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

西瓜视频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谜雾,关于西瓜视频

OkTrends 发表了文章 • 2020-07-03 21:01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个看起来不那么美的生意中,或许孕育着广告行业的新未来。

从逻辑上看,字节跳动并不适合做长视频。

纵观这家公司的历史,它的营收模式主要是通过算法推荐内容,最大化用户时长,然后在 feed 流中做广告赚取收益,核心体现是今日头条和抖音这两款王牌产品。可是涉足长视频,观众滑动屏幕的次数就会减少,广告展示概率也会降低。加上中长视频内容含量大,对制作水准要求高,制作成本大。按照旧有思路理解字节跳动,中长视频看起来并不是一个那么美的生意。 

然而,近半年来,字节跳动在中长视频方面的动作却与这一判断相左。大举购买电影、剧作版权,挖 UP 主,40 亿预算自制综艺……不论是「优爱腾」还是 B 站,几乎所有中长视频平台正在走的路,字节跳动都在尝试。 

字节跳动为什么要做长视频?它做法背后的逻辑又是什么?

## 从巫师出走 B 站说起

西瓜视频是字节跳动发展中长视频的主要阵地。它的前身是头条视频,最初的功能只是一个盛装视频的容器,并不肩负流量价值。后来随着抖音的发展,西瓜视频作为抖音的战略协同,被逐步端到 C 端用户面前。从流量的角度,西瓜视频和 B 站活跃用户数相当,甚至对比同期数据,西瓜视频的日活和月活略高于 B 站。

今年 6 月中旬,从 B 站起家的财经类 UP 主「巫师财经」发布视频,宣布退出 B 站,双方就一些法律合同问题正面开撕。在 B 站的一则声明中提到,「巫师财经」的出走源于与国内某视频平台签署了排除 B 站的内容合作协议,坊间传闻挖角者正是西瓜视频。 

B 站的爆发或许并非单单针对「巫师出走」这一件事。此前,曾经的「B 站一哥」,拥有 700 万粉丝的「敖厂长」也被成功挖角。B 站某知名 UP 主向极客公园透露,西瓜视频也曾向其抛出橄榄枝,另外在其视野中,西瓜视频基本上将 B 站的腰头部 UP 主全部「摸了一遍」。 

被如此大范围挖角,B 站在「巫师」事件上的反应更像是一种警告。事实上,西瓜视频也没指望通过挖角再造一个 B 站出来。双方都是在通过此事放信号。高价买断的背后,实际上是在告诉更多的创作者,「你可以来」。

时间再往前,今年春节档。受疫情影响,院线电影不能如期放映。徐峥带领《囧妈》上线西瓜视频,平台方斥资 6.3 亿元购买版权,观众免费观看。在春节假期,当被疫情封锁在家的国人不自觉地哼唱起《红莓花儿开》,西瓜视频赢了。这一大手笔的营销行为将西瓜视频推向其诞生以来的高光时刻,这或许是其首次在全国范围内进入公众视野。 

复刻《囧妈》的路线,西瓜视频又先后引入电影《大赢家》、英剧《德古拉》、动画电影《无限》等版权影视资源,现在打开西瓜视频首页,你还会发现《黑冰》、《红蝎子》、《铁齿铜牙纪晓岚》等经典剧集。 

一边挖 UP 主,一边在影视剧版权方面投入。2018 年,西瓜视频还曾以 40 亿预算的野心做综艺,只是后来不了了之。在长视频领域,字节跳动的动作从未间断过。尽管走位飘忽,但看起来它一直在试探,希望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 字节跳动为什么做长视频?

如开篇所说,长视频的营收逻辑不同于信息流产品,和字节跳动的惯例做法并不相符。关于字节跳动为什么加码长视频,业界说法众多。 

最普遍的说法是「短视频负责引流,长视频负责留存」。意思是通过抖音将用户引到西瓜视频,并且用优质的长视频内容留住用户。但这其实与目前抖音达人们的做法大相径庭。以「巫师财经」为例,被挖角之后,「巫师财经」在西瓜视频并未更新,反倒将长视频切割成段,逐条发布到抖音上。从其抖音账号看,也并没有向西瓜视频引流的动作。 

当然,不排除有先在大流量的抖音平台「养名气」,再逐步转移到西瓜视频的考虑。但为什么没有从一开始就在双边进行?名气和流量是否真的可以在抖音和西瓜之间通用?以长视频创作者的身份被挖角,但却并没有在长视频平台上更新,这让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心思更加难以捉摸。 



也有人说字节跳动已经在短视频领域碰到天花板,需要开拓新的疆域。但在这一疆域中,适合字节跳动的营收模式又是什么?

