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

投资

从5美元赚到1亿美元,他的赚钱秘诀是这8点

Applealmond 发表了文章 • 2019-10-19 07:30 • 来自相关话题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分享的书是《股票作手回忆录》。 
 
本书作者是被誉为“百年美股第一人”的杰西·利弗莫尔。他14岁用5美元开始炒股,15岁赚到第一个1000美元,20岁赚到第一个10000美元,30岁赚到第一个100万美元,52岁在股市中获利1亿美元。本书讲述了这位有史以来最出色的股票投资人波澜起伏的精彩投资生涯。 利弗莫尔用自己一生的投资生涯定下了规则,只不过,定规则容易,守规则难。在起起落落的投资生涯中,每次严重亏损,无一不是破坏了自己的规则。所以,投资成功的原则其实很简单:人们总会犯与过去一样的错误,如果你不犯错,按照规则行事,就能赢到最后。 今天,我们为你分享利弗莫尔的8个投资原则: 
 
001 独立。
 
利弗莫尔说:“孤独是投资者的宿命。”这句话不是说投资者注定孤独一生,而是要独立思考。有一次,他准确地解读了行情,也在极佳的位置进行了交易,却因为一位朋友的“好心”提醒而动摇了自己的决心。结果不但没赚到钱,反而导致了亏损。不过,独立并不是要忽视所有人的建议,而是要有自己的交易逻辑,不因为旁人的消息而轻易动摇。毕竟,靠别人的消息,赚了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你还在市场,总有一天会亏回去。
 
002 顺势。
 
投资与赌博的最大区别在于是否拥有大局观,大局观的表现在于能否顺势而为。通常来说,股市的行情可以分为震荡与趋势,震荡就是在某个价格区间来回波动,趋势就是在一段时间内的单方向涨或跌。实际上,股市80%的时间都处于震荡中,因此,只有20%的趋势行情能够让我们真正赚到钱。当趋势来临后,不需要去探究涨跌的原因,跟着趋势走就够了。 
 
003 果敢。
 
有句话是“艺高人胆大”,意思是胆量并非来自天生,而是来自于你对技艺的熟练程度。在股市上,胆量则来自于你的独立思考、交易规则以及对趋势的判断。有了上面三点做基础,机会来临时,才能把握这20%的赚钱行情。 
 
004 耐心。
 
股市中能判断出趋势的人不少,但是真正赚钱的却不多。这是因为市场需要时间,走出趋势更需要一个过程。在此期间,有无数的消息和波动会影响你的判断。正因如此,很多人虽然判断对了,却没有耐心等到行情出现,自然不会赚到钱。如果你觉得自己判断没错,就要有勇气坚持自己的判断,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结果的出现。 
 
005 时机。
 
股市中把握时机非常关键,因为在错误的时间做对的事情也十分致命。利弗莫尔曾抓住了一次趋势,却因为操之过急,在趋势真正开始前过早进入市场,一次性全部买入,结果在最后一次剧烈波动中破产归零。因此,判断出趋势并不够,还要选择入场时机,如果无法准确判断时机,至少分批次入场,将风险降到最低。 
 
006 知足。
 
股市中有“七亏两平一赚”的说法,也就是说,不管盈利多少,只要你有利润,就已经跑赢了90%的人。股市的趋势行情往往由鱼头、鱼肚、鱼尾三个阶段组成。鱼头行情就是趋势刚开始的一段,由于不好区分,所以很难把握。鱼尾行情往往伴随着剧烈震荡,风险比较高。因此,趋势出现后再入场,感觉不对就立即止盈离场,赚多赚少都知足,才能在股市上活得更久。 
 
007 止损。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世界上最资深的投资者,正确率也只不过堪堪50%而已。他们能够赚钱,只不过是在做对时赚得多,做错时亏得少罢了。要做到这一点,严格止损十分重要。因为账户里的数字增减会告诉你对错,万一错了就立刻止损,重新找机会再入场就是了。 
 
008 生活。
 
利弗莫尔只会在上午10点至下午3点之间炒股,其余时间都用来陪伴家人与享受生活。此外,他还保持着健康的生活习惯,早睡早起、适度饮酒、定期健身,因为他觉得不健康的身心状态会影响自身的交易判断。得益于这些好习惯,他才能成长为出色的股票大作手。 
 
总结一下,利弗莫尔的投资原则其实与我们工作、生活的原则很相近。我们在做决策时,不妨回过头来看看这八条原则,做出更清醒的决策。  查看全部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分享的书是《股票作手回忆录》。 
 
本书作者是被誉为“百年美股第一人”的杰西·利弗莫尔。他14岁用5美元开始炒股,15岁赚到第一个1000美元,20岁赚到第一个10000美元,30岁赚到第一个100万美元,52岁在股市中获利1亿美元。本书讲述了这位有史以来最出色的股票投资人波澜起伏的精彩投资生涯。 利弗莫尔用自己一生的投资生涯定下了规则,只不过,定规则容易,守规则难。在起起落落的投资生涯中,每次严重亏损,无一不是破坏了自己的规则。所以,投资成功的原则其实很简单:人们总会犯与过去一样的错误,如果你不犯错,按照规则行事,就能赢到最后。 今天,我们为你分享利弗莫尔的8个投资原则: 
 
001 独立。
 
利弗莫尔说:“孤独是投资者的宿命。”这句话不是说投资者注定孤独一生,而是要独立思考。有一次,他准确地解读了行情,也在极佳的位置进行了交易,却因为一位朋友的“好心”提醒而动摇了自己的决心。结果不但没赚到钱,反而导致了亏损。不过,独立并不是要忽视所有人的建议,而是要有自己的交易逻辑,不因为旁人的消息而轻易动摇。毕竟,靠别人的消息,赚了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你还在市场,总有一天会亏回去。
 
002 顺势。
 
投资与赌博的最大区别在于是否拥有大局观,大局观的表现在于能否顺势而为。通常来说,股市的行情可以分为震荡与趋势,震荡就是在某个价格区间来回波动,趋势就是在一段时间内的单方向涨或跌。实际上,股市80%的时间都处于震荡中,因此,只有20%的趋势行情能够让我们真正赚到钱。当趋势来临后,不需要去探究涨跌的原因,跟着趋势走就够了。 
 
003 果敢。
 
有句话是“艺高人胆大”,意思是胆量并非来自天生,而是来自于你对技艺的熟练程度。在股市上,胆量则来自于你的独立思考、交易规则以及对趋势的判断。有了上面三点做基础,机会来临时,才能把握这20%的赚钱行情。 
 
004 耐心。
 
股市中能判断出趋势的人不少,但是真正赚钱的却不多。这是因为市场需要时间,走出趋势更需要一个过程。在此期间,有无数的消息和波动会影响你的判断。正因如此,很多人虽然判断对了,却没有耐心等到行情出现,自然不会赚到钱。如果你觉得自己判断没错,就要有勇气坚持自己的判断,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结果的出现。 
 
005 时机。
 
股市中把握时机非常关键,因为在错误的时间做对的事情也十分致命。利弗莫尔曾抓住了一次趋势,却因为操之过急,在趋势真正开始前过早进入市场,一次性全部买入,结果在最后一次剧烈波动中破产归零。因此,判断出趋势并不够,还要选择入场时机,如果无法准确判断时机,至少分批次入场,将风险降到最低。 
 
006 知足。
 
股市中有“七亏两平一赚”的说法,也就是说,不管盈利多少,只要你有利润,就已经跑赢了90%的人。股市的趋势行情往往由鱼头、鱼肚、鱼尾三个阶段组成。鱼头行情就是趋势刚开始的一段,由于不好区分,所以很难把握。鱼尾行情往往伴随着剧烈震荡,风险比较高。因此,趋势出现后再入场,感觉不对就立即止盈离场,赚多赚少都知足,才能在股市上活得更久。 
 
