。

大壮团队成员在朋友圈发出截图,表示这已经是大壮第二次上热搜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大壮上热搜,却多少带着些热议。



10月5日的《幻乐之城》中,大壮与郁可唯合作表演作品《我还记得》。这是一部讲述母子情深、中老年人阿尔兹海默症的作品。

有网友指出,这部作品也是根据大壮的亲身经历改编,节目中的音乐作品《我所有的思念》也是大壮为其母亲所作。



节目播出后,热搜上对大壮却并不友好。有趣的是,大众对大壮的指责更多来自于他对节目内容的争取,在他们看来“不太礼貌”、“太过强硬”。

这种热议,实际上也印证了主播与主流舞台之间仍旧存在一定的“冲突”。导演甚至开玩笑形容大壮是:“感觉就像是坏人走进了敬老院。”



但问题是,这种冲突实际也相当合理。
与大壮同台的郁可唯,当年也是通过超级女生出道。这档被称为草根选秀的节目,在当时也同样备受争议。

当批评网红主播、网络歌手成为某种正确之后,也恰恰证明了直播造星的可塑性。

当直播和主播通过快速增长的流量和媒体曝光进入大众视野中时,观众还没有做好完全接受的准备。而这种差距,也需要大壮这样的头部主播去带动。

与热搜对大壮的指责不同,大壮在陌陌直播上拥有相当的人气,粉丝量103万、节目结束后大壮的直播观看达到33万人次 。



“实际上,大壮的热搜与热议,也是节目社交讨论的一个体现”,直播PGC节目制作团队负责人成鹏对小红说道,“这种冲突,也反映了大壮本身有一定的曝光度和讨论度。”

而无论如何,对于陌陌和大壮来说,《幻乐之城》都是一场值得的“冒险”。

二、昂贵的尝试

今年尤其是下半年,互联网视频视频产品几乎承包了湖南卫视的综艺冠名。

主持人们的口播不再是洗衣液、面膜、手机,取而代之的是“下载xxx”、“打开xxx APP”、“在xx发现好玩视频 ”····
 
湖南卫视的夏季节目中,除了陌陌的《幻乐之城》,还有抖音赞助《快乐大本营》、美拍《中餐厅》、以及最近开播的微视《快乐哆来咪》。

这其中,陌陌的《幻乐之城》堪称湖南卫视的“豪华配置”。

王菲首个常驻综艺、当家花旦何炅主持、梁翘柏及洪涛担任总监,加上3亿投资、6000平米录音棚,800名工作人员···这其中哪个元素领单独拎出来,都可以成为其他节目所望不及的顶配资源。



也正因如此,梁翘柏把《幻乐之城》比作一次代价昂贵的尝试。

这样的豪华配置,当然和节目的期待度成正比。梁翘柏希望“把音乐、电影、现场结合在一起,把一气呵成的音乐现场,用电影的呈现手法直播出来。”

而上一次梁翘柏把音乐和直播相结合进行尝试的节目,恰恰就是其在陌陌任职期间推出的《陌陌现场》。

这档节目不仅在当时创造了优质的直综PGC尝试,还为陌陌带来了第一批优质的音乐主播及观众。也为后期陌陌推出“陌陌音乐计划”埋下了优秀的基因。

“对于我来说,我和陌陌就相当于一条河的两岸,我们都有兴趣往对方的方向尝试,那我们就是互通的。”梁翘柏说。

 梁翘柏所说的“互通”实际并不难理解,通过幻乐之城,可以看出双方对于内容、直播、娱乐、社交等的理解和需求相同。



这一点,也在陌陌的财报会议中得以体现。

冠名《幻乐之城》的原因,唐岩解释得很清楚——

“第一,通过与这档高端综艺节目的深度绑定,来提升陌陌公司的品牌形象;第二,综艺节目当中会有主播和其他直播元素的深度植入。通过推送主播登上湖南卫视与一线艺人同台演出,推广直播这种新型的娱乐方式。”

唐岩用了“推广直播”这个词,实际上和李学凌的观点也算不谋而同。直播是最高的内容形式,但在此前,直播依旧需要长视频和短视频做为铺垫。

换言之,大众对直播的接受度和理解度还需要再上升一个档次——目前,大众仅仅认可直播的爆发;但还未认可直播也可以有优质内容,未认可直播能成为日常生活工作中的内容承载媒介之一,也没能理解直播也能具备社交、娱乐属性。



但这种推广,不应该是硬塞给观众。

选择《幻乐之城》,实际上就是基于直播元素与节目的契合点。双方都是通过即时演出、直播、唱演结合的形式去展现内容。

而让观众“理解直播的即时性与失误”、“直播的感官体验及参与感”、“直播也有高品质内容”等等都是双方的共同诉求。

除此之外,在节目中,陌陌除了有口播、产品摆放、道具等常规权益,节目中通过沈梦辰的短片、陌陌礼物抽资源等方式,让观众对陌陌的附近交友有了更深的印象和理解。



 就这样,得益于双方的契合,节目的植入很巧妙,推广效果也能更好。

“我们通过《幻乐之城》获取了一批年轻用户流量”,在陌陌Q2财报中,陌陌指出节目社交讨论度高,通过节目有望获取23岁以下的年轻用户。

 三、拒绝快消品
 
如果你仔细观察大壮的微博,你会发现今年的大壮,微博内容不再是去年的各地巡演宣传,而更多的是与其相关的节目资源推广、打歌等等。

当大壮及其团队明白,消耗爆红只能获得短期的利益,也就有了今年大壮在更高和更多舞台上的尝试——

歌曲上,推出了《差一步》、《赌》、《本色英雄》、《斗米情歌》、《我所有的思念》等多首单曲;

节目上,上央视、地方卫视春晚,此前更是通过《中国好声音》成为了战队学员;

此外,还和谭咏麟、费玉清、张宇、曾志伟、萧敬腾、韩庚、邓紫棋等明星同台演出。



这种变化,实际上也直播造星模式的变化。

或许是受直播即时打赏的影响,直播圈的公会及主播格外讲求“利益”,而且必须是快速的、可见的利益。

这种思维方式,一度也影响着公会及平台对素人打造模式的理解。他们渴望通过某个事件引爆市场,并在主播最红的时候迅速榨干其变现能力。

在以往很多人的认知中,网红和主播,的确属于快速消费品系列。但如今,素人们拥有的渠道、认可度都大幅提升,优质的素人和内容会被大众和市场筛选出来并留下。

papi酱刚走红的春节,很多人断言她不会红太久。但事实是,她通过短视频、综艺、互动营销等多种方式不断刷新大众对她的认知,也在变现和商业模式上不断探索。

大壮、冯提莫、摩登兄弟的走红,更是让很多主播意识到,提升自身品牌价值的重要性。换言之,一夜爆红是暂时的,一曲成名是不够的。



与之相反,陌陌对于主播的造星打造,一向是长期性、定制化、覆盖广的模式。

“陌陌希望沉淀更多主播”,成鹏说道,“头部主播有头部主播的资源和玩法,中小型主播也有他们的上升路径,这也是很多公会和主播选择陌陌的原因。”

这样的说法也得到陌陌公会长森哥的印证。他告诉小红,陌陌的赚钱方式“比较均匀”,大公会可以打榜,中小公会也可以通过相亲交友、游戏等方式赚钱,“让大家都有钱赚,都能公平地赚。”

以《幻乐之城》为例,大壮享受的是成为“唱演嘉宾”的顶级资源,而张鑫磊和点点妹子则变身助演嘉宾,参与演绎了宋祖儿、侯明昊的作品《启程》。



再到此前推出的“陌陌音乐计划”。这个联合BMG、太合音乐、华谊音乐、乐华娱乐四大音乐集团的音乐计划,不仅投入千万资金,更是覆盖了大中小主播,为主播出专辑、制作个人金曲、开线下演唱会等。

据悉,目前陌陌音乐计划已经推进到第三季,而大壮在节目中所唱的《我所有的思念》也真是该计划的成果。



“我们的电视市场、互联网综艺市场很大,它有足够的空间给观众去接受新的事物,这是国外没有的,韩国的市场其实很小,其他国家的市场也很小。”梁翘柏曾如此说道,“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多想一些不同的新的形式,来做一个我们中国的电视模式。”

同样的,相比成熟的传统娱乐产业以及国外市场,直播的娱乐市场、造星市场也同样空间很大。

“大家不应该因为这种差距而心生退缩,实际上,这样的差距就是追赶的机会”,成鹏说道,“谁先做出成熟且可复制的模式,谁就可以成功。对于大公司和目前的市场来说,早期的尝试无论怎样都不为过。”

你不留意的这些黑科技,一直都是女神主播的标配......

ViViHacker 发表了文章 • 2018-10-13 09:35 • 来自相关话题

10月10日,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YY头部主播崔阿扎、鸿涛等人来到现场......他们为何而来?

内容为王的时代,作为直播基础的技术设备,一直不为人所注意。但实际上,大牌如崔阿扎,对硬件设备的专业要求,是显而易见的。

从每人必备的抖音滤镜,到直播标配的声卡与麦,技术始终作为行业的驱动力,不可或缺地推动着行业进步。

或许,你和大网红的差距,真的只是一幅滤镜、一张声卡而已。

优质硬件推动直播普及

事实上,直播行业成立伊始,内容创造与技术进步,就相伴随行。

有例为证,2015年,移动直播起步之初,映客直播成立。彼时,智能手机性能还无法与如今相提并论,如何确保高清晰度与码率的直播流持续稳定的输出,同时对手机的功耗最低,这项挑战实际不小。但初入的映客,却夺得了入局移动直播的先机。

“技术”是映客占得先机的法宝,从率先将图像美颜技术应用于实时视频,到一秒之内打开视频的“秒开”,到后来的多路线延迟技术的“互动直播”。

除了自身团队拼命改善技术外,映客还与众多合作厂商展开深度的合作,进行直播技术的探索挖掘。

映客团队在技术上夺得先声,凭借对技术的极致追求与运用,在入局之初造就了优质的应用体验感,博得了大量用户的青睐。 

秒开直播、低延迟、多人连线……随着行业技术的完善,移动直播正式普及成为在线娱乐的主要角色。

一直以来,直播行业和硬件行业相辅相成。画面、声音是直播两大元素,硬件挖掘的场景也得到了丰富的展现,其中声音的空间更为庞大,需求程度不亚于直播画面所需要的美颜磨皮等特效。



我们看到,声卡、麦克风几乎是每个主播的标配产品,尤以唱歌类主播为主,音频类产品具备的变声特效、录音乃至气氛调节功能,对于无论是小白还是网红主播,已是必不可少了。

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深圳创成微电子总经理周志强告诉今日网红,从K歌行业的发展开始,声卡等音频硬件设备已然存在。

当唱吧、全民K歌等移动应用相继出现,受到追捧时,作为移动硬件的声卡和麦克风就被大量使用,成为唱歌达人群体中的“香饽饽”。

“直播,其实也是从K歌演变过来的一种自我展现的方式。”周志强表示。音频技术的进步,为一大批优质主播提供了孕育的工具。

除去借助声卡麦克风起家的唱歌类主播,从K歌平台迁移到直播平台的亦不在少数,借助音频技术,整个行业的发展有了新的突破提升。



与此同时,直播的红火,也在反向带动着音频技术的提升。热火的主播比拼,让主播及行业对设备的要求没有了上限。“直播行业对于硬件设备的要求在发展进步。”周志强补充道。

黑科技叱咤直播业

10月10日,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今日网红记者遇到YY一姐主播崔阿扎、以及大主播鸿涛。

在森然展区体验声卡、麦克风等产品时,崔阿扎介绍说,“我平时使用的是森然黑炮pro,产品的混响非常逼真,感觉很真实,而且对于主播来说,它的特效能够覆盖所有直播场景,而且只需要遥控器就能操作,非常方便。”



“昨日还在直播间体验过森然GD麦克风和播吧3套装,使用感非常惊艳。刚好接到品牌方邀请,所以我就来上海和大家见面了。”

技术颠覆行业的体验感,还展现在来来往往的游人上。见到现场演示声音修饰后,游客小丹直呼:“哈哈,我收拾一下也能出道了,有了黑科技,我也能叱咤直播平台。”



另外,值得破解的一个误区是,在多数人看来,直播声卡需要大量的调试和复杂连线,但实际上体验过后,发现“一个手机和一个魔笛麦克风”,其实就已经能够搭建一个专业直播间了。

和映客一样,森然对技术其实也有着长期的追求与前瞻性显现。

13年前,深圳创成微电子总经理周志强刚从校园毕业,长期通过网络聊天形式和同学交流,他逐渐觉得:“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未来人与人之间会更趋向于直播形态的交流。”

他有了做直播的想法,在和团队研究这个市场时,他发现直播类平台很多,直播硬件却没有品牌。

于是,他创办了品牌森然,专注研发生产手机声卡等直播硬件,不断优化音效算法,如美声、变声等,“进一步攻破技术障碍”。



自2014年下半年起,其内置芯片的麦克风、耳机、电脑等产品陆续推向市场。

2016年,正逢直播元年,经过与众多主播朋友的沟通,团队将产品功能简化,并新增了掌声、欢呼声等简单操作的动态功能,并在外观上改进,调整为为适合直播使用的外形。

在经过主播们的测试后,当年8月,周志强推出了森然播吧Ⅰ代,其集人声效果器、专业声卡、现场特效、手机耳放等功能于一身。涉及音乐、聊天、唱歌、直播四种应用场景,以满足用户的音频娱乐需求。

强功能性的利好,很快在主播群体中流行开来,往后,产品每个月的销量都在翻番,成为主播手中的利器。



周志强告诉今日网红,森然将继续加大研发力度,在音频领域做成行业标杆。同时,扩大森然的产品线,将其真正打造成一个直播硬件品牌。麦克风产品的改进以及个人K歌市场产品线的丰富,将是森然的的下阶段重点。

“主播最需要的还是一个麦克风。”直播与音频硬件,就像是互相融合,相互促进的物品。声卡等硬件的提升着直播,而直播则反过来拉高着硬件的上升空间。

硬件的下一战场:短视频?