传统看来,不同的内容有不同的营收方式。以影视剧及综艺为核心的「优爱腾」靠收会员费和赞助费,以 UP 主原创内容为核心的 B 站靠「内容恰饭」,用户打赏以及周边商品售卖。这两种模式重运营、重制作,并不轻巧。在中长视频领域,目前国内平台没有一家能够做到单靠广告营收支撑平台运转。

对比世界范围内,Youtube 可谓是中长视频领域的营收标杆。2019 年,其广告收入高达 151.5 亿美元,占全美电视广告份额的 20%。Youtube 的广告营收主要来自两方面,在视频开头及视频进行中插入贴片广告,以及在 feed 流中插入广告,后者和字节跳动在抖音及今日头条上的做法一致。

「谁是中国 Youtube」这个问题吵吵嚷嚷很多年,始终没有答案。目前市场上最像 Youtube 的 B 站不做贴片广告,有广告的优爱腾又在 UGC(用户贡献内容)方面乏力,只能转道收会员费,真正的「中国 Youtube」迟迟没有出现。

在 Youtube 模式中有三个要素:用户、观看时长、创作者。用户数和观看时长保证了广告的营收,而这两项主要来自优质的创作者。另外,Youtube 背后的推荐机制是这三者滚动起来的核心力量。

对比字节跳动,在视频领域已经凭借抖音成为流量大户,并且牢牢占据用户的注意力和时间,抖音上的优质创作者层出不穷,更惶提头条系 App 的立身之本:推荐算法。

万事俱备,字节跳动能否在中长视频领域以 Youtube 模式获取广告收入,就看如何运作了。

## 在西瓜上造一个 Youtube

先是买影视剧版权,又去 B 站挖 UP 主,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打法看似飘忽,实则有迹可循。

首先通过大量的版权作品(PGC)吸引用户,再通过创作者的 UGC 内容留住用户,保证粘性,形成内容生产的循环。西瓜的模式其实与目前的 B 站如出一辙。

事实上,西瓜视频的版权购买从今年春节之前就开始了,只是疫情和《囧妈》让它的这一动作得以显露。在免费电影及剧集之上,如今的西瓜视频正在复制当年今日头条的起家策略,像当年邀请微信公众账号作者一样,邀请 UP 主,并有针对性地给出排他合约。

「巫师财经」在出走 B 站之前,曾深陷洗稿抄袭漩涡。在 B 站用户的推力作用下,西瓜视频顺势一拉,效果自然喜人。在高昂的签约费之上,若佐以流量扶持,对 UP 主构成更强的吸引力。「巫师财经」入驻抖音一周时间,仅凭 23 条视频便达到 163.3 万粉丝,增速不可谓不快。

在 B 站,「巫师财经」被归为知识区 UP 主,属于西瓜视频需要着重补齐的短版之一,这与用户群体的喜好相关。为了吸引更多知识类创作者入驻,调整用户结构,西瓜视频还推出「活字计划」帮助图文创作者转型。

短视频的核心在于「杀时间」,倾向于表层思考,用户很少能从中真正地「获得」。由于长视频的制作手法天然需要有逻辑的、充实的内容支撑,相较于短视频,长视频胜在「获得感」。这也是为什么 B 站在今年重点强调「学习」的概念,这是长视频的价值优势,也是西瓜视频需要知识类创作者的原因。

社区的构建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对于此刻的西瓜视频来说,邀请创作者入驻、补足短板是最直接的抓手,若创作者能够带着粉丝来,更是好上加好。

但相比于挖 UP 主来说,扶持原生创作者,才是字节跳动更需要真正走好的路。 查看全部
这个看起来不那么美的生意中,或许孕育着广告行业的新未来。

从逻辑上看,字节跳动并不适合做长视频。

纵观这家公司的历史,它的营收模式主要是通过算法推荐内容,最大化用户时长,然后在 feed 流中做广告赚取收益,核心体现是今日头条和抖音这两款王牌产品。可是涉足长视频,观众滑动屏幕的次数就会减少,广告展示概率也会降低。加上中长视频内容含量大,对制作水准要求高,制作成本大。按照旧有思路理解字节跳动,中长视频看起来并不是一个那么美的生意。 

然而,近半年来,字节跳动在中长视频方面的动作却与这一判断相左。大举购买电影、剧作版权,挖 UP 主,40 亿预算自制综艺……不论是「优爱腾」还是 B 站,几乎所有中长视频平台正在走的路,字节跳动都在尝试。 

字节跳动为什么要做长视频?它做法背后的逻辑又是什么?