007 止损。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世界上最资深的投资者,正确率也只不过堪堪50%而已。他们能够赚钱,只不过是在做对时赚得多,做错时亏得少罢了。要做到这一点,严格止损十分重要。因为账户里的数字增减会告诉你对错,万一错了就立刻止损,重新找机会再入场就是了。 
 
008 生活。
 
利弗莫尔只会在上午10点至下午3点之间炒股,其余时间都用来陪伴家人与享受生活。此外,他还保持着健康的生活习惯,早睡早起、适度饮酒、定期健身,因为他觉得不健康的身心状态会影响自身的交易判断。得益于这些好习惯,他才能成长为出色的股票大作手。 
 
总结一下,利弗莫尔的投资原则其实与我们工作、生活的原则很相近。我们在做决策时,不妨回过头来看看这八条原则,做出更清醒的决策。 

投资的最底层,思维的最深处

Applealmond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3 22:12 • 来自相关话题

跟6岁以下小朋友聊过天的人,会有一个经验,就是他们会不断追问“为什么”,而任何一个问题,哪怕只是包饺子、擦桌子这种日常事务,只要连续追问下去,啪啪啪啪几个大问号之后,都能把你逼到“宇宙终极真理”的层面去。于是你就只剩下两个选择,骗他或者揍他……

 
投资,也是一个不断追问,反复质疑的过程。但麻烦之处在于,面对自己的追问,你不能骗人,也当不了鸵鸟。于是最终你会发现,只有跳出投资的边界,才能真正看懂投资的问题。只有深刻地明白投资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才能更加合理地把目光聚焦在投资能解决的问题上。
 
人类认识世界,说到底只有两种办法:“归纳”和“演绎”。“归纳”有个大问题,就是样本无法穷尽。你见过的所有天鹅都是白色,能够得出“所有天鹅皆为白”这个结论吗?不行的。要见过多少天鹅才能得出这个结论呢?见多少都不行。“演绎”看上去很美,实际上问题更大。1、所有天鹅皆为白;2、澳洲有天鹅;3、所以澳洲的天鹅是白色的。这个逻辑推理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逻辑的起点有问题。所有天鹅皆为白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是归纳出来的!这就又回到了归纳固有的缺陷,这个幽灵,始终绕不开。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试图追求世界的终极真理,直到休谟和康德站出来,把真理彻底变成了笑话。休谟和康德告诉我们什么?简单来说,两句话:因果律不可证;物自体不可知。什么意思?
 
因果律不可证:人们永远只能知道事物的先后顺序,但先后顺序哪怕重复一万次,也不等于因果规律。科学也不例外,休谟出生在一个牛顿已经封神的时代,但他仍然无情地告诉我们,无论你做了多么精密的观测和试验,都永远无法确定实验和结果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假设人类设计了这样一款游戏,游戏中有一个NPC,这个NPC发现,只要把红豆和绿豆放在一起,两只豆就会合体变成黄豆,无论试验多少次都一样。那么请问,黄豆到底为什么会出现?答应是:因为神谕!设计游戏的人,就的神。而游戏里的人,永远不可能知道游戏外的事。当年在化学课上做试验的我们,是NPC吗?质子中子电子,红豆绿豆黄豆。
 
物自体不可知:“物自体”是康德自己创造的一个词,世俗地说,就是指事物的本来面貌。物自体不可知就是告诉我们,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事物的本来面貌。这不知识的限制,而是一种更绝望的限制。人类认识世界,大致只能依靠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这么几种通道,而通道本身,就是一种扭曲。如果你通过有色眼镜看到的光,不是真正的光,那么你通过眼睛看到的光,也不是真正的光!眼睛本身,就是一副永远摘不掉的眼镜!甚至就连人的思想,也是被牢牢封印在一个狭窄的范围。你能想象一个“不存在任何物体的空间”,很容易,对吧。但是你能想象出一个“不存在于任何空间中的物体”吗?到此,我们已经触碰到“人脑”这个器官的边界了。讲了这么多废话,跟投资有什么关系?简单来说一句话:投资是个“求存”的游戏!不是一个“求真”的游戏。什么是求真?上面那两个让人绝望的问题就是求真,你很快就发现求不出来。什么是求存?很简单,有用就行!游戏中的NPC,如果想吃黄豆,他该怎么办?把红绿和绿豆放在一起,进行合体。至于几种豆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不用管。这里顺便一说,很多人有个误会,认为科学是追求真理的。其实不是,科学也是个“求存”的游戏。科学告诉我们:水到了100度会沸腾,但科学不能告诉我们,这是否只是游戏中一个可以随意修改的参数。求真这条路,基本上已经堵死了,如果谁要追求真理,先过休谟和康德这一关。有一次跟朋友聊到这个问题时,朋友问我:“破晓,你是个有神论者吗?”,我回答说:“不是!认为世界上有神,和认为世界上没有神,是同一种傲慢的正反两面。我是不可知论者。”那么作为一个不可知论者,应该怎样看待投资呢?一个最最基本的前提,世界上没有100%正确的投资方法,一切都是“可信度”的问题。

前文我们说到,人类认识世界无非两种途径,归纳和演绎,而归纳和演绎又都是有缺陷的,所以在“求真”的层面,我们永远触碰不到终极真理。但是从“求存”的面层来看,归纳和演绎却是非常有用的。我们验证一套投资体系的有效性,无非也就是归纳和演绎两个办法。就像我常说的:一套投资体系要想打动我,它必须满足两个条件:1、符合历史规律;2、符合商业逻辑。历史规律就是归纳,商业逻辑就是演绎。目前投资界林林总总各种投资方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为什么选择格雷厄姆提出的“价值投资”作为主要的投资策略呢?就因为它是非常难得的,即符合历史规律,又符合商业逻辑的投资体系。
 
历史规律方面,价值投资最有代表性的两个因子:低市盈率和低市净率因子,在全球各国股市的回测中展现了明确的超额收益。商业逻辑方面,市盈率因子所代表的“经营价值”和市净率因子所代表的“清算价值”,本就是真实的商业世界中,一家企业去并购另一家企业时,最最看重的两个要素。格雷厄姆这个人,之所以能够封神,并不在于他开发了多么复杂的系统,而在于他率先获得了将证券市场与真实世界打通的洞见。其实在投资领域,单纯符合历史规律的投资方法很多,但即符合历史规律,又符合商业逻辑的却极少。比如“动量因子投资法”、“低价股投资法”等,从历史回测上看,不输价值投资,但这些方法在商业逻辑上似乎不太站得住脚,所以我不会选择它们做为我的主要策略。以上是一个不可知论者最底层的投资观,以及对归纳和演绎的基本应用。回到“求存”的层面,我们也必须要清楚,投资能解决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关于这点,之前的文章里有过论述,这里就一带而过:投资能解决股权和债权的问题,不能解决产权的问题。 查看全部


跟6岁以下小朋友聊过天的人,会有一个经验,就是他们会不断追问“为什么”,而任何一个问题,哪怕只是包饺子、擦桌子这种日常事务,只要连续追问下去,啪啪啪啪几个大问号之后,都能把你逼到“宇宙终极真理”的层面去。于是你就只剩下两个选择,骗他或者揍他……


 
投资,也是一个不断追问,反复质疑的过程。但麻烦之处在于,面对自己的追问,你不能骗人,也当不了鸵鸟。于是最终你会发现,只有跳出投资的边界,才能真正看懂投资的问题。只有深刻地明白投资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才能更加合理地把目光聚焦在投资能解决的问题上。
 
人类认识世界,说到底只有两种办法:“归纳”和“演绎”。“归纳”有个大问题,就是样本无法穷尽。你见过的所有天鹅都是白色,能够得出“所有天鹅皆为白”这个结论吗?不行的。要见过多少天鹅才能得出这个结论呢?见多少都不行。“演绎”看上去很美,实际上问题更大。1、所有天鹅皆为白;2、澳洲有天鹅;3、所以澳洲的天鹅是白色的。这个逻辑推理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逻辑的起点有问题。所有天鹅皆为白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是归纳出来的!这就又回到了归纳固有的缺陷,这个幽灵,始终绕不开。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试图追求世界的终极真理,直到休谟和康德站出来,把真理彻底变成了笑话。休谟和康德告诉我们什么?简单来说,两句话:因果律不可证;物自体不可知。什么意思?
 