从成立到现在,森然一共推出了四个系列的产品,包含移动声卡、K歌麦克风、直播声卡、监听耳机,全面覆盖直播行业硬件需求,成为主播们直播必不可少的直播品牌。

然而,随着行业形势的变化,今日网红发现,音频硬件也有了新的着力点。

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一时间让短视频行业迅速升温。无数网红爆红、微视高额补贴大战、公会蜂拥而至……

直播设备厂商嗅到了新的风口,短视频的蓝海,几乎成为了每个直播设备厂家的必争之地。



对于短视频,森然也是志在必得,他们通过声卡切入短视频,占有率在翻倍提升。

“短视频相当于短时间直播和短时间K歌的结合体,其本质还是美声,森然致力于直播和K歌市场几十年,在技术上足够专业和成熟,对比其他厂商有自己的。”周志强并不担心短视频,反而认为这是又一次的机会。

他的策略是这样的:首先通过短视频达人的背书引起关注,再通过平台导流和推荐,直接送达每个潜在用户。



同时,在产品形态上,森然也会有多元化展现,丰富到k歌耳机,录音棚,k歌机等等各种产品,但还未有针对短视频定制的产品。

“看是否有鲜明的走向,具体讲根据消费者使用情况来计划。”周志强表示,目前,森然所有的产品其实都可以支持短视频录制。

同时,他也不担心短视频会抢掉直播的风头。周志强看来,今年很多人在唱衰直播行业,但只要慢慢规范,稳定输出内容,将是长久不衰的行业。而K歌是森然根植之地,是所有行业中最低调最平稳发展的平台。



“未来,森然将持续K歌领域发展,并在直播及短视频领域深化品牌影响力,力求多方面的爆发,为大家带来更专业、更优质的设备体验,成为国民品牌。”周志强强调。

从K歌到直播,再到如今的短视频,强调技术性的音频硬件设备,推动着行业内一波接一波的浪潮。这波浪潮反过来也拉动着技术突破天花板,而在新技术下,达人们又有机会创造出更优质的视频内容。

这或许是技术与内容的最好关系了。 查看全部
10月10日,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YY头部主播崔阿扎、鸿涛等人来到现场......他们为何而来?

内容为王的时代,作为直播基础的技术设备,一直不为人所注意。但实际上,大牌如崔阿扎,对硬件设备的专业要求,是显而易见的。

从每人必备的抖音滤镜,到直播标配的声卡与麦,技术始终作为行业的驱动力,不可或缺地推动着行业进步。

或许,你和大网红的差距,真的只是一幅滤镜、一张声卡而已。

优质硬件推动直播普及

事实上,直播行业成立伊始,内容创造与技术进步,就相伴随行。

有例为证,2015年,移动直播起步之初,映客直播成立。彼时,智能手机性能还无法与如今相提并论,如何确保高清晰度与码率的直播流持续稳定的输出,同时对手机的功耗最低,这项挑战实际不小。但初入的映客,却夺得了入局移动直播的先机。

“技术”是映客占得先机的法宝,从率先将图像美颜技术应用于实时视频,到一秒之内打开视频的“秒开”,到后来的多路线延迟技术的“互动直播”。

除了自身团队拼命改善技术外,映客还与众多合作厂商展开深度的合作,进行直播技术的探索挖掘。

映客团队在技术上夺得先声,凭借对技术的极致追求与运用,在入局之初造就了优质的应用体验感,博得了大量用户的青睐。 

秒开直播、低延迟、多人连线……随着行业技术的完善,移动直播正式普及成为在线娱乐的主要角色。

一直以来,直播行业和硬件行业相辅相成。画面、声音是直播两大元素,硬件挖掘的场景也得到了丰富的展现,其中声音的空间更为庞大,需求程度不亚于直播画面所需要的美颜磨皮等特效。



我们看到,声卡、麦克风几乎是每个主播的标配产品,尤以唱歌类主播为主,音频类产品具备的变声特效、录音乃至气氛调节功能,对于无论是小白还是网红主播,已是必不可少了。

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深圳创成微电子总经理周志强告诉今日网红,从K歌行业的发展开始,声卡等音频硬件设备已然存在。

当唱吧、全民K歌等移动应用相继出现,受到追捧时,作为移动硬件的声卡和麦克风就被大量使用,成为唱歌达人群体中的“香饽饽”。

“直播,其实也是从K歌演变过来的一种自我展现的方式。”周志强表示。音频技术的进步,为一大批优质主播提供了孕育的工具。

除去借助声卡麦克风起家的唱歌类主播,从K歌平台迁移到直播平台的亦不在少数,借助音频技术,整个行业的发展有了新的突破提升。



与此同时,直播的红火,也在反向带动着音频技术的提升。热火的主播比拼,让主播及行业对设备的要求没有了上限。“直播行业对于硬件设备的要求在发展进步。”周志强补充道。

黑科技叱咤直播业

10月10日,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今日网红记者遇到YY一姐主播崔阿扎、以及大主播鸿涛。

在森然展区体验声卡、麦克风等产品时,崔阿扎介绍说,“我平时使用的是森然黑炮pro,产品的混响非常逼真,感觉很真实,而且对于主播来说,它的特效能够覆盖所有直播场景,而且只需要遥控器就能操作,非常方便。”



“昨日还在直播间体验过森然GD麦克风和播吧3套装,使用感非常惊艳。刚好接到品牌方邀请,所以我就来上海和大家见面了。”

技术颠覆行业的体验感,还展现在来来往往的游人上。见到现场演示声音修饰后,游客小丹直呼:“哈哈,我收拾一下也能出道了,有了黑科技,我也能叱咤直播平台。”



另外,值得破解的一个误区是,在多数人看来,直播声卡需要大量的调试和复杂连线,但实际上体验过后,发现“一个手机和一个魔笛麦克风”,其实就已经能够搭建一个专业直播间了。

和映客一样,森然对技术其实也有着长期的追求与前瞻性显现。

13年前,深圳创成微电子总经理周志强刚从校园毕业,长期通过网络聊天形式和同学交流,他逐渐觉得:“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未来人与人之间会更趋向于直播形态的交流。”

他有了做直播的想法,在和团队研究这个市场时,他发现直播类平台很多,直播硬件却没有品牌。

于是,他创办了品牌森然,专注研发生产手机声卡等直播硬件,不断优化音效算法,如美声、变声等,“进一步攻破技术障碍”。



自2014年下半年起,其内置芯片的麦克风、耳机、电脑等产品陆续推向市场。

2016年,正逢直播元年,经过与众多主播朋友的沟通,团队将产品功能简化,并新增了掌声、欢呼声等简单操作的动态功能,并在外观上改进,调整为为适合直播使用的外形。

在经过主播们的测试后,当年8月,周志强推出了森然播吧Ⅰ代,其集人声效果器、专业声卡、现场特效、手机耳放等功能于一身。涉及音乐、聊天、唱歌、直播四种应用场景,以满足用户的音频娱乐需求。

强功能性的利好,很快在主播群体中流行开来,往后,产品每个月的销量都在翻番,成为主播手中的利器。



周志强告诉今日网红,森然将继续加大研发力度,在音频领域做成行业标杆。同时,扩大森然的产品线,将其真正打造成一个直播硬件品牌。麦克风产品的改进以及个人K歌市场产品线的丰富,将是森然的的下阶段重点。

“主播最需要的还是一个麦克风。”直播与音频硬件,就像是互相融合,相互促进的物品。声卡等硬件的提升着直播,而直播则反过来拉高着硬件的上升空间。

硬件的下一战场:短视频?

从成立到现在,森然一共推出了四个系列的产品,包含移动声卡、K歌麦克风、直播声卡、监听耳机,全面覆盖直播行业硬件需求,成为主播们直播必不可少的直播品牌。

然而,随着行业形势的变化,今日网红发现,音频硬件也有了新的着力点。

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一时间让短视频行业迅速升温。无数网红爆红、微视高额补贴大战、公会蜂拥而至……

直播设备厂商嗅到了新的风口,短视频的蓝海,几乎成为了每个直播设备厂家的必争之地。



对于短视频,森然也是志在必得,他们通过声卡切入短视频,占有率在翻倍提升。

“短视频相当于短时间直播和短时间K歌的结合体,其本质还是美声,森然致力于直播和K歌市场几十年,在技术上足够专业和成熟,对比其他厂商有自己的。”周志强并不担心短视频,反而认为这是又一次的机会。

他的策略是这样的:首先通过短视频达人的背书引起关注,再通过平台导流和推荐,直接送达每个潜在用户。



同时,在产品形态上,森然也会有多元化展现,丰富到k歌耳机,录音棚,k歌机等等各种产品,但还未有针对短视频定制的产品。

“看是否有鲜明的走向,具体讲根据消费者使用情况来计划。”周志强表示,目前,森然所有的产品其实都可以支持短视频录制。

同时,他也不担心短视频会抢掉直播的风头。周志强看来,今年很多人在唱衰直播行业,但只要慢慢规范,稳定输出内容,将是长久不衰的行业。而K歌是森然根植之地,是所有行业中最低调最平稳发展的平台。



“未来,森然将持续K歌领域发展,并在直播及短视频领域深化品牌影响力,力求多方面的爆发,为大家带来更专业、更优质的设备体验,成为国民品牌。”周志强强调。

从K歌到直播,再到如今的短视频,强调技术性的音频硬件设备,推动着行业内一波接一波的浪潮。这波浪潮反过来也拉动着技术突破天花板,而在新技术下,达人们又有机会创造出更优质的视频内容。

这或许是技术与内容的最好关系了。

集中流量和资源,陌陌上线红人学院,短视频志在必得

Overseas 发表了文章 • 2018-10-13 09:25 • 来自相关话题

打造头部达人进入大批量自产阶段。

今年以来,各大平台达人打造高潮迭起。从各家开启的音乐人计划、平台直播学院,到近期热闹的主播师徒赛事。

各大平台的新人选拔扶持,在不断的升温提速当中。但对于陌陌而言,他们的红人制造似乎显得有些低调。

8月10日,陌陌上线红人学院,携洪小乔、惠子等平台一众头部主播,打造短视频拍摄王牌教学。

陌陌此番选择将资源聚集在短视频上,他们正试图完善“直播+短视频”生态闭环,为在更广的市场上争抢达人和用户厉兵秣马。

短视频成红人重点

“Hello大家好,非常荣幸来到今天的短视频小课堂,我是今天的小导师ViVi。”

“拍摄优质的短视频,不仅可以更好地带动我现有的粉丝,同时也可以吸引一批新的粉丝哦。”

“比如最近很火的话题,‘偷吃糖的萝莉’,我们可以通过在短视频里采用撒娇、卖萌等方式,来表现出自己最可爱的一面……”



在近期推出的《陌陌红人学院》课堂里,MOMO官方认证高颜值红人“ViVi”化身明星导师,现身说法短视频拍摄选择与技巧,向学员分享自己的拍摄心得。

当陌陌粉丝最高红人、明星导师“惠子”现身讲解时,也收获了相应的评论盛况与赞扬。



8月以来,《陌陌红人学院》已经推出了数期短视频拍摄教学课程,旨在通过内部教学,生产孵化出短视频、直播、商业化三大领域的全平台红人,通过红人将流量与营收回馈到陌陌平台本身。

有意思的是,在一共40期的课程中,短视频、直播、商业化三大课程虽然并驾齐驱,但短视频内容占据了绝大多数课时。



这一点上,陌陌红人学院与其他平台早前推出的红人打造,实际上要更为全面。

相对于直播教学的酷狗直播、录制视频课程教学的映客学院,以及干脆将教学丢向线下的花椒,陌陌在教学形式上综合融合了直播+短视频,并且配合今年陌陌在短视频领域的发力,将目标定位打造全平台红人。



在短视频教学上,陌陌集结了一姐洪小乔、粉丝最高红人惠子、高颜值红人ViVi,才艺最多红人童贞等四大导师;直播教学上,集结了情感电台达人小狼、影视舞蹈双栖达人舒舒;商业化上,陌陌则集结了电商达人牛牛、全能才艺达人点点。

这八大导师在站内的标签特长各异,并且不乏在全网影响力十足的导师现身,借助导师的超高影响力,陌陌红人学院与学员主播的关注度也大幅提升。



在课程教学上,陌陌红人学院也相对比较密集,每周三官方直播进行教学与回放;每周二或周五更新教学短视频;不定期更新明星导师教学短视频。较为密集的课程,为学员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学习物料。

参与学习的学员,可以获得优质学员身份标识,推荐曝光机会、限量陌陌大礼包等多种福利。

豪华导师阵容、多样化教学、丰厚福利赠送,陌陌在达人自产的投入力度可见一斑。



开课不足一月,学院课程的效应开始显现,不少新人获得了明显的进步。在官方挑选出的学员创意作品里,各色标签与风格的优秀短视频作品,均收获了不俗的播放量。

其中,9月1日,由学员“安猪拉”拍摄的“我要带你去远方”视频,斩获了119万的高播放量。

集中流量资源

在资本遇冷、用户审美出现疲劳情形下,内容创新成为各大平台的趋势。为了进一步争夺用户,陌陌在造星计划上可谓投入不少。

从今年火热开展的音乐人计划与师徒制赛事,再到如今力推大壮登上《中国[b]好声音》与《幻乐之城》舞台,[/b]平台头部的打造成为了陌陌平台当前策略的重中之重。



此形势下,陌陌红人学院的意义在于,从零开始,培养短视频达人与主播,着眼于为平台生产种子选手。

在风格化的导师与多样化教学下,这些具备各种特色的学员,不仅为平台吸引了一波流量,更为后续的头部达人乃至造星提供了后备军。

究竟如何培养种子选手?