因果律不可证:人们永远只能知道事物的先后顺序,但先后顺序哪怕重复一万次,也不等于因果规律。科学也不例外,休谟出生在一个牛顿已经封神的时代,但他仍然无情地告诉我们,无论你做了多么精密的观测和试验,都永远无法确定实验和结果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假设人类设计了这样一款游戏,游戏中有一个NPC,这个NPC发现,只要把红豆和绿豆放在一起,两只豆就会合体变成黄豆,无论试验多少次都一样。那么请问,黄豆到底为什么会出现?答应是:因为神谕!设计游戏的人,就的神。而游戏里的人,永远不可能知道游戏外的事。当年在化学课上做试验的我们,是NPC吗?质子中子电子,红豆绿豆黄豆。
 
物自体不可知:“物自体”是康德自己创造的一个词,世俗地说,就是指事物的本来面貌。物自体不可知就是告诉我们,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事物的本来面貌。这不知识的限制,而是一种更绝望的限制。人类认识世界,大致只能依靠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这么几种通道,而通道本身,就是一种扭曲。如果你通过有色眼镜看到的光,不是真正的光,那么你通过眼睛看到的光,也不是真正的光!眼睛本身,就是一副永远摘不掉的眼镜!甚至就连人的思想,也是被牢牢封印在一个狭窄的范围。你能想象一个“不存在任何物体的空间”,很容易,对吧。但是你能想象出一个“不存在于任何空间中的物体”吗?到此,我们已经触碰到“人脑”这个器官的边界了。讲了这么多废话,跟投资有什么关系?简单来说一句话:投资是个“求存”的游戏!不是一个“求真”的游戏。什么是求真?上面那两个让人绝望的问题就是求真,你很快就发现求不出来。什么是求存?很简单,有用就行!游戏中的NPC,如果想吃黄豆,他该怎么办?把红绿和绿豆放在一起,进行合体。至于几种豆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不用管。这里顺便一说,很多人有个误会,认为科学是追求真理的。其实不是,科学也是个“求存”的游戏。科学告诉我们:水到了100度会沸腾,但科学不能告诉我们,这是否只是游戏中一个可以随意修改的参数。求真这条路,基本上已经堵死了,如果谁要追求真理,先过休谟和康德这一关。有一次跟朋友聊到这个问题时,朋友问我:“破晓,你是个有神论者吗?”,我回答说:“不是!认为世界上有神,和认为世界上没有神,是同一种傲慢的正反两面。我是不可知论者。”那么作为一个不可知论者,应该怎样看待投资呢?一个最最基本的前提,世界上没有100%正确的投资方法,一切都是“可信度”的问题。

前文我们说到,人类认识世界无非两种途径,归纳和演绎,而归纳和演绎又都是有缺陷的,所以在“求真”的层面,我们永远触碰不到终极真理。但是从“求存”的面层来看,归纳和演绎却是非常有用的。我们验证一套投资体系的有效性,无非也就是归纳和演绎两个办法。就像我常说的:一套投资体系要想打动我,它必须满足两个条件:1、符合历史规律;2、符合商业逻辑。历史规律就是归纳,商业逻辑就是演绎。目前投资界林林总总各种投资方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为什么选择格雷厄姆提出的“价值投资”作为主要的投资策略呢?就因为它是非常难得的,即符合历史规律,又符合商业逻辑的投资体系。
 
历史规律方面,价值投资最有代表性的两个因子:低市盈率和低市净率因子,在全球各国股市的回测中展现了明确的超额收益。商业逻辑方面,市盈率因子所代表的“经营价值”和市净率因子所代表的“清算价值”,本就是真实的商业世界中,一家企业去并购另一家企业时,最最看重的两个要素。格雷厄姆这个人,之所以能够封神,并不在于他开发了多么复杂的系统,而在于他率先获得了将证券市场与真实世界打通的洞见。其实在投资领域,单纯符合历史规律的投资方法很多,但即符合历史规律,又符合商业逻辑的却极少。比如“动量因子投资法”、“低价股投资法”等,从历史回测上看,不输价值投资,但这些方法在商业逻辑上似乎不太站得住脚,所以我不会选择它们做为我的主要策略。以上是一个不可知论者最底层的投资观,以及对归纳和演绎的基本应用。回到“求存”的层面,我们也必须要清楚,投资能解决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关于这点,之前的文章里有过论述,这里就一带而过:投资能解决股权和债权的问题,不能解决产权的问题。

从5美元赚到1亿美元,他的赚钱秘诀是这8点

Applealmond 发表了文章 • 2019-10-19 07:30 • 来自相关话题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分享的书是《股票作手回忆录》。 
 
本书作者是被誉为“百年美股第一人”的杰西·利弗莫尔。他14岁用5美元开始炒股,15岁赚到第一个1000美元,20岁赚到第一个10000美元,30岁赚到第一个100万美元,52岁在股市中获利1亿美元。本书讲述了这位有史以来最出色的股票投资人波澜起伏的精彩投资生涯。 利弗莫尔用自己一生的投资生涯定下了规则,只不过,定规则容易,守规则难。在起起落落的投资生涯中,每次严重亏损,无一不是破坏了自己的规则。所以,投资成功的原则其实很简单:人们总会犯与过去一样的错误,如果你不犯错,按照规则行事,就能赢到最后。 今天,我们为你分享利弗莫尔的8个投资原则: 
 
001 独立。
 
利弗莫尔说:“孤独是投资者的宿命。”这句话不是说投资者注定孤独一生,而是要独立思考。有一次,他准确地解读了行情,也在极佳的位置进行了交易,却因为一位朋友的“好心”提醒而动摇了自己的决心。结果不但没赚到钱,反而导致了亏损。不过,独立并不是要忽视所有人的建议,而是要有自己的交易逻辑,不因为旁人的消息而轻易动摇。毕竟,靠别人的消息,赚了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你还在市场,总有一天会亏回去。
 
002 顺势。
 
投资与赌博的最大区别在于是否拥有大局观,大局观的表现在于能否顺势而为。通常来说,股市的行情可以分为震荡与趋势,震荡就是在某个价格区间来回波动,趋势就是在一段时间内的单方向涨或跌。实际上,股市80%的时间都处于震荡中,因此,只有20%的趋势行情能够让我们真正赚到钱。当趋势来临后,不需要去探究涨跌的原因,跟着趋势走就够了。 
 
003 果敢。
 
有句话是“艺高人胆大”,意思是胆量并非来自天生,而是来自于你对技艺的熟练程度。在股市上,胆量则来自于你的独立思考、交易规则以及对趋势的判断。有了上面三点做基础,机会来临时,才能把握这20%的赚钱行情。 
 
004 耐心。
 
股市中能判断出趋势的人不少,但是真正赚钱的却不多。这是因为市场需要时间,走出趋势更需要一个过程。在此期间,有无数的消息和波动会影响你的判断。正因如此,很多人虽然判断对了,却没有耐心等到行情出现,自然不会赚到钱。如果你觉得自己判断没错,就要有勇气坚持自己的判断,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结果的出现。 
 
005 时机。
 
股市中把握时机非常关键,因为在错误的时间做对的事情也十分致命。利弗莫尔曾抓住了一次趋势,却因为操之过急,在趋势真正开始前过早进入市场,一次性全部买入,结果在最后一次剧烈波动中破产归零。因此,判断出趋势并不够,还要选择入场时机,如果无法准确判断时机,至少分批次入场,将风险降到最低。 
 
006 知足。
 
股市中有“七亏两平一赚”的说法,也就是说,不管盈利多少,只要你有利润,就已经跑赢了90%的人。股市的趋势行情往往由鱼头、鱼肚、鱼尾三个阶段组成。鱼头行情就是趋势刚开始的一段,由于不好区分,所以很难把握。鱼尾行情往往伴随着剧烈震荡,风险比较高。因此,趋势出现后再入场,感觉不对就立即止盈离场,赚多赚少都知足,才能在股市上活得更久。 
 
007 止损。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世界上最资深的投资者,正确率也只不过堪堪50%而已。他们能够赚钱,只不过是在做对时赚得多,做错时亏得少罢了。要做到这一点,严格止损十分重要。因为账户里的数字增减会告诉你对错,万一错了就立刻止损,重新找机会再入场就是了。 
 
008 生活。
 
利弗莫尔只会在上午10点至下午3点之间炒股,其余时间都用来陪伴家人与享受生活。此外,他还保持着健康的生活习惯,早睡早起、适度饮酒、定期健身,因为他觉得不健康的身心状态会影响自身的交易判断。得益于这些好习惯,他才能成长为出色的股票大作手。 
 
总结一下,利弗莫尔的投资原则其实与我们工作、生活的原则很相近。我们在做决策时,不妨回过头来看看这八条原则,做出更清醒的决策。  查看全部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分享的书是《股票作手回忆录》。 
 
本书作者是被誉为“百年美股第一人”的杰西·利弗莫尔。他14岁用5美元开始炒股,15岁赚到第一个1000美元,20岁赚到第一个10000美元,30岁赚到第一个100万美元,52岁在股市中获利1亿美元。本书讲述了这位有史以来最出色的股票投资人波澜起伏的精彩投资生涯。 利弗莫尔用自己一生的投资生涯定下了规则,只不过,定规则容易,守规则难。在起起落落的投资生涯中,每次严重亏损,无一不是破坏了自己的规则。所以,投资成功的原则其实很简单:人们总会犯与过去一样的错误,如果你不犯错,按照规则行事,就能赢到最后。 今天,我们为你分享利弗莫尔的8个投资原则: 
 
001 独立。
 
利弗莫尔说:“孤独是投资者的宿命。”这句话不是说投资者注定孤独一生,而是要独立思考。有一次,他准确地解读了行情,也在极佳的位置进行了交易,却因为一位朋友的“好心”提醒而动摇了自己的决心。结果不但没赚到钱,反而导致了亏损。不过,独立并不是要忽视所有人的建议,而是要有自己的交易逻辑,不因为旁人的消息而轻易动摇。毕竟,靠别人的消息,赚了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你还在市场,总有一天会亏回去。
 
002 顺势。
 
投资与赌博的最大区别在于是否拥有大局观,大局观的表现在于能否顺势而为。通常来说,股市的行情可以分为震荡与趋势,震荡就是在某个价格区间来回波动,趋势就是在一段时间内的单方向涨或跌。实际上,股市80%的时间都处于震荡中,因此,只有20%的趋势行情能够让我们真正赚到钱。当趋势来临后,不需要去探究涨跌的原因,跟着趋势走就够了。 
 
003 果敢。
 
有句话是“艺高人胆大”,意思是胆量并非来自天生,而是来自于你对技艺的熟练程度。在股市上,胆量则来自于你的独立思考、交易规则以及对趋势的判断。有了上面三点做基础,机会来临时,才能把握这20%的赚钱行情。 
 
004 耐心。
 
股市中能判断出趋势的人不少,但是真正赚钱的却不多。这是因为市场需要时间,走出趋势更需要一个过程。在此期间,有无数的消息和波动会影响你的判断。正因如此,很多人虽然判断对了,却没有耐心等到行情出现,自然不会赚到钱。如果你觉得自己判断没错,就要有勇气坚持自己的判断,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结果的出现。 
 
005 时机。
 
股市中把握时机非常关键,因为在错误的时间做对的事情也十分致命。利弗莫尔曾抓住了一次趋势,却因为操之过急,在趋势真正开始前过早进入市场,一次性全部买入,结果在最后一次剧烈波动中破产归零。因此,判断出趋势并不够,还要选择入场时机,如果无法准确判断时机,至少分批次入场,将风险降到最低。 
 
006 知足。
 
股市中有“七亏两平一赚”的说法,也就是说,不管盈利多少,只要你有利润,就已经跑赢了90%的人。股市的趋势行情往往由鱼头、鱼肚、鱼尾三个阶段组成。鱼头行情就是趋势刚开始的一段,由于不好区分,所以很难把握。鱼尾行情往往伴随着剧烈震荡,风险比较高。因此,趋势出现后再入场,感觉不对就立即止盈离场,赚多赚少都知足,才能在股市上活得更久。 
 
007 止损。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世界上最资深的投资者,正确率也只不过堪堪50%而已。他们能够赚钱,只不过是在做对时赚得多,做错时亏得少罢了。要做到这一点,严格止损十分重要。因为账户里的数字增减会告诉你对错,万一错了就立刻止损,重新找机会再入场就是了。 
 
008 生活。
 
利弗莫尔只会在上午10点至下午3点之间炒股,其余时间都用来陪伴家人与享受生活。此外,他还保持着健康的生活习惯,早睡早起、适度饮酒、定期健身,因为他觉得不健康的身心状态会影响自身的交易判断。得益于这些好习惯,他才能成长为出色的股票大作手。 
 
总结一下,利弗莫尔的投资原则其实与我们工作、生活的原则很相近。我们在做决策时,不妨回过头来看看这八条原则,做出更清醒的决策。 

投资的最底层,思维的最深处

Applealmond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3 22:12 • 来自相关话题

跟6岁以下小朋友聊过天的人,会有一个经验,就是他们会不断追问“为什么”,而任何一个问题,哪怕只是包饺子、擦桌子这种日常事务,只要连续追问下去,啪啪啪啪几个大问号之后,都能把你逼到“宇宙终极真理”的层面去。于是你就只剩下两个选择,骗他或者揍他……

 
投资,也是一个不断追问,反复质疑的过程。但麻烦之处在于,面对自己的追问,你不能骗人,也当不了鸵鸟。于是最终你会发现,只有跳出投资的边界,才能真正看懂投资的问题。只有深刻地明白投资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才能更加合理地把目光聚焦在投资能解决的问题上。
 
人类认识世界,说到底只有两种办法:“归纳”和“演绎”。“归纳”有个大问题,就是样本无法穷尽。你见过的所有天鹅都是白色,能够得出“所有天鹅皆为白”这个结论吗?不行的。要见过多少天鹅才能得出这个结论呢?见多少都不行。“演绎”看上去很美,实际上问题更大。1、所有天鹅皆为白;2、澳洲有天鹅;3、所以澳洲的天鹅是白色的。这个逻辑推理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逻辑的起点有问题。所有天鹅皆为白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是归纳出来的!这就又回到了归纳固有的缺陷,这个幽灵,始终绕不开。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试图追求世界的终极真理,直到休谟和康德站出来,把真理彻底变成了笑话。休谟和康德告诉我们什么?简单来说,两句话:因果律不可证;物自体不可知。什么意思?
 