陌陌的选择显得更有目的性,对比直播,短视频流量吸引力十足,容易产生爆款,其带火红人的能力早在“摩登兄弟”“代古拉k”等人身上得到了验证。

同时,陌陌短视频红人体系的构建,寄望带火学员的同时,也为平台的用户拉新与留存提供了多重利好。

自课程开始,陌陌的教学总体循序渐进,从最初的“我能拍什么短视频”,到“如何根据粉丝去拍视频”“如何搭上热门顺风车”“爆款视频的标题如何get”,最新的教学为“如何实现快速涨粉”。



围绕粉丝特性拍摄、搭上热门快车、凸显才艺侧、拍摄技巧……陌陌红人学院的短视频教学丰富而多样,贴合了短视频爆款的诸多特性。

同时,针对当前容易出现的短视频违规现象,学院也专门推出了“短视频拍摄扫雷攻略”,助力新人规避风险。

精彩的短视频教学视频,显然俘获了不少用户与学员的观摩学习。每周一更的教学短视频,播放量基本都在数万级别,其中明星导师的ViVi等人的教学视频,播放量基本在数十万级别。

“陌陌目前的战略布局,是打造短视频和直播的生态闭环。”陌陌红人学院项目负责人向今日网红表示。



在此过程中,不仅学员可以享受到学院优质内容流量和资源,优质的头部达人也可以得到更好资源扶持,避免流失的同时增加了对平台的粘性。

项目负责人表示:“借助短视频迅速涨粉,而后续直播教学,是帮助红人做一个能够变现与稳定发展的主播,最后通过商业化技巧教学,实现红人的商业变现。”

最终,“集中流量和资源,打造平台头部”,这是陌陌想要达成的目标。

 短视频野心

对于主营业务为直播的陌陌来说,打赏收入是陌陌主要的营收来源。但在打赏之余,陌陌正在挖掘更多场景的付费。

这一点在第二季度财报上得到体现:2018年第二季度,陌陌平台增值服务付费用户数为530万(上一年同期为450万)。增值业务营收达到3.52亿元人民币之多,同比增长124%。

其中,财报电话会议验证,非直播的视频付费,将是陌陌之后重点挖掘的一个方向。

短视频是陌陌新的挖掘场景选择,构建短视频与直播的生态闭环,推进双侧共同发展,对打造陌陌平台流量、收入、流量的良性循环有着重大意义。

在直播平台群投短视频背景下,陌陌今年在短视频注入了大量资源,曾经说过“短视频不是重点”的陌陌,在短视频领域上的投入令人耳目一新。

一直以来,直播平台内的短视频都是相对“鸡肋”的存在,仅被视作工具使用,尽管各大平台在试图握住这一新的趋势,但鲜有成功者。显然,陌陌在尝试做第一个吃到螃蟹的人。

今年6月份,陌陌一口气推出了“谁说”“超有梗”两款风格迥异的短视频产品,两款产品针对了不同的垂直领域,内容上不像五花八门的抖音,也不同快手那般接地气,似乎有些不合主流。

但综合而言,产品的社交属性依旧浓郁,“跟拍”“跟答”等功能的推出,让创作者和用户之间可以更加直接地产生互动。



这样来看,这两款短视频产品的流量吸引力并不强,但不以流量为导向,强调品牌的“社交性”,正是陌陌的策略性的显现。

事实上,自2016年推出短视频功能,点击“同城视频”“附近的人”等板块,视频下方均会显示距离,短视频功能似乎一直是为社交服务的。

对比其他大牌短视频平台,陌陌的声音其实并不响亮,但其主线却更加清晰,目的也显得十分明确:强调与其他业务线的融合、联动,从而推动整个陌陌稳定发展。



不仅是主打社交的“谁说”与“超有梗”短视频应用,现今热火的陌陌红人学院,在教学方式上也体现着业务上的联动与融合:

通过直播的方式进行短视频教学,发动平台主播教学,体现的正是闭环的构造程序,重点发挥直播与短视频融合的效应,以直播带动短视频的延伸。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陌陌的决心显然是坚定的。

据悉,在后续的课程中,陌陌红人学院还会推出线下互动课程,进行线下拍摄的指导教学工作,以确保短视频达人的良性发展。

在直播领域占据寡头优势的陌陌,用自己独有的方式,讲起了短视频的新故事。谁将把握机会,成为下一个惠子呢? 查看全部
打造头部达人进入大批量自产阶段。

今年以来,各大平台达人打造高潮迭起。从各家开启的音乐人计划、平台直播学院,到近期热闹的主播师徒赛事。

各大平台的新人选拔扶持,在不断的升温提速当中。但对于陌陌而言,他们的红人制造似乎显得有些低调。

8月10日,陌陌上线红人学院,携洪小乔、惠子等平台一众头部主播,打造短视频拍摄王牌教学。

陌陌此番选择将资源聚集在短视频上,他们正试图完善“直播+短视频”生态闭环,为在更广的市场上争抢达人和用户厉兵秣马。

短视频成红人重点

“Hello大家好,非常荣幸来到今天的短视频小课堂,我是今天的小导师ViVi。”

“拍摄优质的短视频,不仅可以更好地带动我现有的粉丝,同时也可以吸引一批新的粉丝哦。”

“比如最近很火的话题,‘偷吃糖的萝莉’,我们可以通过在短视频里采用撒娇、卖萌等方式,来表现出自己最可爱的一面……”



在近期推出的《陌陌红人学院》课堂里,MOMO官方认证高颜值红人“ViVi”化身明星导师,现身说法短视频拍摄选择与技巧,向学员分享自己的拍摄心得。

当陌陌粉丝最高红人、明星导师“惠子”现身讲解时,也收获了相应的评论盛况与赞扬。



8月以来,《陌陌红人学院》已经推出了数期短视频拍摄教学课程,旨在通过内部教学,生产孵化出短视频、直播、商业化三大领域的全平台红人,通过红人将流量与营收回馈到陌陌平台本身。

有意思的是,在一共40期的课程中,短视频、直播、商业化三大课程虽然并驾齐驱,但短视频内容占据了绝大多数课时。



这一点上,陌陌红人学院与其他平台早前推出的红人打造,实际上要更为全面。

相对于直播教学的酷狗直播、录制视频课程教学的映客学院,以及干脆将教学丢向线下的花椒,陌陌在教学形式上综合融合了直播+短视频,并且配合今年陌陌在短视频领域的发力,将目标定位打造全平台红人。



在短视频教学上,陌陌集结了一姐洪小乔、粉丝最高红人惠子、高颜值红人ViVi,才艺最多红人童贞等四大导师;直播教学上,集结了情感电台达人小狼、影视舞蹈双栖达人舒舒;商业化上,陌陌则集结了电商达人牛牛、全能才艺达人点点。

这八大导师在站内的标签特长各异,并且不乏在全网影响力十足的导师现身,借助导师的超高影响力,陌陌红人学院与学员主播的关注度也大幅提升。



在课程教学上,陌陌红人学院也相对比较密集,每周三官方直播进行教学与回放;每周二或周五更新教学短视频;不定期更新明星导师教学短视频。较为密集的课程,为学员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学习物料。

参与学习的学员,可以获得优质学员身份标识,推荐曝光机会、限量陌陌大礼包等多种福利。

豪华导师阵容、多样化教学、丰厚福利赠送,陌陌在达人自产的投入力度可见一斑。



开课不足一月,学院课程的效应开始显现,不少新人获得了明显的进步。在官方挑选出的学员创意作品里,各色标签与风格的优秀短视频作品,均收获了不俗的播放量。

其中,9月1日,由学员“安猪拉”拍摄的“我要带你去远方”视频,斩获了119万的高播放量。

集中流量资源

在资本遇冷、用户审美出现疲劳情形下,内容创新成为各大平台的趋势。为了进一步争夺用户,陌陌在造星计划上可谓投入不少。

从今年火热开展的音乐人计划与师徒制赛事,再到如今力推大壮登上《中国[b]好声音》与《幻乐之城》舞台,[/b]平台头部的打造成为了陌陌平台当前策略的重中之重。



此形势下,陌陌红人学院的意义在于,从零开始,培养短视频达人与主播,着眼于为平台生产种子选手。

在风格化的导师与多样化教学下,这些具备各种特色的学员,不仅为平台吸引了一波流量,更为后续的头部达人乃至造星提供了后备军。

究竟如何培养种子选手?

陌陌的选择显得更有目的性,对比直播,短视频流量吸引力十足,容易产生爆款,其带火红人的能力早在“摩登兄弟”“代古拉k”等人身上得到了验证。

同时,陌陌短视频红人体系的构建,寄望带火学员的同时,也为平台的用户拉新与留存提供了多重利好。

自课程开始,陌陌的教学总体循序渐进,从最初的“我能拍什么短视频”,到“如何根据粉丝去拍视频”“如何搭上热门顺风车”“爆款视频的标题如何get”,最新的教学为“如何实现快速涨粉”。



围绕粉丝特性拍摄、搭上热门快车、凸显才艺侧、拍摄技巧……陌陌红人学院的短视频教学丰富而多样,贴合了短视频爆款的诸多特性。

同时,针对当前容易出现的短视频违规现象,学院也专门推出了“短视频拍摄扫雷攻略”,助力新人规避风险。

精彩的短视频教学视频,显然俘获了不少用户与学员的观摩学习。每周一更的教学短视频,播放量基本都在数万级别,其中明星导师的ViVi等人的教学视频,播放量基本在数十万级别。

“陌陌目前的战略布局,是打造短视频和直播的生态闭环。”陌陌红人学院项目负责人向今日网红表示。



在此过程中,不仅学员可以享受到学院优质内容流量和资源,优质的头部达人也可以得到更好资源扶持,避免流失的同时增加了对平台的粘性。

项目负责人表示:“借助短视频迅速涨粉,而后续直播教学,是帮助红人做一个能够变现与稳定发展的主播,最后通过商业化技巧教学,实现红人的商业变现。

最终,“集中流量和资源,打造平台头部”,这是陌陌想要达成的目标。

 短视频野心

对于主营业务为直播的陌陌来说,打赏收入是陌陌主要的营收来源。但在打赏之余,陌陌正在挖掘更多场景的付费。

这一点在第二季度财报上得到体现:2018年第二季度,陌陌平台增值服务付费用户数为530万(上一年同期为450万)。增值业务营收达到3.52亿元人民币之多,同比增长124%。

其中,财报电话会议验证,非直播的视频付费,将是陌陌之后重点挖掘的一个方向。

短视频是陌陌新的挖掘场景选择,构建短视频与直播的生态闭环,推进双侧共同发展,对打造陌陌平台流量、收入、流量的良性循环有着重大意义。

在直播平台群投短视频背景下,陌陌今年在短视频注入了大量资源,曾经说过“短视频不是重点”的陌陌,在短视频领域上的投入令人耳目一新。

一直以来,直播平台内的短视频都是相对“鸡肋”的存在,仅被视作工具使用,尽管各大平台在试图握住这一新的趋势,但鲜有成功者。显然,陌陌在尝试做第一个吃到螃蟹的人。

今年6月份,陌陌一口气推出了“谁说”“超有梗”两款风格迥异的短视频产品,两款产品针对了不同的垂直领域,内容上不像五花八门的抖音,也不同快手那般接地气,似乎有些不合主流。

但综合而言,产品的社交属性依旧浓郁,“跟拍”“跟答”等功能的推出,让创作者和用户之间可以更加直接地产生互动。



这样来看,这两款短视频产品的流量吸引力并不强,但不以流量为导向,强调品牌的“社交性”,正是陌陌的策略性的显现。

事实上,自2016年推出短视频功能,点击“同城视频”“附近的人”等板块,视频下方均会显示距离,短视频功能似乎一直是为社交服务的。

对比其他大牌短视频平台,陌陌的声音其实并不响亮,但其主线却更加清晰,目的也显得十分明确:强调与其他业务线的融合、联动,从而推动整个陌陌稳定发展。



不仅是主打社交的“谁说”与“超有梗”短视频应用,现今热火的陌陌红人学院,在教学方式上也体现着业务上的联动与融合:

通过直播的方式进行短视频教学,发动平台主播教学,体现的正是闭环的构造程序,重点发挥直播与短视频融合的效应,以直播带动短视频的延伸。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陌陌的决心显然是坚定的。

据悉,在后续的课程中,陌陌红人学院还会推出线下互动课程,进行线下拍摄的指导教学工作,以确保短视频达人的良性发展。

在直播领域占据寡头优势的陌陌,用自己独有的方式,讲起了短视频的新故事。谁将把握机会,成为下一个惠子呢?

陌陌主播大壮上热搜之后

OkTrends 发表了文章 • 2018-10-10 20:53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不是大壮第一次上热搜。

在国庆期间播出的《幻乐之城》11期中,陌陌歌手大壮与郁可唯搭档出演《我还记得》。这是继《中国好声音》后,大壮第二次因为节目表现上热搜。

这档由陌陌冠名播出的综艺,被寄予“电视节目新物种”的期望。节目总监梁翘柏把《幻乐之城》比作一次代价昂贵的尝试。

实际上,对于陌陌和大壮来说,也同样如此。社交、娱乐、直播、造星···多种元素碰撞下的陌陌与《幻乐之城》,究竟能否给市场带来不一样的模式思考?