因果律不可证:人们永远只能知道事物的先后顺序,但先后顺序哪怕重复一万次,也不等于因果规律。科学也不例外,休谟出生在一个牛顿已经封神的时代,但他仍然无情地告诉我们,无论你做了多么精密的观测和试验,都永远无法确定实验和结果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假设人类设计了这样一款游戏,游戏中有一个NPC,这个NPC发现,只要把红豆和绿豆放在一起,两只豆就会合体变成黄豆,无论试验多少次都一样。那么请问,黄豆到底为什么会出现?答应是:因为神谕!设计游戏的人,就的神。而游戏里的人,永远不可能知道游戏外的事。当年在化学课上做试验的我们,是NPC吗?质子中子电子,红豆绿豆黄豆。
 
物自体不可知:“物自体”是康德自己创造的一个词,世俗地说,就是指事物的本来面貌。物自体不可知就是告诉我们,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事物的本来面貌。这不知识的限制,而是一种更绝望的限制。人类认识世界,大致只能依靠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这么几种通道,而通道本身,就是一种扭曲。如果你通过有色眼镜看到的光,不是真正的光,那么你通过眼睛看到的光,也不是真正的光!眼睛本身,就是一副永远摘不掉的眼镜!甚至就连人的思想,也是被牢牢封印在一个狭窄的范围。你能想象一个“不存在任何物体的空间”,很容易,对吧。但是你能想象出一个“不存在于任何空间中的物体”吗?到此,我们已经触碰到“人脑”这个器官的边界了。讲了这么多废话,跟投资有什么关系?简单来说一句话:投资是个“求存”的游戏!不是一个“求真”的游戏。什么是求真?上面那两个让人绝望的问题就是求真,你很快就发现求不出来。什么是求存?很简单,有用就行!游戏中的NPC,如果想吃黄豆,他该怎么办?把红绿和绿豆放在一起,进行合体。至于几种豆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不用管。这里顺便一说,很多人有个误会,认为科学是追求真理的。其实不是,科学也是个“求存”的游戏。科学告诉我们:水到了100度会沸腾,但科学不能告诉我们,这是否只是游戏中一个可以随意修改的参数。求真这条路,基本上已经堵死了,如果谁要追求真理,先过休谟和康德这一关。有一次跟朋友聊到这个问题时,朋友问我:“破晓,你是个有神论者吗?”,我回答说:“不是!认为世界上有神,和认为世界上没有神,是同一种傲慢的正反两面。我是不可知论者。”那么作为一个不可知论者,应该怎样看待投资呢?一个最最基本的前提,世界上没有100%正确的投资方法,一切都是“可信度”的问题。

前文我们说到,人类认识世界无非两种途径,归纳和演绎,而归纳和演绎又都是有缺陷的,所以在“求真”的层面,我们永远触碰不到终极真理。但是从“求存”的面层来看,归纳和演绎却是非常有用的。我们验证一套投资体系的有效性,无非也就是归纳和演绎两个办法。就像我常说的:一套投资体系要想打动我,它必须满足两个条件:1、符合历史规律;2、符合商业逻辑。历史规律就是归纳,商业逻辑就是演绎。目前投资界林林总总各种投资方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为什么选择格雷厄姆提出的“价值投资”作为主要的投资策略呢?就因为它是非常难得的,即符合历史规律,又符合商业逻辑的投资体系。
 
历史规律方面,价值投资最有代表性的两个因子:低市盈率和低市净率因子,在全球各国股市的回测中展现了明确的超额收益。商业逻辑方面,市盈率因子所代表的“经营价值”和市净率因子所代表的“清算价值”,本就是真实的商业世界中,一家企业去并购另一家企业时,最最看重的两个要素。格雷厄姆这个人,之所以能够封神,并不在于他开发了多么复杂的系统,而在于他率先获得了将证券市场与真实世界打通的洞见。其实在投资领域,单纯符合历史规律的投资方法很多,但即符合历史规律,又符合商业逻辑的却极少。比如“动量因子投资法”、“低价股投资法”等,从历史回测上看,不输价值投资,但这些方法在商业逻辑上似乎不太站得住脚,所以我不会选择它们做为我的主要策略。以上是一个不可知论者最底层的投资观,以及对归纳和演绎的基本应用。回到“求存”的层面,我们也必须要清楚,投资能解决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关于这点,之前的文章里有过论述,这里就一带而过:投资能解决股权和债权的问题,不能解决产权的问题。 查看全部


跟6岁以下小朋友聊过天的人,会有一个经验,就是他们会不断追问“为什么”,而任何一个问题,哪怕只是包饺子、擦桌子这种日常事务,只要连续追问下去,啪啪啪啪几个大问号之后,都能把你逼到“宇宙终极真理”的层面去。于是你就只剩下两个选择,骗他或者揍他……


 
投资,也是一个不断追问,反复质疑的过程。但麻烦之处在于,面对自己的追问,你不能骗人,也当不了鸵鸟。于是最终你会发现,只有跳出投资的边界,才能真正看懂投资的问题。只有深刻地明白投资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才能更加合理地把目光聚焦在投资能解决的问题上。
 
人类认识世界,说到底只有两种办法:“归纳”和“演绎”。“归纳”有个大问题,就是样本无法穷尽。你见过的所有天鹅都是白色,能够得出“所有天鹅皆为白”这个结论吗?不行的。要见过多少天鹅才能得出这个结论呢?见多少都不行。“演绎”看上去很美,实际上问题更大。1、所有天鹅皆为白;2、澳洲有天鹅;3、所以澳洲的天鹅是白色的。这个逻辑推理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逻辑的起点有问题。所有天鹅皆为白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是归纳出来的!这就又回到了归纳固有的缺陷,这个幽灵,始终绕不开。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试图追求世界的终极真理,直到休谟和康德站出来,把真理彻底变成了笑话。休谟和康德告诉我们什么?简单来说,两句话:因果律不可证;物自体不可知。什么意思?
 
因果律不可证:人们永远只能知道事物的先后顺序,但先后顺序哪怕重复一万次,也不等于因果规律。科学也不例外,休谟出生在一个牛顿已经封神的时代,但他仍然无情地告诉我们,无论你做了多么精密的观测和试验,都永远无法确定实验和结果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假设人类设计了这样一款游戏,游戏中有一个NPC,这个NPC发现,只要把红豆和绿豆放在一起,两只豆就会合体变成黄豆,无论试验多少次都一样。那么请问,黄豆到底为什么会出现?答应是:因为神谕!设计游戏的人,就的神。而游戏里的人,永远不可能知道游戏外的事。当年在化学课上做试验的我们,是NPC吗?质子中子电子,红豆绿豆黄豆。
 
物自体不可知:“物自体”是康德自己创造的一个词,世俗地说,就是指事物的本来面貌。物自体不可知就是告诉我们,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事物的本来面貌。这不知识的限制,而是一种更绝望的限制。人类认识世界,大致只能依靠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这么几种通道,而通道本身,就是一种扭曲。如果你通过有色眼镜看到的光,不是真正的光,那么你通过眼睛看到的光,也不是真正的光!眼睛本身,就是一副永远摘不掉的眼镜!甚至就连人的思想,也是被牢牢封印在一个狭窄的范围。你能想象一个“不存在任何物体的空间”,很容易,对吧。但是你能想象出一个“不存在于任何空间中的物体”吗?到此,我们已经触碰到“人脑”这个器官的边界了。讲了这么多废话,跟投资有什么关系?简单来说一句话:投资是个“求存”的游戏!不是一个“求真”的游戏。什么是求真?上面那两个让人绝望的问题就是求真,你很快就发现求不出来。什么是求存?很简单,有用就行!游戏中的NPC,如果想吃黄豆,他该怎么办?把红绿和绿豆放在一起,进行合体。至于几种豆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不用管。这里顺便一说,很多人有个误会,认为科学是追求真理的。其实不是,科学也是个“求存”的游戏。科学告诉我们:水到了100度会沸腾,但科学不能告诉我们,这是否只是游戏中一个可以随意修改的参数。求真这条路,基本上已经堵死了,如果谁要追求真理,先过休谟和康德这一关。有一次跟朋友聊到这个问题时,朋友问我:“破晓,你是个有神论者吗?”,我回答说:“不是!认为世界上有神,和认为世界上没有神,是同一种傲慢的正反两面。我是不可知论者。”那么作为一个不可知论者,应该怎样看待投资呢?一个最最基本的前提,世界上没有100%正确的投资方法,一切都是“可信度”的问题。