一、热搜与热议

出演《幻乐之城》后,大壮再次上了热搜。

大壮团队成员在朋友圈发出截图,表示这已经是大壮第二次上热搜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大壮上热搜,却多少带着些热议。



10月5日的《幻乐之城》中,大壮与郁可唯合作表演作品《我还记得》。这是一部讲述母子情深、中老年人阿尔兹海默症的作品。

有网友指出,这部作品也是根据大壮的亲身经历改编,节目中的音乐作品《我所有的思念》也是大壮为其母亲所作。



节目播出后,热搜上对大壮却并不友好。有趣的是,大众对大壮的指责更多来自于他对节目内容的争取,在他们看来“不太礼貌”、“太过强硬”。

这种热议,实际上也印证了主播与主流舞台之间仍旧存在一定的“冲突”。导演甚至开玩笑形容大壮是:“感觉就像是坏人走进了敬老院。”



但问题是,这种冲突实际也相当合理。
与大壮同台的郁可唯,当年也是通过超级女生出道。这档被称为草根选秀的节目,在当时也同样备受争议。

当批评网红主播、网络歌手成为某种正确之后,也恰恰证明了直播造星的可塑性。

当直播和主播通过快速增长的流量和媒体曝光进入大众视野中时,观众还没有做好完全接受的准备。而这种差距,也需要大壮这样的头部主播去带动。

与热搜对大壮的指责不同,大壮在陌陌直播上拥有相当的人气,粉丝量103万、节目结束后大壮的直播观看达到33万人次 。



“实际上,大壮的热搜与热议,也是节目社交讨论的一个体现”,直播PGC节目制作团队负责人成鹏对小红说道,“这种冲突,也反映了大壮本身有一定的曝光度和讨论度。”

而无论如何,对于陌陌和大壮来说,《幻乐之城》都是一场值得的“冒险”。

二、昂贵的尝试

今年尤其是下半年,互联网视频视频产品几乎承包了湖南卫视的综艺冠名。

主持人们的口播不再是洗衣液、面膜、手机,取而代之的是“下载xxx”、“打开xxx APP”、“在xx发现好玩视频 ”····
 
湖南卫视的夏季节目中,除了陌陌的《幻乐之城》,还有抖音赞助《快乐大本营》、美拍《中餐厅》、以及最近开播的微视《快乐哆来咪》。

这其中,陌陌的《幻乐之城》堪称湖南卫视的“豪华配置”。

王菲首个常驻综艺、当家花旦何炅主持、梁翘柏及洪涛担任总监,加上3亿投资、6000平米录音棚,800名工作人员···这其中哪个元素领单独拎出来,都可以成为其他节目所望不及的顶配资源。



也正因如此,梁翘柏把《幻乐之城》比作一次代价昂贵的尝试。

这样的豪华配置,当然和节目的期待度成正比。梁翘柏希望“把音乐、电影、现场结合在一起,把一气呵成的音乐现场,用电影的呈现手法直播出来。”

而上一次梁翘柏把音乐和直播相结合进行尝试的节目,恰恰就是其在陌陌任职期间推出的《陌陌现场》。

这档节目不仅在当时创造了优质的直综PGC尝试,还为陌陌带来了第一批优质的音乐主播及观众。也为后期陌陌推出“陌陌音乐计划”埋下了优秀的基因。

“对于我来说,我和陌陌就相当于一条河的两岸,我们都有兴趣往对方的方向尝试,那我们就是互通的。”梁翘柏说。

 梁翘柏所说的“互通”实际并不难理解,通过幻乐之城,可以看出双方对于内容、直播、娱乐、社交等的理解和需求相同。



这一点,也在陌陌的财报会议中得以体现。

冠名《幻乐之城》的原因,唐岩解释得很清楚——

“第一,通过与这档高端综艺节目的深度绑定,来提升陌陌公司的品牌形象;第二,综艺节目当中会有主播和其他直播元素的深度植入。通过推送主播登上湖南卫视与一线艺人同台演出,推广直播这种新型的娱乐方式。”

唐岩用了“推广直播”这个词,实际上和李学凌的观点也算不谋而同。直播是最高的内容形式,但在此前,直播依旧需要长视频和短视频做为铺垫。

换言之,大众对直播的接受度和理解度还需要再上升一个档次——目前,大众仅仅认可直播的爆发;但还未认可直播也可以有优质内容,未认可直播能成为日常生活工作中的内容承载媒介之一,也没能理解直播也能具备社交、娱乐属性。



但这种推广,不应该是硬塞给观众。

选择《幻乐之城》,实际上就是基于直播元素与节目的契合点。双方都是通过即时演出、直播、唱演结合的形式去展现内容。

而让观众“理解直播的即时性与失误”、“直播的感官体验及参与感”、“直播也有高品质内容”等等都是双方的共同诉求。

除此之外,在节目中,陌陌除了有口播、产品摆放、道具等常规权益,节目中通过沈梦辰的短片、陌陌礼物抽资源等方式,让观众对陌陌的附近交友有了更深的印象和理解。



 就这样,得益于双方的契合,节目的植入很巧妙,推广效果也能更好。

“我们通过《幻乐之城》获取了一批年轻用户流量”,在陌陌Q2财报中,陌陌指出节目社交讨论度高,通过节目有望获取23岁以下的年轻用户。

 三、拒绝快消品
 
如果你仔细观察大壮的微博,你会发现今年的大壮,微博内容不再是去年的各地巡演宣传,而更多的是与其相关的节目资源推广、打歌等等。

当大壮及其团队明白,消耗爆红只能获得短期的利益,也就有了今年大壮在更高和更多舞台上的尝试——

歌曲上,推出了《差一步》、《赌》、《本色英雄》、《斗米情歌》、《我所有的思念》等多首单曲;

节目上,上央视、地方卫视春晚,此前更是通过《中国好声音》成为了战队学员;

此外,还和谭咏麟、费玉清、张宇、曾志伟、萧敬腾、韩庚、邓紫棋等明星同台演出。



这种变化,实际上也直播造星模式的变化。

或许是受直播即时打赏的影响,直播圈的公会及主播格外讲求“利益”,而且必须是快速的、可见的利益。

这种思维方式,一度也影响着公会及平台对素人打造模式的理解。他们渴望通过某个事件引爆市场,并在主播最红的时候迅速榨干其变现能力。

在以往很多人的认知中,网红和主播,的确属于快速消费品系列。但如今,素人们拥有的渠道、认可度都大幅提升,优质的素人和内容会被大众和市场筛选出来并留下。

papi酱刚走红的春节,很多人断言她不会红太久。但事实是,她通过短视频、综艺、互动营销等多种方式不断刷新大众对她的认知,也在变现和商业模式上不断探索。

大壮、冯提莫、摩登兄弟的走红,更是让很多主播意识到,提升自身品牌价值的重要性。换言之,一夜爆红是暂时的,一曲成名是不够的。



与之相反,陌陌对于主播的造星打造,一向是长期性、定制化、覆盖广的模式。

“陌陌希望沉淀更多主播”,成鹏说道,“头部主播有头部主播的资源和玩法,中小型主播也有他们的上升路径,这也是很多公会和主播选择陌陌的原因。”

这样的说法也得到陌陌公会长森哥的印证。他告诉小红,陌陌的赚钱方式“比较均匀”,大公会可以打榜,中小公会也可以通过相亲交友、游戏等方式赚钱,“让大家都有钱赚,都能公平地赚。”

以《幻乐之城》为例,大壮享受的是成为“唱演嘉宾”的顶级资源,而张鑫磊和点点妹子则变身助演嘉宾,参与演绎了宋祖儿、侯明昊的作品《启程》。



再到此前推出的“陌陌音乐计划”。这个联合BMG、太合音乐、华谊音乐、乐华娱乐四大音乐集团的音乐计划,不仅投入千万资金,更是覆盖了大中小主播,为主播出专辑、制作个人金曲、开线下演唱会等。

据悉,目前陌陌音乐计划已经推进到第三季,而大壮在节目中所唱的《我所有的思念》也真是该计划的成果。



“我们的电视市场、互联网综艺市场很大,它有足够的空间给观众去接受新的事物,这是国外没有的,韩国的市场其实很小,其他国家的市场也很小。”梁翘柏曾如此说道,“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多想一些不同的新的形式,来做一个我们中国的电视模式。”

同样的,相比成熟的传统娱乐产业以及国外市场,直播的娱乐市场、造星市场也同样空间很大。

“大家不应该因为这种差距而心生退缩,实际上,这样的差距就是追赶的机会”,成鹏说道,“谁先做出成熟且可复制的模式,谁就可以成功。对于大公司和目前的市场来说,早期的尝试无论怎样都不为过。” 查看全部
这不是大壮第一次上热搜。

在国庆期间播出的《幻乐之城》11期中,陌陌歌手大壮与郁可唯搭档出演《我还记得》。这是继《中国好声音》后,大壮第二次因为节目表现上热搜。

这档由陌陌冠名播出的综艺,被寄予“电视节目新物种”的期望。节目总监梁翘柏把《幻乐之城》比作一次代价昂贵的尝试。

实际上,对于陌陌和大壮来说,也同样如此。社交、娱乐、直播、造星···多种元素碰撞下的陌陌与《幻乐之城》,究竟能否给市场带来不一样的模式思考?

一、热搜与热议

出演《幻乐之城》后,大壮再次上了热搜。

大壮团队成员在朋友圈发出截图,表示这已经是大壮第二次上热搜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大壮上热搜,却多少带着些热议。



10月5日的《幻乐之城》中,大壮与郁可唯合作表演作品《我还记得》。这是一部讲述母子情深、中老年人阿尔兹海默症的作品。

有网友指出,这部作品也是根据大壮的亲身经历改编,节目中的音乐作品《我所有的思念》也是大壮为其母亲所作。



节目播出后,热搜上对大壮却并不友好。有趣的是,大众对大壮的指责更多来自于他对节目内容的争取,在他们看来“不太礼貌”、“太过强硬”。

这种热议,实际上也印证了主播与主流舞台之间仍旧存在一定的“冲突”。导演甚至开玩笑形容大壮是:“感觉就像是坏人走进了敬老院。”



但问题是,这种冲突实际也相当合理。
与大壮同台的郁可唯,当年也是通过超级女生出道。这档被称为草根选秀的节目,在当时也同样备受争议。

当批评网红主播、网络歌手成为某种正确之后,也恰恰证明了直播造星的可塑性。

当直播和主播通过快速增长的流量和媒体曝光进入大众视野中时,观众还没有做好完全接受的准备。而这种差距,也需要大壮这样的头部主播去带动。

与热搜对大壮的指责不同,大壮在陌陌直播上拥有相当的人气,粉丝量103万、节目结束后大壮的直播观看达到33万人次 。



“实际上,大壮的热搜与热议,也是节目社交讨论的一个体现”,直播PGC节目制作团队负责人成鹏对小红说道,“这种冲突,也反映了大壮本身有一定的曝光度和讨论度。”

而无论如何,对于陌陌和大壮来说,《幻乐之城》都是一场值得的“冒险”。

二、昂贵的尝试

今年尤其是下半年,互联网视频视频产品几乎承包了湖南卫视的综艺冠名。

主持人们的口播不再是洗衣液、面膜、手机,取而代之的是“下载xxx”、“打开xxx APP”、“在xx发现好玩视频 ”····
 
湖南卫视的夏季节目中,除了陌陌的《幻乐之城》,还有抖音赞助《快乐大本营》、美拍《中餐厅》、以及最近开播的微视《快乐哆来咪》。

这其中,陌陌的《幻乐之城》堪称湖南卫视的“豪华配置”。

王菲首个常驻综艺、当家花旦何炅主持、梁翘柏及洪涛担任总监,加上3亿投资、6000平米录音棚,800名工作人员···这其中哪个元素领单独拎出来,都可以成为其他节目所望不及的顶配资源。



也正因如此,梁翘柏把《幻乐之城》比作一次代价昂贵的尝试。

这样的豪华配置,当然和节目的期待度成正比。梁翘柏希望“把音乐、电影、现场结合在一起,把一气呵成的音乐现场,用电影的呈现手法直播出来。”

而上一次梁翘柏把音乐和直播相结合进行尝试的节目,恰恰就是其在陌陌任职期间推出的《陌陌现场》。

这档节目不仅在当时创造了优质的直综PGC尝试,还为陌陌带来了第一批优质的音乐主播及观众。也为后期陌陌推出“陌陌音乐计划”埋下了优秀的基因。

“对于我来说,我和陌陌就相当于一条河的两岸,我们都有兴趣往对方的方向尝试,那我们就是互通的。”梁翘柏说。

 梁翘柏所说的“互通”实际并不难理解,通过幻乐之城,可以看出双方对于内容、直播、娱乐、社交等的理解和需求相同。



这一点,也在陌陌的财报会议中得以体现。

冠名《幻乐之城》的原因,唐岩解释得很清楚——

“第一,通过与这档高端综艺节目的深度绑定,来提升陌陌公司的品牌形象;第二,综艺节目当中会有主播和其他直播元素的深度植入。通过推送主播登上湖南卫视与一线艺人同台演出,推广直播这种新型的娱乐方式。”

唐岩用了“推广直播”这个词,实际上和李学凌的观点也算不谋而同。直播是最高的内容形式,但在此前,直播依旧需要长视频和短视频做为铺垫。

换言之,大众对直播的接受度和理解度还需要再上升一个档次——目前,大众仅仅认可直播的爆发;但还未认可直播也可以有优质内容,未认可直播能成为日常生活工作中的内容承载媒介之一,也没能理解直播也能具备社交、娱乐属性。