前文我们说到,人类认识世界无非两种途径,归纳和演绎,而归纳和演绎又都是有缺陷的,所以在“求真”的层面,我们永远触碰不到终极真理。但是从“求存”的面层来看,归纳和演绎却是非常有用的。我们验证一套投资体系的有效性,无非也就是归纳和演绎两个办法。就像我常说的:一套投资体系要想打动我,它必须满足两个条件:1、符合历史规律;2、符合商业逻辑。历史规律就是归纳,商业逻辑就是演绎。目前投资界林林总总各种投资方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为什么选择格雷厄姆提出的“价值投资”作为主要的投资策略呢?就因为它是非常难得的,即符合历史规律,又符合商业逻辑的投资体系。
 
历史规律方面,价值投资最有代表性的两个因子:低市盈率和低市净率因子,在全球各国股市的回测中展现了明确的超额收益。商业逻辑方面,市盈率因子所代表的“经营价值”和市净率因子所代表的“清算价值”,本就是真实的商业世界中,一家企业去并购另一家企业时,最最看重的两个要素。格雷厄姆这个人,之所以能够封神,并不在于他开发了多么复杂的系统,而在于他率先获得了将证券市场与真实世界打通的洞见。其实在投资领域,单纯符合历史规律的投资方法很多,但即符合历史规律,又符合商业逻辑的却极少。比如“动量因子投资法”、“低价股投资法”等,从历史回测上看,不输价值投资,但这些方法在商业逻辑上似乎不太站得住脚,所以我不会选择它们做为我的主要策略。以上是一个不可知论者最底层的投资观,以及对归纳和演绎的基本应用。回到“求存”的层面,我们也必须要清楚,投资能解决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关于这点,之前的文章里有过论述,这里就一带而过:投资能解决股权和债权的问题,不能解决产权的问题。

从5美元赚到1亿美元,他的赚钱秘诀是这8点

Applealmond 发表了文章 • 2019-10-19 07:30 • 来自相关话题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分享的书是《股票作手回忆录》。 
 
本书作者是被誉为“百年美股第一人”的杰西·利弗莫尔。他14岁用5美元开始炒股,15岁赚到第一个1000美元,20岁赚到第一个10000美元,30岁赚到第一个100万美元,52岁在股市中获利1亿美元。本书讲述了这位有史以来最出色的股票投资人波澜起伏的精彩投资生涯。 利弗莫尔用自己一生的投资生涯定下了规则,只不过,定规则容易,守规则难。在起起落落的投资生涯中,每次严重亏损,无一不是破坏了自己的规则。所以,投资成功的原则其实很简单:人们总会犯与过去一样的错误,如果你不犯错,按照规则行事,就能赢到最后。 今天,我们为你分享利弗莫尔的8个投资原则: 
 
001 独立。
 
利弗莫尔说:“孤独是投资者的宿命。”这句话不是说投资者注定孤独一生,而是要独立思考。有一次,他准确地解读了行情,也在极佳的位置进行了交易,却因为一位朋友的“好心”提醒而动摇了自己的决心。结果不但没赚到钱,反而导致了亏损。不过,独立并不是要忽视所有人的建议,而是要有自己的交易逻辑,不因为旁人的消息而轻易动摇。毕竟,靠别人的消息,赚了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你还在市场,总有一天会亏回去。
 
002 顺势。
 
投资与赌博的最大区别在于是否拥有大局观,大局观的表现在于能否顺势而为。通常来说,股市的行情可以分为震荡与趋势,震荡就是在某个价格区间来回波动,趋势就是在一段时间内的单方向涨或跌。实际上,股市80%的时间都处于震荡中,因此,只有20%的趋势行情能够让我们真正赚到钱。当趋势来临后,不需要去探究涨跌的原因,跟着趋势走就够了。 
 
003 果敢。
 
有句话是“艺高人胆大”,意思是胆量并非来自天生,而是来自于你对技艺的熟练程度。在股市上,胆量则来自于你的独立思考、交易规则以及对趋势的判断。有了上面三点做基础,机会来临时,才能把握这20%的赚钱行情。 
 
004 耐心。
 
股市中能判断出趋势的人不少,但是真正赚钱的却不多。这是因为市场需要时间,走出趋势更需要一个过程。在此期间,有无数的消息和波动会影响你的判断。正因如此,很多人虽然判断对了,却没有耐心等到行情出现,自然不会赚到钱。如果你觉得自己判断没错,就要有勇气坚持自己的判断,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结果的出现。 
 
005 时机。
 
股市中把握时机非常关键,因为在错误的时间做对的事情也十分致命。利弗莫尔曾抓住了一次趋势,却因为操之过急,在趋势真正开始前过早进入市场,一次性全部买入,结果在最后一次剧烈波动中破产归零。因此,判断出趋势并不够,还要选择入场时机,如果无法准确判断时机,至少分批次入场,将风险降到最低。 
 
006 知足。
 
股市中有“七亏两平一赚”的说法,也就是说,不管盈利多少,只要你有利润,就已经跑赢了90%的人。股市的趋势行情往往由鱼头、鱼肚、鱼尾三个阶段组成。鱼头行情就是趋势刚开始的一段,由于不好区分,所以很难把握。鱼尾行情往往伴随着剧烈震荡,风险比较高。因此,趋势出现后再入场,感觉不对就立即止盈离场,赚多赚少都知足,才能在股市上活得更久。 
 
007 止损。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世界上最资深的投资者,正确率也只不过堪堪50%而已。他们能够赚钱,只不过是在做对时赚得多,做错时亏得少罢了。要做到这一点,严格止损十分重要。因为账户里的数字增减会告诉你对错,万一错了就立刻止损,重新找机会再入场就是了。 
 
008 生活。
 
利弗莫尔只会在上午10点至下午3点之间炒股,其余时间都用来陪伴家人与享受生活。此外,他还保持着健康的生活习惯,早睡早起、适度饮酒、定期健身,因为他觉得不健康的身心状态会影响自身的交易判断。得益于这些好习惯,他才能成长为出色的股票大作手。 
 
总结一下,利弗莫尔的投资原则其实与我们工作、生活的原则很相近。我们在做决策时,不妨回过头来看看这八条原则,做出更清醒的决策。  查看全部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分享的书是《股票作手回忆录》。 
 
本书作者是被誉为“百年美股第一人”的杰西·利弗莫尔。他14岁用5美元开始炒股,15岁赚到第一个1000美元,20岁赚到第一个10000美元,30岁赚到第一个100万美元,52岁在股市中获利1亿美元。本书讲述了这位有史以来最出色的股票投资人波澜起伏的精彩投资生涯。 利弗莫尔用自己一生的投资生涯定下了规则,只不过,定规则容易,守规则难。在起起落落的投资生涯中,每次严重亏损,无一不是破坏了自己的规则。所以,投资成功的原则其实很简单:人们总会犯与过去一样的错误,如果你不犯错,按照规则行事,就能赢到最后。 今天,我们为你分享利弗莫尔的8个投资原则: 
 
001 独立。
 
利弗莫尔说:“孤独是投资者的宿命。”这句话不是说投资者注定孤独一生,而是要独立思考。有一次,他准确地解读了行情,也在极佳的位置进行了交易,却因为一位朋友的“好心”提醒而动摇了自己的决心。结果不但没赚到钱,反而导致了亏损。不过,独立并不是要忽视所有人的建议,而是要有自己的交易逻辑,不因为旁人的消息而轻易动摇。毕竟,靠别人的消息,赚了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你还在市场,总有一天会亏回去。
 
002 顺势。
 
投资与赌博的最大区别在于是否拥有大局观,大局观的表现在于能否顺势而为。通常来说,股市的行情可以分为震荡与趋势,震荡就是在某个价格区间来回波动,趋势就是在一段时间内的单方向涨或跌。实际上,股市80%的时间都处于震荡中,因此,只有20%的趋势行情能够让我们真正赚到钱。当趋势来临后,不需要去探究涨跌的原因,跟着趋势走就够了。 
 
003 果敢。
 
有句话是“艺高人胆大”,意思是胆量并非来自天生,而是来自于你对技艺的熟练程度。在股市上,胆量则来自于你的独立思考、交易规则以及对趋势的判断。有了上面三点做基础,机会来临时,才能把握这20%的赚钱行情。 
 
004 耐心。
 
股市中能判断出趋势的人不少,但是真正赚钱的却不多。这是因为市场需要时间,走出趋势更需要一个过程。在此期间,有无数的消息和波动会影响你的判断。正因如此,很多人虽然判断对了,却没有耐心等到行情出现,自然不会赚到钱。如果你觉得自己判断没错,就要有勇气坚持自己的判断,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结果的出现。 
 
005 时机。
 
股市中把握时机非常关键,因为在错误的时间做对的事情也十分致命。利弗莫尔曾抓住了一次趋势,却因为操之过急,在趋势真正开始前过早进入市场,一次性全部买入,结果在最后一次剧烈波动中破产归零。因此,判断出趋势并不够,还要选择入场时机,如果无法准确判断时机,至少分批次入场,将风险降到最低。 
 
006 知足。
 
股市中有“七亏两平一赚”的说法,也就是说,不管盈利多少,只要你有利润,就已经跑赢了90%的人。股市的趋势行情往往由鱼头、鱼肚、鱼尾三个阶段组成。鱼头行情就是趋势刚开始的一段,由于不好区分,所以很难把握。鱼尾行情往往伴随着剧烈震荡,风险比较高。因此,趋势出现后再入场,感觉不对就立即止盈离场,赚多赚少都知足,才能在股市上活得更久。 
 
007 止损。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世界上最资深的投资者,正确率也只不过堪堪50%而已。他们能够赚钱,只不过是在做对时赚得多,做错时亏得少罢了。要做到这一点,严格止损十分重要。因为账户里的数字增减会告诉你对错,万一错了就立刻止损,重新找机会再入场就是了。 
 
008 生活。
 
利弗莫尔只会在上午10点至下午3点之间炒股,其余时间都用来陪伴家人与享受生活。此外,他还保持着健康的生活习惯,早睡早起、适度饮酒、定期健身,因为他觉得不健康的身心状态会影响自身的交易判断。得益于这些好习惯,他才能成长为出色的股票大作手。 
 
总结一下,利弗莫尔的投资原则其实与我们工作、生活的原则很相近。我们在做决策时,不妨回过头来看看这八条原则,做出更清醒的决策。 

投资的最底层,思维的最深处

Applealmond 发表了文章 • 2019-08-03 22:12 • 来自相关话题

跟6岁以下小朋友聊过天的人,会有一个经验,就是他们会不断追问“为什么”,而任何一个问题,哪怕只是包饺子、擦桌子这种日常事务,只要连续追问下去,啪啪啪啪几个大问号之后,都能把你逼到“宇宙终极真理”的层面去。于是你就只剩下两个选择,骗他或者揍他……

 
投资,也是一个不断追问,反复质疑的过程。但麻烦之处在于,面对自己的追问,你不能骗人,也当不了鸵鸟。于是最终你会发现,只有跳出投资的边界,才能真正看懂投资的问题。只有深刻地明白投资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才能更加合理地把目光聚焦在投资能解决的问题上。
 
人类认识世界,说到底只有两种办法:“归纳”和“演绎”。“归纳”有个大问题,就是样本无法穷尽。你见过的所有天鹅都是白色,能够得出“所有天鹅皆为白”这个结论吗?不行的。要见过多少天鹅才能得出这个结论呢?见多少都不行。“演绎”看上去很美,实际上问题更大。1、所有天鹅皆为白;2、澳洲有天鹅;3、所以澳洲的天鹅是白色的。这个逻辑推理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逻辑的起点有问题。所有天鹅皆为白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是归纳出来的!这就又回到了归纳固有的缺陷,这个幽灵,始终绕不开。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试图追求世界的终极真理,直到休谟和康德站出来,把真理彻底变成了笑话。休谟和康德告诉我们什么?简单来说,两句话:因果律不可证;物自体不可知。什么意思?
 
因果律不可证:人们永远只能知道事物的先后顺序,但先后顺序哪怕重复一万次,也不等于因果规律。科学也不例外,休谟出生在一个牛顿已经封神的时代,但他仍然无情地告诉我们,无论你做了多么精密的观测和试验,都永远无法确定实验和结果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假设人类设计了这样一款游戏,游戏中有一个NPC,这个NPC发现,只要把红豆和绿豆放在一起,两只豆就会合体变成黄豆,无论试验多少次都一样。那么请问,黄豆到底为什么会出现?答应是:因为神谕!设计游戏的人,就的神。而游戏里的人,永远不可能知道游戏外的事。当年在化学课上做试验的我们,是NPC吗?质子中子电子,红豆绿豆黄豆。
 
物自体不可知:“物自体”是康德自己创造的一个词,世俗地说,就是指事物的本来面貌。物自体不可知就是告诉我们,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事物的本来面貌。这不知识的限制,而是一种更绝望的限制。人类认识世界,大致只能依靠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这么几种通道,而通道本身,就是一种扭曲。如果你通过有色眼镜看到的光,不是真正的光,那么你通过眼睛看到的光,也不是真正的光!眼睛本身,就是一副永远摘不掉的眼镜!甚至就连人的思想,也是被牢牢封印在一个狭窄的范围。你能想象一个“不存在任何物体的空间”,很容易,对吧。但是你能想象出一个“不存在于任何空间中的物体”吗?到此,我们已经触碰到“人脑”这个器官的边界了。讲了这么多废话,跟投资有什么关系?简单来说一句话:投资是个“求存”的游戏!不是一个“求真”的游戏。什么是求真?上面那两个让人绝望的问题就是求真,你很快就发现求不出来。什么是求存?很简单,有用就行!游戏中的NPC,如果想吃黄豆,他该怎么办?把红绿和绿豆放在一起,进行合体。至于几种豆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不用管。这里顺便一说,很多人有个误会,认为科学是追求真理的。其实不是,科学也是个“求存”的游戏。科学告诉我们:水到了100度会沸腾,但科学不能告诉我们,这是否只是游戏中一个可以随意修改的参数。求真这条路,基本上已经堵死了,如果谁要追求真理,先过休谟和康德这一关。有一次跟朋友聊到这个问题时,朋友问我:“破晓,你是个有神论者吗?”,我回答说:“不是!认为世界上有神,和认为世界上没有神,是同一种傲慢的正反两面。我是不可知论者。”那么作为一个不可知论者,应该怎样看待投资呢?一个最最基本的前提,世界上没有100%正确的投资方法,一切都是“可信度”的问题。