但这种推广,不应该是硬塞给观众。

选择《幻乐之城》,实际上就是基于直播元素与节目的契合点。双方都是通过即时演出、直播、唱演结合的形式去展现内容。

而让观众“理解直播的即时性与失误”、“直播的感官体验及参与感”、“直播也有高品质内容”等等都是双方的共同诉求。

除此之外,在节目中,陌陌除了有口播、产品摆放、道具等常规权益,节目中通过沈梦辰的短片、陌陌礼物抽资源等方式,让观众对陌陌的附近交友有了更深的印象和理解。



 就这样,得益于双方的契合,节目的植入很巧妙,推广效果也能更好。

“我们通过《幻乐之城》获取了一批年轻用户流量”,在陌陌Q2财报中,陌陌指出节目社交讨论度高,通过节目有望获取23岁以下的年轻用户。

 三、拒绝快消品
 
如果你仔细观察大壮的微博,你会发现今年的大壮,微博内容不再是去年的各地巡演宣传,而更多的是与其相关的节目资源推广、打歌等等。

当大壮及其团队明白,消耗爆红只能获得短期的利益,也就有了今年大壮在更高和更多舞台上的尝试——

歌曲上,推出了《差一步》、《赌》、《本色英雄》、《斗米情歌》、《我所有的思念》等多首单曲;

节目上,上央视、地方卫视春晚,此前更是通过《中国好声音》成为了战队学员;

此外,还和谭咏麟、费玉清、张宇、曾志伟、萧敬腾、韩庚、邓紫棋等明星同台演出。



这种变化,实际上也直播造星模式的变化。

或许是受直播即时打赏的影响,直播圈的公会及主播格外讲求“利益”,而且必须是快速的、可见的利益。

这种思维方式,一度也影响着公会及平台对素人打造模式的理解。他们渴望通过某个事件引爆市场,并在主播最红的时候迅速榨干其变现能力。

在以往很多人的认知中,网红和主播,的确属于快速消费品系列。但如今,素人们拥有的渠道、认可度都大幅提升,优质的素人和内容会被大众和市场筛选出来并留下。

papi酱刚走红的春节,很多人断言她不会红太久。但事实是,她通过短视频、综艺、互动营销等多种方式不断刷新大众对她的认知,也在变现和商业模式上不断探索。

大壮、冯提莫、摩登兄弟的走红,更是让很多主播意识到,提升自身品牌价值的重要性。换言之,一夜爆红是暂时的,一曲成名是不够的。



与之相反,陌陌对于主播的造星打造,一向是长期性、定制化、覆盖广的模式。

“陌陌希望沉淀更多主播”,成鹏说道,“头部主播有头部主播的资源和玩法,中小型主播也有他们的上升路径,这也是很多公会和主播选择陌陌的原因。”

这样的说法也得到陌陌公会长森哥的印证。他告诉小红,陌陌的赚钱方式“比较均匀”,大公会可以打榜,中小公会也可以通过相亲交友、游戏等方式赚钱,“让大家都有钱赚,都能公平地赚。”

以《幻乐之城》为例,大壮享受的是成为“唱演嘉宾”的顶级资源,而张鑫磊和点点妹子则变身助演嘉宾,参与演绎了宋祖儿、侯明昊的作品《启程》。



再到此前推出的“陌陌音乐计划”。这个联合BMG、太合音乐、华谊音乐、乐华娱乐四大音乐集团的音乐计划,不仅投入千万资金,更是覆盖了大中小主播,为主播出专辑、制作个人金曲、开线下演唱会等。

据悉,目前陌陌音乐计划已经推进到第三季,而大壮在节目中所唱的《我所有的思念》也真是该计划的成果。



“我们的电视市场、互联网综艺市场很大,它有足够的空间给观众去接受新的事物,这是国外没有的,韩国的市场其实很小,其他国家的市场也很小。”梁翘柏曾如此说道,“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多想一些不同的新的形式,来做一个我们中国的电视模式。”

同样的,相比成熟的传统娱乐产业以及国外市场,直播的娱乐市场、造星市场也同样空间很大。

“大家不应该因为这种差距而心生退缩,实际上,这样的差距就是追赶的机会”,成鹏说道,“谁先做出成熟且可复制的模式,谁就可以成功。对于大公司和目前的市场来说,早期的尝试无论怎样都不为过。”

你不留意的这些黑科技,一直都是女神主播的标配......

ViViHacker 发表了文章 • 2018-10-13 09:35 • 来自相关话题

10月10日,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YY头部主播崔阿扎、鸿涛等人来到现场......他们为何而来?

内容为王的时代,作为直播基础的技术设备,一直不为人所注意。但实际上,大牌如崔阿扎,对硬件设备的专业要求,是显而易见的。

从每人必备的抖音滤镜,到直播标配的声卡与麦,技术始终作为行业的驱动力,不可或缺地推动着行业进步。

或许,你和大网红的差距,真的只是一幅滤镜、一张声卡而已。

优质硬件推动直播普及

事实上,直播行业成立伊始,内容创造与技术进步,就相伴随行。

有例为证,2015年,移动直播起步之初,映客直播成立。彼时,智能手机性能还无法与如今相提并论,如何确保高清晰度与码率的直播流持续稳定的输出,同时对手机的功耗最低,这项挑战实际不小。但初入的映客,却夺得了入局移动直播的先机。

“技术”是映客占得先机的法宝,从率先将图像美颜技术应用于实时视频,到一秒之内打开视频的“秒开”,到后来的多路线延迟技术的“互动直播”。

除了自身团队拼命改善技术外,映客还与众多合作厂商展开深度的合作,进行直播技术的探索挖掘。

映客团队在技术上夺得先声,凭借对技术的极致追求与运用,在入局之初造就了优质的应用体验感,博得了大量用户的青睐。 

秒开直播、低延迟、多人连线……随着行业技术的完善,移动直播正式普及成为在线娱乐的主要角色。

一直以来,直播行业和硬件行业相辅相成。画面、声音是直播两大元素,硬件挖掘的场景也得到了丰富的展现,其中声音的空间更为庞大,需求程度不亚于直播画面所需要的美颜磨皮等特效。



我们看到,声卡、麦克风几乎是每个主播的标配产品,尤以唱歌类主播为主,音频类产品具备的变声特效、录音乃至气氛调节功能,对于无论是小白还是网红主播,已是必不可少了。

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深圳创成微电子总经理周志强告诉今日网红,从K歌行业的发展开始,声卡等音频硬件设备已然存在。

当唱吧、全民K歌等移动应用相继出现,受到追捧时,作为移动硬件的声卡和麦克风就被大量使用,成为唱歌达人群体中的“香饽饽”。

“直播,其实也是从K歌演变过来的一种自我展现的方式。”周志强表示。音频技术的进步,为一大批优质主播提供了孕育的工具。

除去借助声卡麦克风起家的唱歌类主播,从K歌平台迁移到直播平台的亦不在少数,借助音频技术,整个行业的发展有了新的突破提升。



与此同时,直播的红火,也在反向带动着音频技术的提升。热火的主播比拼,让主播及行业对设备的要求没有了上限。“直播行业对于硬件设备的要求在发展进步。”周志强补充道。

黑科技叱咤直播业

10月10日,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今日网红记者遇到YY一姐主播崔阿扎、以及大主播鸿涛。

在森然展区体验声卡、麦克风等产品时,崔阿扎介绍说,“我平时使用的是森然黑炮pro,产品的混响非常逼真,感觉很真实,而且对于主播来说,它的特效能够覆盖所有直播场景,而且只需要遥控器就能操作,非常方便。”



“昨日还在直播间体验过森然GD麦克风和播吧3套装,使用感非常惊艳。刚好接到品牌方邀请,所以我就来上海和大家见面了。”

技术颠覆行业的体验感,还展现在来来往往的游人上。见到现场演示声音修饰后,游客小丹直呼:“哈哈,我收拾一下也能出道了,有了黑科技,我也能叱咤直播平台。”



另外,值得破解的一个误区是,在多数人看来,直播声卡需要大量的调试和复杂连线,但实际上体验过后,发现“一个手机和一个魔笛麦克风”,其实就已经能够搭建一个专业直播间了。

和映客一样,森然对技术其实也有着长期的追求与前瞻性显现。

13年前,深圳创成微电子总经理周志强刚从校园毕业,长期通过网络聊天形式和同学交流,他逐渐觉得:“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未来人与人之间会更趋向于直播形态的交流。”

他有了做直播的想法,在和团队研究这个市场时,他发现直播类平台很多,直播硬件却没有品牌。

于是,他创办了品牌森然,专注研发生产手机声卡等直播硬件,不断优化音效算法,如美声、变声等,“进一步攻破技术障碍”。



自2014年下半年起,其内置芯片的麦克风、耳机、电脑等产品陆续推向市场。

2016年,正逢直播元年,经过与众多主播朋友的沟通,团队将产品功能简化,并新增了掌声、欢呼声等简单操作的动态功能,并在外观上改进,调整为为适合直播使用的外形。

在经过主播们的测试后,当年8月,周志强推出了森然播吧Ⅰ代,其集人声效果器、专业声卡、现场特效、手机耳放等功能于一身。涉及音乐、聊天、唱歌、直播四种应用场景,以满足用户的音频娱乐需求。

强功能性的利好,很快在主播群体中流行开来,往后,产品每个月的销量都在翻番,成为主播手中的利器。



周志强告诉今日网红,森然将继续加大研发力度,在音频领域做成行业标杆。同时,扩大森然的产品线,将其真正打造成一个直播硬件品牌。麦克风产品的改进以及个人K歌市场产品线的丰富,将是森然的的下阶段重点。

“主播最需要的还是一个麦克风。”直播与音频硬件,就像是互相融合,相互促进的物品。声卡等硬件的提升着直播,而直播则反过来拉高着硬件的上升空间。

硬件的下一战场:短视频?

从成立到现在,森然一共推出了四个系列的产品,包含移动声卡、K歌麦克风、直播声卡、监听耳机,全面覆盖直播行业硬件需求,成为主播们直播必不可少的直播品牌。

然而,随着行业形势的变化,今日网红发现,音频硬件也有了新的着力点。

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一时间让短视频行业迅速升温。无数网红爆红、微视高额补贴大战、公会蜂拥而至……

直播设备厂商嗅到了新的风口,短视频的蓝海,几乎成为了每个直播设备厂家的必争之地。



对于短视频,森然也是志在必得,他们通过声卡切入短视频,占有率在翻倍提升。

“短视频相当于短时间直播和短时间K歌的结合体,其本质还是美声,森然致力于直播和K歌市场几十年,在技术上足够专业和成熟,对比其他厂商有自己的。”周志强并不担心短视频,反而认为这是又一次的机会。

他的策略是这样的:首先通过短视频达人的背书引起关注,再通过平台导流和推荐,直接送达每个潜在用户。



同时,在产品形态上,森然也会有多元化展现,丰富到k歌耳机,录音棚,k歌机等等各种产品,但还未有针对短视频定制的产品。

“看是否有鲜明的走向,具体讲根据消费者使用情况来计划。”周志强表示,目前,森然所有的产品其实都可以支持短视频录制。

同时,他也不担心短视频会抢掉直播的风头。周志强看来,今年很多人在唱衰直播行业,但只要慢慢规范,稳定输出内容,将是长久不衰的行业。而K歌是森然根植之地,是所有行业中最低调最平稳发展的平台。



“未来,森然将持续K歌领域发展,并在直播及短视频领域深化品牌影响力,力求多方面的爆发,为大家带来更专业、更优质的设备体验,成为国民品牌。”周志强强调。

从K歌到直播,再到如今的短视频,强调技术性的音频硬件设备,推动着行业内一波接一波的浪潮。这波浪潮反过来也拉动着技术突破天花板,而在新技术下,达人们又有机会创造出更优质的视频内容。

这或许是技术与内容的最好关系了。 查看全部
10月10日,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YY头部主播崔阿扎、鸿涛等人来到现场......他们为何而来?