前文我们说到,人类认识世界无非两种途径,归纳和演绎,而归纳和演绎又都是有缺陷的,所以在“求真”的层面,我们永远触碰不到终极真理。但是从“求存”的面层来看,归纳和演绎却是非常有用的。我们验证一套投资体系的有效性,无非也就是归纳和演绎两个办法。就像我常说的:一套投资体系要想打动我,它必须满足两个条件:1、符合历史规律;2、符合商业逻辑。历史规律就是归纳,商业逻辑就是演绎。目前投资界林林总总各种投资方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为什么选择格雷厄姆提出的“价值投资”作为主要的投资策略呢?就因为它是非常难得的,即符合历史规律,又符合商业逻辑的投资体系。
 
历史规律方面,价值投资最有代表性的两个因子:低市盈率和低市净率因子,在全球各国股市的回测中展现了明确的超额收益。商业逻辑方面,市盈率因子所代表的“经营价值”和市净率因子所代表的“清算价值”,本就是真实的商业世界中,一家企业去并购另一家企业时,最最看重的两个要素。格雷厄姆这个人,之所以能够封神,并不在于他开发了多么复杂的系统,而在于他率先获得了将证券市场与真实世界打通的洞见。其实在投资领域,单纯符合历史规律的投资方法很多,但即符合历史规律,又符合商业逻辑的却极少。比如“动量因子投资法”、“低价股投资法”等,从历史回测上看,不输价值投资,但这些方法在商业逻辑上似乎不太站得住脚,所以我不会选择它们做为我的主要策略。以上是一个不可知论者最底层的投资观,以及对归纳和演绎的基本应用。回到“求存”的层面,我们也必须要清楚,投资能解决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关于这点,之前的文章里有过论述,这里就一带而过:投资能解决股权和债权的问题,不能解决产权的问题。 查看全部


跟6岁以下小朋友聊过天的人,会有一个经验,就是他们会不断追问“为什么”,而任何一个问题,哪怕只是包饺子、擦桌子这种日常事务,只要连续追问下去,啪啪啪啪几个大问号之后,都能把你逼到“宇宙终极真理”的层面去。于是你就只剩下两个选择,骗他或者揍他……


 
投资,也是一个不断追问,反复质疑的过程。但麻烦之处在于,面对自己的追问,你不能骗人,也当不了鸵鸟。于是最终你会发现,只有跳出投资的边界,才能真正看懂投资的问题。只有深刻地明白投资不能解决什么问题,才能更加合理地把目光聚焦在投资能解决的问题上。
 
人类认识世界,说到底只有两种办法:“归纳”和“演绎”。“归纳”有个大问题,就是样本无法穷尽。你见过的所有天鹅都是白色,能够得出“所有天鹅皆为白”这个结论吗?不行的。要见过多少天鹅才能得出这个结论呢?见多少都不行。“演绎”看上去很美,实际上问题更大。1、所有天鹅皆为白;2、澳洲有天鹅;3、所以澳洲的天鹅是白色的。这个逻辑推理没有任何问题,但是,逻辑的起点有问题。所有天鹅皆为白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是归纳出来的!这就又回到了归纳固有的缺陷,这个幽灵,始终绕不开。
 
几千年来,人类一直试图追求世界的终极真理,直到休谟和康德站出来,把真理彻底变成了笑话。休谟和康德告诉我们什么?简单来说,两句话:因果律不可证;物自体不可知。什么意思?
 
因果律不可证:人们永远只能知道事物的先后顺序,但先后顺序哪怕重复一万次,也不等于因果规律。科学也不例外,休谟出生在一个牛顿已经封神的时代,但他仍然无情地告诉我们,无论你做了多么精密的观测和试验,都永远无法确定实验和结果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假设人类设计了这样一款游戏,游戏中有一个NPC,这个NPC发现,只要把红豆和绿豆放在一起,两只豆就会合体变成黄豆,无论试验多少次都一样。那么请问,黄豆到底为什么会出现?答应是:因为神谕!设计游戏的人,就的神。而游戏里的人,永远不可能知道游戏外的事。当年在化学课上做试验的我们,是NPC吗?质子中子电子,红豆绿豆黄豆。
 
物自体不可知:“物自体”是康德自己创造的一个词,世俗地说,就是指事物的本来面貌。物自体不可知就是告诉我们,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事物的本来面貌。这不知识的限制,而是一种更绝望的限制。人类认识世界,大致只能依靠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这么几种通道,而通道本身,就是一种扭曲。如果你通过有色眼镜看到的光,不是真正的光,那么你通过眼睛看到的光,也不是真正的光!眼睛本身,就是一副永远摘不掉的眼镜!甚至就连人的思想,也是被牢牢封印在一个狭窄的范围。你能想象一个“不存在任何物体的空间”,很容易,对吧。但是你能想象出一个“不存在于任何空间中的物体”吗?到此,我们已经触碰到“人脑”这个器官的边界了。讲了这么多废话,跟投资有什么关系?简单来说一句话:投资是个“求存”的游戏!不是一个“求真”的游戏。什么是求真?上面那两个让人绝望的问题就是求真,你很快就发现求不出来。什么是求存?很简单,有用就行!游戏中的NPC,如果想吃黄豆,他该怎么办?把红绿和绿豆放在一起,进行合体。至于几种豆之间真正的因果关系,不用管。这里顺便一说,很多人有个误会,认为科学是追求真理的。其实不是,科学也是个“求存”的游戏。科学告诉我们:水到了100度会沸腾,但科学不能告诉我们,这是否只是游戏中一个可以随意修改的参数。求真这条路,基本上已经堵死了,如果谁要追求真理,先过休谟和康德这一关。有一次跟朋友聊到这个问题时,朋友问我:“破晓,你是个有神论者吗?”,我回答说:“不是!认为世界上有神,和认为世界上没有神,是同一种傲慢的正反两面。我是不可知论者。”那么作为一个不可知论者,应该怎样看待投资呢?一个最最基本的前提,世界上没有100%正确的投资方法,一切都是“可信度”的问题。

前文我们说到,人类认识世界无非两种途径,归纳和演绎,而归纳和演绎又都是有缺陷的,所以在“求真”的层面,我们永远触碰不到终极真理。但是从“求存”的面层来看,归纳和演绎却是非常有用的。我们验证一套投资体系的有效性,无非也就是归纳和演绎两个办法。就像我常说的:一套投资体系要想打动我,它必须满足两个条件:1、符合历史规律;2、符合商业逻辑。历史规律就是归纳,商业逻辑就是演绎。目前投资界林林总总各种投资方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为什么选择格雷厄姆提出的“价值投资”作为主要的投资策略呢?就因为它是非常难得的,即符合历史规律,又符合商业逻辑的投资体系。
 
历史规律方面,价值投资最有代表性的两个因子:低市盈率和低市净率因子,在全球各国股市的回测中展现了明确的超额收益。商业逻辑方面,市盈率因子所代表的“经营价值”和市净率因子所代表的“清算价值”,本就是真实的商业世界中,一家企业去并购另一家企业时,最最看重的两个要素。格雷厄姆这个人,之所以能够封神,并不在于他开发了多么复杂的系统,而在于他率先获得了将证券市场与真实世界打通的洞见。其实在投资领域,单纯符合历史规律的投资方法很多,但即符合历史规律,又符合商业逻辑的却极少。比如“动量因子投资法”、“低价股投资法”等,从历史回测上看,不输价值投资,但这些方法在商业逻辑上似乎不太站得住脚,所以我不会选择它们做为我的主要策略。以上是一个不可知论者最底层的投资观,以及对归纳和演绎的基本应用。回到“求存”的层面,我们也必须要清楚,投资能解决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关于这点,之前的文章里有过论述,这里就一带而过:投资能解决股权和债权的问题,不能解决产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