内容为王的时代,作为直播基础的技术设备,一直不为人所注意。但实际上,大牌如崔阿扎,对硬件设备的专业要求,是显而易见的。

从每人必备的抖音滤镜,到直播标配的声卡与麦,技术始终作为行业的驱动力,不可或缺地推动着行业进步。

或许,你和大网红的差距,真的只是一幅滤镜、一张声卡而已。

优质硬件推动直播普及

事实上,直播行业成立伊始,内容创造与技术进步,就相伴随行。

有例为证,2015年,移动直播起步之初,映客直播成立。彼时,智能手机性能还无法与如今相提并论,如何确保高清晰度与码率的直播流持续稳定的输出,同时对手机的功耗最低,这项挑战实际不小。但初入的映客,却夺得了入局移动直播的先机。

“技术”是映客占得先机的法宝,从率先将图像美颜技术应用于实时视频,到一秒之内打开视频的“秒开”,到后来的多路线延迟技术的“互动直播”。

除了自身团队拼命改善技术外,映客还与众多合作厂商展开深度的合作,进行直播技术的探索挖掘。

映客团队在技术上夺得先声,凭借对技术的极致追求与运用,在入局之初造就了优质的应用体验感,博得了大量用户的青睐。 

秒开直播、低延迟、多人连线……随着行业技术的完善,移动直播正式普及成为在线娱乐的主要角色。

一直以来,直播行业和硬件行业相辅相成。画面、声音是直播两大元素,硬件挖掘的场景也得到了丰富的展现,其中声音的空间更为庞大,需求程度不亚于直播画面所需要的美颜磨皮等特效。



我们看到,声卡、麦克风几乎是每个主播的标配产品,尤以唱歌类主播为主,音频类产品具备的变声特效、录音乃至气氛调节功能,对于无论是小白还是网红主播,已是必不可少了。

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深圳创成微电子总经理周志强告诉今日网红,从K歌行业的发展开始,声卡等音频硬件设备已然存在。

当唱吧、全民K歌等移动应用相继出现,受到追捧时,作为移动硬件的声卡和麦克风就被大量使用,成为唱歌达人群体中的“香饽饽”。

“直播,其实也是从K歌演变过来的一种自我展现的方式。”周志强表示。音频技术的进步,为一大批优质主播提供了孕育的工具。

除去借助声卡麦克风起家的唱歌类主播,从K歌平台迁移到直播平台的亦不在少数,借助音频技术,整个行业的发展有了新的突破提升。



与此同时,直播的红火,也在反向带动着音频技术的提升。热火的主播比拼,让主播及行业对设备的要求没有了上限。“直播行业对于硬件设备的要求在发展进步。”周志强补充道。

黑科技叱咤直播业

10月10日,在上海国际灯光音响展上,今日网红记者遇到YY一姐主播崔阿扎、以及大主播鸿涛。

在森然展区体验声卡、麦克风等产品时,崔阿扎介绍说,“我平时使用的是森然黑炮pro,产品的混响非常逼真,感觉很真实,而且对于主播来说,它的特效能够覆盖所有直播场景,而且只需要遥控器就能操作,非常方便。”



“昨日还在直播间体验过森然GD麦克风和播吧3套装,使用感非常惊艳。刚好接到品牌方邀请,所以我就来上海和大家见面了。”

技术颠覆行业的体验感,还展现在来来往往的游人上。见到现场演示声音修饰后,游客小丹直呼:“哈哈,我收拾一下也能出道了,有了黑科技,我也能叱咤直播平台。”



另外,值得破解的一个误区是,在多数人看来,直播声卡需要大量的调试和复杂连线,但实际上体验过后,发现“一个手机和一个魔笛麦克风”,其实就已经能够搭建一个专业直播间了。

和映客一样,森然对技术其实也有着长期的追求与前瞻性显现。

13年前,深圳创成微电子总经理周志强刚从校园毕业,长期通过网络聊天形式和同学交流,他逐渐觉得:“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未来人与人之间会更趋向于直播形态的交流。”

他有了做直播的想法,在和团队研究这个市场时,他发现直播类平台很多,直播硬件却没有品牌。

于是,他创办了品牌森然,专注研发生产手机声卡等直播硬件,不断优化音效算法,如美声、变声等,“进一步攻破技术障碍”。



自2014年下半年起,其内置芯片的麦克风、耳机、电脑等产品陆续推向市场。

2016年,正逢直播元年,经过与众多主播朋友的沟通,团队将产品功能简化,并新增了掌声、欢呼声等简单操作的动态功能,并在外观上改进,调整为为适合直播使用的外形。

在经过主播们的测试后,当年8月,周志强推出了森然播吧Ⅰ代,其集人声效果器、专业声卡、现场特效、手机耳放等功能于一身。涉及音乐、聊天、唱歌、直播四种应用场景,以满足用户的音频娱乐需求。

强功能性的利好,很快在主播群体中流行开来,往后,产品每个月的销量都在翻番,成为主播手中的利器。



周志强告诉今日网红,森然将继续加大研发力度,在音频领域做成行业标杆。同时,扩大森然的产品线,将其真正打造成一个直播硬件品牌。麦克风产品的改进以及个人K歌市场产品线的丰富,将是森然的的下阶段重点。

“主播最需要的还是一个麦克风。”直播与音频硬件,就像是互相融合,相互促进的物品。声卡等硬件的提升着直播,而直播则反过来拉高着硬件的上升空间。

硬件的下一战场:短视频?

从成立到现在,森然一共推出了四个系列的产品,包含移动声卡、K歌麦克风、直播声卡、监听耳机,全面覆盖直播行业硬件需求,成为主播们直播必不可少的直播品牌。

然而,随着行业形势的变化,今日网红发现,音频硬件也有了新的着力点。

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崛起,一时间让短视频行业迅速升温。无数网红爆红、微视高额补贴大战、公会蜂拥而至……

直播设备厂商嗅到了新的风口,短视频的蓝海,几乎成为了每个直播设备厂家的必争之地。



对于短视频,森然也是志在必得,他们通过声卡切入短视频,占有率在翻倍提升。

“短视频相当于短时间直播和短时间K歌的结合体,其本质还是美声,森然致力于直播和K歌市场几十年,在技术上足够专业和成熟,对比其他厂商有自己的。”周志强并不担心短视频,反而认为这是又一次的机会。

他的策略是这样的:首先通过短视频达人的背书引起关注,再通过平台导流和推荐,直接送达每个潜在用户。



同时,在产品形态上,森然也会有多元化展现,丰富到k歌耳机,录音棚,k歌机等等各种产品,但还未有针对短视频定制的产品。

“看是否有鲜明的走向,具体讲根据消费者使用情况来计划。”周志强表示,目前,森然所有的产品其实都可以支持短视频录制。

同时,他也不担心短视频会抢掉直播的风头。周志强看来,今年很多人在唱衰直播行业,但只要慢慢规范,稳定输出内容,将是长久不衰的行业。而K歌是森然根植之地,是所有行业中最低调最平稳发展的平台。



“未来,森然将持续K歌领域发展,并在直播及短视频领域深化品牌影响力,力求多方面的爆发,为大家带来更专业、更优质的设备体验,成为国民品牌。”周志强强调。

从K歌到直播,再到如今的短视频,强调技术性的音频硬件设备,推动着行业内一波接一波的浪潮。这波浪潮反过来也拉动着技术突破天花板,而在新技术下,达人们又有机会创造出更优质的视频内容。

这或许是技术与内容的最好关系了。

集中流量和资源,陌陌上线红人学院,短视频志在必得

Overseas 发表了文章 • 2018-10-13 09:25 • 来自相关话题

打造头部达人进入大批量自产阶段。

今年以来,各大平台达人打造高潮迭起。从各家开启的音乐人计划、平台直播学院,到近期热闹的主播师徒赛事。

各大平台的新人选拔扶持,在不断的升温提速当中。但对于陌陌而言,他们的红人制造似乎显得有些低调。

8月10日,陌陌上线红人学院,携洪小乔、惠子等平台一众头部主播,打造短视频拍摄王牌教学。

陌陌此番选择将资源聚集在短视频上,他们正试图完善“直播+短视频”生态闭环,为在更广的市场上争抢达人和用户厉兵秣马。

短视频成红人重点

“Hello大家好,非常荣幸来到今天的短视频小课堂,我是今天的小导师ViVi。”

“拍摄优质的短视频,不仅可以更好地带动我现有的粉丝,同时也可以吸引一批新的粉丝哦。”

“比如最近很火的话题,‘偷吃糖的萝莉’,我们可以通过在短视频里采用撒娇、卖萌等方式,来表现出自己最可爱的一面……”



在近期推出的《陌陌红人学院》课堂里,MOMO官方认证高颜值红人“ViVi”化身明星导师,现身说法短视频拍摄选择与技巧,向学员分享自己的拍摄心得。

当陌陌粉丝最高红人、明星导师“惠子”现身讲解时,也收获了相应的评论盛况与赞扬。



8月以来,《陌陌红人学院》已经推出了数期短视频拍摄教学课程,旨在通过内部教学,生产孵化出短视频、直播、商业化三大领域的全平台红人,通过红人将流量与营收回馈到陌陌平台本身。

有意思的是,在一共40期的课程中,短视频、直播、商业化三大课程虽然并驾齐驱,但短视频内容占据了绝大多数课时。



这一点上,陌陌红人学院与其他平台早前推出的红人打造,实际上要更为全面。

相对于直播教学的酷狗直播、录制视频课程教学的映客学院,以及干脆将教学丢向线下的花椒,陌陌在教学形式上综合融合了直播+短视频,并且配合今年陌陌在短视频领域的发力,将目标定位打造全平台红人。



在短视频教学上,陌陌集结了一姐洪小乔、粉丝最高红人惠子、高颜值红人ViVi,才艺最多红人童贞等四大导师;直播教学上,集结了情感电台达人小狼、影视舞蹈双栖达人舒舒;商业化上,陌陌则集结了电商达人牛牛、全能才艺达人点点。

这八大导师在站内的标签特长各异,并且不乏在全网影响力十足的导师现身,借助导师的超高影响力,陌陌红人学院与学员主播的关注度也大幅提升。



在课程教学上,陌陌红人学院也相对比较密集,每周三官方直播进行教学与回放;每周二或周五更新教学短视频;不定期更新明星导师教学短视频。较为密集的课程,为学员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学习物料。

参与学习的学员,可以获得优质学员身份标识,推荐曝光机会、限量陌陌大礼包等多种福利。

豪华导师阵容、多样化教学、丰厚福利赠送,陌陌在达人自产的投入力度可见一斑。



开课不足一月,学院课程的效应开始显现,不少新人获得了明显的进步。在官方挑选出的学员创意作品里,各色标签与风格的优秀短视频作品,均收获了不俗的播放量。

其中,9月1日,由学员“安猪拉”拍摄的“我要带你去远方”视频,斩获了119万的高播放量。

集中流量资源

在资本遇冷、用户审美出现疲劳情形下,内容创新成为各大平台的趋势。为了进一步争夺用户,陌陌在造星计划上可谓投入不少。

从今年火热开展的音乐人计划与师徒制赛事,再到如今力推大壮登上《中国[b]好声音》与《幻乐之城》舞台,[/b]平台头部的打造成为了陌陌平台当前策略的重中之重。



此形势下,陌陌红人学院的意义在于,从零开始,培养短视频达人与主播,着眼于为平台生产种子选手。

在风格化的导师与多样化教学下,这些具备各种特色的学员,不仅为平台吸引了一波流量,更为后续的头部达人乃至造星提供了后备军。

究竟如何培养种子选手?

陌陌的选择显得更有目的性,对比直播,短视频流量吸引力十足,容易产生爆款,其带火红人的能力早在“摩登兄弟”“代古拉k”等人身上得到了验证。

同时,陌陌短视频红人体系的构建,寄望带火学员的同时,也为平台的用户拉新与留存提供了多重利好。

自课程开始,陌陌的教学总体循序渐进,从最初的“我能拍什么短视频”,到“如何根据粉丝去拍视频”“如何搭上热门顺风车”“爆款视频的标题如何get”,最新的教学为“如何实现快速涨粉”。



围绕粉丝特性拍摄、搭上热门快车、凸显才艺侧、拍摄技巧……陌陌红人学院的短视频教学丰富而多样,贴合了短视频爆款的诸多特性。

同时,针对当前容易出现的短视频违规现象,学院也专门推出了“短视频拍摄扫雷攻略”,助力新人规避风险。

精彩的短视频教学视频,显然俘获了不少用户与学员的观摩学习。每周一更的教学短视频,播放量基本都在数万级别,其中明星导师的ViVi等人的教学视频,播放量基本在数十万级别。

“陌陌目前的战略布局,是打造短视频和直播的生态闭环。”陌陌红人学院项目负责人向今日网红表示。



在此过程中,不仅学员可以享受到学院优质内容流量和资源,优质的头部达人也可以得到更好资源扶持,避免流失的同时增加了对平台的粘性。

项目负责人表示:“借助短视频迅速涨粉,而后续直播教学,是帮助红人做一个能够变现与稳定发展的主播,最后通过商业化技巧教学,实现红人的商业变现。”

最终,“集中流量和资源,打造平台头部”,这是陌陌想要达成的目标。

 短视频野心

对于主营业务为直播的陌陌来说,打赏收入是陌陌主要的营收来源。但在打赏之余,陌陌正在挖掘更多场景的付费。

这一点在第二季度财报上得到体现:2018年第二季度,陌陌平台增值服务付费用户数为530万(上一年同期为450万)。增值业务营收达到3.52亿元人民币之多,同比增长124%。

其中,财报电话会议验证,非直播的视频付费,将是陌陌之后重点挖掘的一个方向。

短视频是陌陌新的挖掘场景选择,构建短视频与直播的生态闭环,推进双侧共同发展,对打造陌陌平台流量、收入、流量的良性循环有着重大意义。

在直播平台群投短视频背景下,陌陌今年在短视频注入了大量资源,曾经说过“短视频不是重点”的陌陌,在短视频领域上的投入令人耳目一新。

一直以来,直播平台内的短视频都是相对“鸡肋”的存在,仅被视作工具使用,尽管各大平台在试图握住这一新的趋势,但鲜有成功者。显然,陌陌在尝试做第一个吃到螃蟹的人。

今年6月份,陌陌一口气推出了“谁说”“超有梗”两款风格迥异的短视频产品,两款产品针对了不同的垂直领域,内容上不像五花八门的抖音,也不同快手那般接地气,似乎有些不合主流。

但综合而言,产品的社交属性依旧浓郁,“跟拍”“跟答”等功能的推出,让创作者和用户之间可以更加直接地产生互动。



这样来看,这两款短视频产品的流量吸引力并不强,但不以流量为导向,强调品牌的“社交性”,正是陌陌的策略性的显现。

事实上,自2016年推出短视频功能,点击“同城视频”“附近的人”等板块,视频下方均会显示距离,短视频功能似乎一直是为社交服务的。

对比其他大牌短视频平台,陌陌的声音其实并不响亮,但其主线却更加清晰,目的也显得十分明确:强调与其他业务线的融合、联动,从而推动整个陌陌稳定发展。



不仅是主打社交的“谁说”与“超有梗”短视频应用,现今热火的陌陌红人学院,在教学方式上也体现着业务上的联动与融合:

通过直播的方式进行短视频教学,发动平台主播教学,体现的正是闭环的构造程序,重点发挥直播与短视频融合的效应,以直播带动短视频的延伸。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陌陌的决心显然是坚定的。

据悉,在后续的课程中,陌陌红人学院还会推出线下互动课程,进行线下拍摄的指导教学工作,以确保短视频达人的良性发展。

在直播领域占据寡头优势的陌陌,用自己独有的方式,讲起了短视频的新故事。谁将把握机会,成为下一个惠子呢? 查看全部
打造头部达人进入大批量自产阶段。

今年以来,各大平台达人打造高潮迭起。从各家开启的音乐人计划、平台直播学院,到近期热闹的主播师徒赛事。

各大平台的新人选拔扶持,在不断的升温提速当中。但对于陌陌而言,他们的红人制造似乎显得有些低调。

8月10日,陌陌上线红人学院,携洪小乔、惠子等平台一众头部主播,打造短视频拍摄王牌教学。

陌陌此番选择将资源聚集在短视频上,他们正试图完善“直播+短视频”生态闭环,为在更广的市场上争抢达人和用户厉兵秣马。

短视频成红人重点

“Hello大家好,非常荣幸来到今天的短视频小课堂,我是今天的小导师ViVi。”

“拍摄优质的短视频,不仅可以更好地带动我现有的粉丝,同时也可以吸引一批新的粉丝哦。”

“比如最近很火的话题,‘偷吃糖的萝莉’,我们可以通过在短视频里采用撒娇、卖萌等方式,来表现出自己最可爱的一面……”



在近期推出的《陌陌红人学院》课堂里,MOMO官方认证高颜值红人“ViVi”化身明星导师,现身说法短视频拍摄选择与技巧,向学员分享自己的拍摄心得。

当陌陌粉丝最高红人、明星导师“惠子”现身讲解时,也收获了相应的评论盛况与赞扬。



8月以来,《陌陌红人学院》已经推出了数期短视频拍摄教学课程,旨在通过内部教学,生产孵化出短视频、直播、商业化三大领域的全平台红人,通过红人将流量与营收回馈到陌陌平台本身。

有意思的是,在一共40期的课程中,短视频、直播、商业化三大课程虽然并驾齐驱,但短视频内容占据了绝大多数课时。



这一点上,陌陌红人学院与其他平台早前推出的红人打造,实际上要更为全面。

相对于直播教学的酷狗直播、录制视频课程教学的映客学院,以及干脆将教学丢向线下的花椒,陌陌在教学形式上综合融合了直播+短视频,并且配合今年陌陌在短视频领域的发力,将目标定位打造全平台红人。



在短视频教学上,陌陌集结了一姐洪小乔、粉丝最高红人惠子、高颜值红人ViVi,才艺最多红人童贞等四大导师;直播教学上,集结了情感电台达人小狼、影视舞蹈双栖达人舒舒;商业化上,陌陌则集结了电商达人牛牛、全能才艺达人点点。

这八大导师在站内的标签特长各异,并且不乏在全网影响力十足的导师现身,借助导师的超高影响力,陌陌红人学院与学员主播的关注度也大幅提升。



在课程教学上,陌陌红人学院也相对比较密集,每周三官方直播进行教学与回放;每周二或周五更新教学短视频;不定期更新明星导师教学短视频。较为密集的课程,为学员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学习物料。

参与学习的学员,可以获得优质学员身份标识,推荐曝光机会、限量陌陌大礼包等多种福利。

豪华导师阵容、多样化教学、丰厚福利赠送,陌陌在达人自产的投入力度可见一斑。



开课不足一月,学院课程的效应开始显现,不少新人获得了明显的进步。在官方挑选出的学员创意作品里,各色标签与风格的优秀短视频作品,均收获了不俗的播放量。

其中,9月1日,由学员“安猪拉”拍摄的“我要带你去远方”视频,斩获了119万的高播放量。

集中流量资源

在资本遇冷、用户审美出现疲劳情形下,内容创新成为各大平台的趋势。为了进一步争夺用户,陌陌在造星计划上可谓投入不少。

从今年火热开展的音乐人计划与师徒制赛事,再到如今力推大壮登上《中国[b]好声音》与《幻乐之城》舞台,[/b]平台头部的打造成为了陌陌平台当前策略的重中之重。



此形势下,陌陌红人学院的意义在于,从零开始,培养短视频达人与主播,着眼于为平台生产种子选手。

在风格化的导师与多样化教学下,这些具备各种特色的学员,不仅为平台吸引了一波流量,更为后续的头部达人乃至造星提供了后备军。

究竟如何培养种子选手?

陌陌的选择显得更有目的性,对比直播,短视频流量吸引力十足,容易产生爆款,其带火红人的能力早在“摩登兄弟”“代古拉k”等人身上得到了验证。

同时,陌陌短视频红人体系的构建,寄望带火学员的同时,也为平台的用户拉新与留存提供了多重利好。

自课程开始,陌陌的教学总体循序渐进,从最初的“我能拍什么短视频”,到“如何根据粉丝去拍视频”“如何搭上热门顺风车”“爆款视频的标题如何get”,最新的教学为“如何实现快速涨粉”。



围绕粉丝特性拍摄、搭上热门快车、凸显才艺侧、拍摄技巧……陌陌红人学院的短视频教学丰富而多样,贴合了短视频爆款的诸多特性。

同时,针对当前容易出现的短视频违规现象,学院也专门推出了“短视频拍摄扫雷攻略”,助力新人规避风险。

精彩的短视频教学视频,显然俘获了不少用户与学员的观摩学习。每周一更的教学短视频,播放量基本都在数万级别,其中明星导师的ViVi等人的教学视频,播放量基本在数十万级别。

“陌陌目前的战略布局,是打造短视频和直播的生态闭环。”陌陌红人学院项目负责人向今日网红表示。



在此过程中,不仅学员可以享受到学院优质内容流量和资源,优质的头部达人也可以得到更好资源扶持,避免流失的同时增加了对平台的粘性。

项目负责人表示:“借助短视频迅速涨粉,而后续直播教学,是帮助红人做一个能够变现与稳定发展的主播,最后通过商业化技巧教学,实现红人的商业变现。

最终,“集中流量和资源,打造平台头部”,这是陌陌想要达成的目标。

 短视频野心

对于主营业务为直播的陌陌来说,打赏收入是陌陌主要的营收来源。但在打赏之余,陌陌正在挖掘更多场景的付费。

这一点在第二季度财报上得到体现:2018年第二季度,陌陌平台增值服务付费用户数为530万(上一年同期为450万)。增值业务营收达到3.52亿元人民币之多,同比增长124%。

其中,财报电话会议验证,非直播的视频付费,将是陌陌之后重点挖掘的一个方向。

短视频是陌陌新的挖掘场景选择,构建短视频与直播的生态闭环,推进双侧共同发展,对打造陌陌平台流量、收入、流量的良性循环有着重大意义。

在直播平台群投短视频背景下,陌陌今年在短视频注入了大量资源,曾经说过“短视频不是重点”的陌陌,在短视频领域上的投入令人耳目一新。

一直以来,直播平台内的短视频都是相对“鸡肋”的存在,仅被视作工具使用,尽管各大平台在试图握住这一新的趋势,但鲜有成功者。显然,陌陌在尝试做第一个吃到螃蟹的人。

今年6月份,陌陌一口气推出了“谁说”“超有梗”两款风格迥异的短视频产品,两款产品针对了不同的垂直领域,内容上不像五花八门的抖音,也不同快手那般接地气,似乎有些不合主流。

但综合而言,产品的社交属性依旧浓郁,“跟拍”“跟答”等功能的推出,让创作者和用户之间可以更加直接地产生互动。



这样来看,这两款短视频产品的流量吸引力并不强,但不以流量为导向,强调品牌的“社交性”,正是陌陌的策略性的显现。

事实上,自2016年推出短视频功能,点击“同城视频”“附近的人”等板块,视频下方均会显示距离,短视频功能似乎一直是为社交服务的。

对比其他大牌短视频平台,陌陌的声音其实并不响亮,但其主线却更加清晰,目的也显得十分明确:强调与其他业务线的融合、联动,从而推动整个陌陌稳定发展。



不仅是主打社交的“谁说”与“超有梗”短视频应用,现今热火的陌陌红人学院,在教学方式上也体现着业务上的联动与融合:

通过直播的方式进行短视频教学,发动平台主播教学,体现的正是闭环的构造程序,重点发挥直播与短视频融合的效应,以直播带动短视频的延伸。

为了达成这一目的,陌陌的决心显然是坚定的。

据悉,在后续的课程中,陌陌红人学院还会推出线下互动课程,进行线下拍摄的指导教学工作,以确保短视频达人的良性发展。

在直播领域占据寡头优势的陌陌,用自己独有的方式,讲起了短视频的新故事。谁将把握机会,成为下一个惠子呢?

陌陌主播大壮上热搜之后

OkTrends 发表了文章 • 2018-10-10 20:53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不是大壮第一次上热搜。

在国庆期间播出的《幻乐之城》11期中,陌陌歌手大壮与郁可唯搭档出演《我还记得》。这是继《中国好声音》后,大壮第二次因为节目表现上热搜。

这档由陌陌冠名播出的综艺,被寄予“电视节目新物种”的期望。节目总监梁翘柏把《幻乐之城》比作一次代价昂贵的尝试。

实际上,对于陌陌和大壮来说,也同样如此。社交、娱乐、直播、造星···多种元素碰撞下的陌陌与《幻乐之城》,究竟能否给市场带来不一样的模式思考?

一、热搜与热议

出演《幻乐之城》后,大壮再次上了热搜。

大壮团队成员在朋友圈发出截图,表示这已经是大壮第二次上热搜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大壮上热搜,却多少带着些热议。



10月5日的《幻乐之城》中,大壮与郁可唯合作表演作品《我还记得》。这是一部讲述母子情深、中老年人阿尔兹海默症的作品。

有网友指出,这部作品也是根据大壮的亲身经历改编,节目中的音乐作品《我所有的思念》也是大壮为其母亲所作。



节目播出后,热搜上对大壮却并不友好。有趣的是,大众对大壮的指责更多来自于他对节目内容的争取,在他们看来“不太礼貌”、“太过强硬”。

这种热议,实际上也印证了主播与主流舞台之间仍旧存在一定的“冲突”。导演甚至开玩笑形容大壮是:“感觉就像是坏人走进了敬老院。”



但问题是,这种冲突实际也相当合理。
与大壮同台的郁可唯,当年也是通过超级女生出道。这档被称为草根选秀的节目,在当时也同样备受争议。

当批评网红主播、网络歌手成为某种正确之后,也恰恰证明了直播造星的可塑性。

当直播和主播通过快速增长的流量和媒体曝光进入大众视野中时,观众还没有做好完全接受的准备。而这种差距,也需要大壮这样的头部主播去带动。

与热搜对大壮的指责不同,大壮在陌陌直播上拥有相当的人气,粉丝量103万、节目结束后大壮的直播观看达到33万人次 。



“实际上,大壮的热搜与热议,也是节目社交讨论的一个体现”,直播PGC节目制作团队负责人成鹏对小红说道,“这种冲突,也反映了大壮本身有一定的曝光度和讨论度。”

而无论如何,对于陌陌和大壮来说,《幻乐之城》都是一场值得的“冒险”。

二、昂贵的尝试

今年尤其是下半年,互联网视频视频产品几乎承包了湖南卫视的综艺冠名。

主持人们的口播不再是洗衣液、面膜、手机,取而代之的是“下载xxx”、“打开xxx APP”、“在xx发现好玩视频 ”····
 
湖南卫视的夏季节目中,除了陌陌的《幻乐之城》,还有抖音赞助《快乐大本营》、美拍《中餐厅》、以及最近开播的微视《快乐哆来咪》。

这其中,陌陌的《幻乐之城》堪称湖南卫视的“豪华配置”。

王菲首个常驻综艺、当家花旦何炅主持、梁翘柏及洪涛担任总监,加上3亿投资、6000平米录音棚,800名工作人员···这其中哪个元素领单独拎出来,都可以成为其他节目所望不及的顶配资源。



也正因如此,梁翘柏把《幻乐之城》比作一次代价昂贵的尝试。

这样的豪华配置,当然和节目的期待度成正比。梁翘柏希望“把音乐、电影、现场结合在一起,把一气呵成的音乐现场,用电影的呈现手法直播出来。”

而上一次梁翘柏把音乐和直播相结合进行尝试的节目,恰恰就是其在陌陌任职期间推出的《陌陌现场》。

这档节目不仅在当时创造了优质的直综PGC尝试,还为陌陌带来了第一批优质的音乐主播及观众。也为后期陌陌推出“陌陌音乐计划”埋下了优秀的基因。

“对于我来说,我和陌陌就相当于一条河的两岸,我们都有兴趣往对方的方向尝试,那我们就是互通的。”梁翘柏说。

 梁翘柏所说的“互通”实际并不难理解,通过幻乐之城,可以看出双方对于内容、直播、娱乐、社交等的理解和需求相同。



这一点,也在陌陌的财报会议中得以体现。

冠名《幻乐之城》的原因,唐岩解释得很清楚——

“第一,通过与这档高端综艺节目的深度绑定,来提升陌陌公司的品牌形象;第二,综艺节目当中会有主播和其他直播元素的深度植入。通过推送主播登上湖南卫视与一线艺人同台演出,推广直播这种新型的娱乐方式。”

唐岩用了“推广直播”这个词,实际上和李学凌的观点也算不谋而同。直播是最高的内容形式,但在此前,直播依旧需要长视频和短视频做为铺垫。

换言之,大众对直播的接受度和理解度还需要再上升一个档次——目前,大众仅仅认可直播的爆发;但还未认可直播也可以有优质内容,未认可直播能成为日常生活工作中的内容承载媒介之一,也没能理解直播也能具备社交、娱乐属性。



但这种推广,不应该是硬塞给观众。

选择《幻乐之城》,实际上就是基于直播元素与节目的契合点。双方都是通过即时演出、直播、唱演结合的形式去展现内容。

而让观众“理解直播的即时性与失误”、“直播的感官体验及参与感”、“直播也有高品质内容”等等都是双方的共同诉求。

除此之外,在节目中,陌陌除了有口播、产品摆放、道具等常规权益,节目中通过沈梦辰的短片、陌陌礼物抽资源等方式,让观众对陌陌的附近交友有了更深的印象和理解。



 就这样,得益于双方的契合,节目的植入很巧妙,推广效果也能更好。

“我们通过《幻乐之城》获取了一批年轻用户流量”,在陌陌Q2财报中,陌陌指出节目社交讨论度高,通过节目有望获取23岁以下的年轻用户。

 三、拒绝快消品
 
如果你仔细观察大壮的微博,你会发现今年的大壮,微博内容不再是去年的各地巡演宣传,而更多的是与其相关的节目资源推广、打歌等等。

当大壮及其团队明白,消耗爆红只能获得短期的利益,也就有了今年大壮在更高和更多舞台上的尝试——

歌曲上,推出了《差一步》、《赌》、《本色英雄》、《斗米情歌》、《我所有的思念》等多首单曲;

节目上,上央视、地方卫视春晚,此前更是通过《中国好声音》成为了战队学员;

此外,还和谭咏麟、费玉清、张宇、曾志伟、萧敬腾、韩庚、邓紫棋等明星同台演出。



这种变化,实际上也直播造星模式的变化。

或许是受直播即时打赏的影响,直播圈的公会及主播格外讲求“利益”,而且必须是快速的、可见的利益。

这种思维方式,一度也影响着公会及平台对素人打造模式的理解。他们渴望通过某个事件引爆市场,并在主播最红的时候迅速榨干其变现能力。

在以往很多人的认知中,网红和主播,的确属于快速消费品系列。但如今,素人们拥有的渠道、认可度都大幅提升,优质的素人和内容会被大众和市场筛选出来并留下。

papi酱刚走红的春节,很多人断言她不会红太久。但事实是,她通过短视频、综艺、互动营销等多种方式不断刷新大众对她的认知,也在变现和商业模式上不断探索。

大壮、冯提莫、摩登兄弟的走红,更是让很多主播意识到,提升自身品牌价值的重要性。换言之,一夜爆红是暂时的,一曲成名是不够的。



与之相反,陌陌对于主播的造星打造,一向是长期性、定制化、覆盖广的模式。

“陌陌希望沉淀更多主播”,成鹏说道,“头部主播有头部主播的资源和玩法,中小型主播也有他们的上升路径,这也是很多公会和主播选择陌陌的原因。”

这样的说法也得到陌陌公会长森哥的印证。他告诉小红,陌陌的赚钱方式“比较均匀”,大公会可以打榜,中小公会也可以通过相亲交友、游戏等方式赚钱,“让大家都有钱赚,都能公平地赚。”

以《幻乐之城》为例,大壮享受的是成为“唱演嘉宾”的顶级资源,而张鑫磊和点点妹子则变身助演嘉宾,参与演绎了宋祖儿、侯明昊的作品《启程》。



再到此前推出的“陌陌音乐计划”。这个联合BMG、太合音乐、华谊音乐、乐华娱乐四大音乐集团的音乐计划,不仅投入千万资金,更是覆盖了大中小主播,为主播出专辑、制作个人金曲、开线下演唱会等。

据悉,目前陌陌音乐计划已经推进到第三季,而大壮在节目中所唱的《我所有的思念》也真是该计划的成果。



“我们的电视市场、互联网综艺市场很大,它有足够的空间给观众去接受新的事物,这是国外没有的,韩国的市场其实很小,其他国家的市场也很小。”梁翘柏曾如此说道,“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多想一些不同的新的形式,来做一个我们中国的电视模式。”

同样的,相比成熟的传统娱乐产业以及国外市场,直播的娱乐市场、造星市场也同样空间很大。

“大家不应该因为这种差距而心生退缩,实际上,这样的差距就是追赶的机会”,成鹏说道,“谁先做出成熟且可复制的模式,谁就可以成功。对于大公司和目前的市场来说,早期的尝试无论怎样都不为过。” 查看全部
这不是大壮第一次上热搜。

在国庆期间播出的《幻乐之城》11期中,陌陌歌手大壮与郁可唯搭档出演《我还记得》。这是继《中国好声音》后,大壮第二次因为节目表现上热搜。

这档由陌陌冠名播出的综艺,被寄予“电视节目新物种”的期望。节目总监梁翘柏把《幻乐之城》比作一次代价昂贵的尝试。

实际上,对于陌陌和大壮来说,也同样如此。社交、娱乐、直播、造星···多种元素碰撞下的陌陌与《幻乐之城》,究竟能否给市场带来不一样的模式思考?

一、热搜与热议

出演《幻乐之城》后,大壮再次上了热搜。

大壮团队成员在朋友圈发出截图,表示这已经是大壮第二次上热搜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大壮上热搜,却多少带着些热议。



10月5日的《幻乐之城》中,大壮与郁可唯合作表演作品《我还记得》。这是一部讲述母子情深、中老年人阿尔兹海默症的作品。

有网友指出,这部作品也是根据大壮的亲身经历改编,节目中的音乐作品《我所有的思念》也是大壮为其母亲所作。



节目播出后,热搜上对大壮却并不友好。有趣的是,大众对大壮的指责更多来自于他对节目内容的争取,在他们看来“不太礼貌”、“太过强硬”。

这种热议,实际上也印证了主播与主流舞台之间仍旧存在一定的“冲突”。导演甚至开玩笑形容大壮是:“感觉就像是坏人走进了敬老院。”



但问题是,这种冲突实际也相当合理。
与大壮同台的郁可唯,当年也是通过超级女生出道。这档被称为草根选秀的节目,在当时也同样备受争议。

当批评网红主播、网络歌手成为某种正确之后,也恰恰证明了直播造星的可塑性。

当直播和主播通过快速增长的流量和媒体曝光进入大众视野中时,观众还没有做好完全接受的准备。而这种差距,也需要大壮这样的头部主播去带动。

与热搜对大壮的指责不同,大壮在陌陌直播上拥有相当的人气,粉丝量103万、节目结束后大壮的直播观看达到33万人次 。



“实际上,大壮的热搜与热议,也是节目社交讨论的一个体现”,直播PGC节目制作团队负责人成鹏对小红说道,“这种冲突,也反映了大壮本身有一定的曝光度和讨论度。”

而无论如何,对于陌陌和大壮来说,《幻乐之城》都是一场值得的“冒险”。

二、昂贵的尝试

今年尤其是下半年,互联网视频视频产品几乎承包了湖南卫视的综艺冠名。

主持人们的口播不再是洗衣液、面膜、手机,取而代之的是“下载xxx”、“打开xxx APP”、“在xx发现好玩视频 ”····
 
湖南卫视的夏季节目中,除了陌陌的《幻乐之城》,还有抖音赞助《快乐大本营》、美拍《中餐厅》、以及最近开播的微视《快乐哆来咪》。

这其中,陌陌的《幻乐之城》堪称湖南卫视的“豪华配置”。

王菲首个常驻综艺、当家花旦何炅主持、梁翘柏及洪涛担任总监,加上3亿投资、6000平米录音棚,800名工作人员···这其中哪个元素领单独拎出来,都可以成为其他节目所望不及的顶配资源。



也正因如此,梁翘柏把《幻乐之城》比作一次代价昂贵的尝试。

这样的豪华配置,当然和节目的期待度成正比。梁翘柏希望“把音乐、电影、现场结合在一起,把一气呵成的音乐现场,用电影的呈现手法直播出来。”

而上一次梁翘柏把音乐和直播相结合进行尝试的节目,恰恰就是其在陌陌任职期间推出的《陌陌现场》。

这档节目不仅在当时创造了优质的直综PGC尝试,还为陌陌带来了第一批优质的音乐主播及观众。也为后期陌陌推出“陌陌音乐计划”埋下了优秀的基因。

“对于我来说,我和陌陌就相当于一条河的两岸,我们都有兴趣往对方的方向尝试,那我们就是互通的。”梁翘柏说。

 梁翘柏所说的“互通”实际并不难理解,通过幻乐之城,可以看出双方对于内容、直播、娱乐、社交等的理解和需求相同。



这一点,也在陌陌的财报会议中得以体现。

冠名《幻乐之城》的原因,唐岩解释得很清楚——

“第一,通过与这档高端综艺节目的深度绑定,来提升陌陌公司的品牌形象;第二,综艺节目当中会有主播和其他直播元素的深度植入。通过推送主播登上湖南卫视与一线艺人同台演出,推广直播这种新型的娱乐方式。”

唐岩用了“推广直播”这个词,实际上和李学凌的观点也算不谋而同。直播是最高的内容形式,但在此前,直播依旧需要长视频和短视频做为铺垫。

换言之,大众对直播的接受度和理解度还需要再上升一个档次——目前,大众仅仅认可直播的爆发;但还未认可直播也可以有优质内容,未认可直播能成为日常生活工作中的内容承载媒介之一,也没能理解直播也能具备社交、娱乐属性。



但这种推广,不应该是硬塞给观众。

选择《幻乐之城》,实际上就是基于直播元素与节目的契合点。双方都是通过即时演出、直播、唱演结合的形式去展现内容。

而让观众“理解直播的即时性与失误”、“直播的感官体验及参与感”、“直播也有高品质内容”等等都是双方的共同诉求。

除此之外,在节目中,陌陌除了有口播、产品摆放、道具等常规权益,节目中通过沈梦辰的短片、陌陌礼物抽资源等方式,让观众对陌陌的附近交友有了更深的印象和理解。



 就这样,得益于双方的契合,节目的植入很巧妙,推广效果也能更好。

“我们通过《幻乐之城》获取了一批年轻用户流量”,在陌陌Q2财报中,陌陌指出节目社交讨论度高,通过节目有望获取23岁以下的年轻用户。

 三、拒绝快消品
 
如果你仔细观察大壮的微博,你会发现今年的大壮,微博内容不再是去年的各地巡演宣传,而更多的是与其相关的节目资源推广、打歌等等。

当大壮及其团队明白,消耗爆红只能获得短期的利益,也就有了今年大壮在更高和更多舞台上的尝试——

歌曲上,推出了《差一步》、《赌》、《本色英雄》、《斗米情歌》、《我所有的思念》等多首单曲;

节目上,上央视、地方卫视春晚,此前更是通过《中国好声音》成为了战队学员;

此外,还和谭咏麟、费玉清、张宇、曾志伟、萧敬腾、韩庚、邓紫棋等明星同台演出。



这种变化,实际上也直播造星模式的变化。

或许是受直播即时打赏的影响,直播圈的公会及主播格外讲求“利益”,而且必须是快速的、可见的利益。

这种思维方式,一度也影响着公会及平台对素人打造模式的理解。他们渴望通过某个事件引爆市场,并在主播最红的时候迅速榨干其变现能力。

在以往很多人的认知中,网红和主播,的确属于快速消费品系列。但如今,素人们拥有的渠道、认可度都大幅提升,优质的素人和内容会被大众和市场筛选出来并留下。

papi酱刚走红的春节,很多人断言她不会红太久。但事实是,她通过短视频、综艺、互动营销等多种方式不断刷新大众对她的认知,也在变现和商业模式上不断探索。

大壮、冯提莫、摩登兄弟的走红,更是让很多主播意识到,提升自身品牌价值的重要性。换言之,一夜爆红是暂时的,一曲成名是不够的。



与之相反,陌陌对于主播的造星打造,一向是长期性、定制化、覆盖广的模式。

“陌陌希望沉淀更多主播”,成鹏说道,“头部主播有头部主播的资源和玩法,中小型主播也有他们的上升路径,这也是很多公会和主播选择陌陌的原因。”

这样的说法也得到陌陌公会长森哥的印证。他告诉小红,陌陌的赚钱方式“比较均匀”,大公会可以打榜,中小公会也可以通过相亲交友、游戏等方式赚钱,“让大家都有钱赚,都能公平地赚。”

以《幻乐之城》为例,大壮享受的是成为“唱演嘉宾”的顶级资源,而张鑫磊和点点妹子则变身助演嘉宾,参与演绎了宋祖儿、侯明昊的作品《启程》。



再到此前推出的“陌陌音乐计划”。这个联合BMG、太合音乐、华谊音乐、乐华娱乐四大音乐集团的音乐计划,不仅投入千万资金,更是覆盖了大中小主播,为主播出专辑、制作个人金曲、开线下演唱会等。

据悉,目前陌陌音乐计划已经推进到第三季,而大壮在节目中所唱的《我所有的思念》也真是该计划的成果。



“我们的电视市场、互联网综艺市场很大,它有足够的空间给观众去接受新的事物,这是国外没有的,韩国的市场其实很小,其他国家的市场也很小。”梁翘柏曾如此说道,“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多想一些不同的新的形式,来做一个我们中国的电视模式。”

同样的,相比成熟的传统娱乐产业以及国外市场,直播的娱乐市场、造星市场也同样空间很大。

“大家不应该因为这种差距而心生退缩,实际上,这样的差距就是追赶的机会”,成鹏说道,“谁先做出成熟且可复制的模式,谁就可以成功。对于大公司和目前的市场来说,早期的尝试无论怎样都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