## 从巫师出走 B 站说起

西瓜视频是字节跳动发展中长视频的主要阵地。它的前身是头条视频,最初的功能只是一个盛装视频的容器,并不肩负流量价值。后来随着抖音的发展,西瓜视频作为抖音的战略协同,被逐步端到 C 端用户面前。从流量的角度,西瓜视频和 B 站活跃用户数相当,甚至对比同期数据,西瓜视频的日活和月活略高于 B 站。

今年 6 月中旬,从 B 站起家的财经类 UP 主「巫师财经」发布视频,宣布退出 B 站,双方就一些法律合同问题正面开撕。在 B 站的一则声明中提到,「巫师财经」的出走源于与国内某视频平台签署了排除 B 站的内容合作协议,坊间传闻挖角者正是西瓜视频。 

B 站的爆发或许并非单单针对「巫师出走」这一件事。此前,曾经的「B 站一哥」,拥有 700 万粉丝的「敖厂长」也被成功挖角。B 站某知名 UP 主向极客公园透露,西瓜视频也曾向其抛出橄榄枝,另外在其视野中,西瓜视频基本上将 B 站的腰头部 UP 主全部「摸了一遍」。 

被如此大范围挖角,B 站在「巫师」事件上的反应更像是一种警告。事实上,西瓜视频也没指望通过挖角再造一个 B 站出来。双方都是在通过此事放信号。高价买断的背后,实际上是在告诉更多的创作者,「你可以来」。

时间再往前,今年春节档。受疫情影响,院线电影不能如期放映。徐峥带领《囧妈》上线西瓜视频,平台方斥资 6.3 亿元购买版权,观众免费观看。在春节假期,当被疫情封锁在家的国人不自觉地哼唱起《红莓花儿开》,西瓜视频赢了。这一大手笔的营销行为将西瓜视频推向其诞生以来的高光时刻,这或许是其首次在全国范围内进入公众视野。 

复刻《囧妈》的路线,西瓜视频又先后引入电影《大赢家》、英剧《德古拉》、动画电影《无限》等版权影视资源,现在打开西瓜视频首页,你还会发现《黑冰》、《红蝎子》、《铁齿铜牙纪晓岚》等经典剧集。 

一边挖 UP 主,一边在影视剧版权方面投入。2018 年,西瓜视频还曾以 40 亿预算的野心做综艺,只是后来不了了之。在长视频领域,字节跳动的动作从未间断过。尽管走位飘忽,但看起来它一直在试探,希望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 字节跳动为什么做长视频?

如开篇所说,长视频的营收逻辑不同于信息流产品,和字节跳动的惯例做法并不相符。关于字节跳动为什么加码长视频,业界说法众多。 

最普遍的说法是「短视频负责引流,长视频负责留存」。意思是通过抖音将用户引到西瓜视频,并且用优质的长视频内容留住用户。但这其实与目前抖音达人们的做法大相径庭。以「巫师财经」为例,被挖角之后,「巫师财经」在西瓜视频并未更新,反倒将长视频切割成段,逐条发布到抖音上。从其抖音账号看,也并没有向西瓜视频引流的动作。 

当然,不排除有先在大流量的抖音平台「养名气」,再逐步转移到西瓜视频的考虑。但为什么没有从一开始就在双边进行?名气和流量是否真的可以在抖音和西瓜之间通用?以长视频创作者的身份被挖角,但却并没有在长视频平台上更新,这让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心思更加难以捉摸。 



也有人说字节跳动已经在短视频领域碰到天花板,需要开拓新的疆域。但在这一疆域中,适合字节跳动的营收模式又是什么?

传统看来,不同的内容有不同的营收方式。以影视剧及综艺为核心的「优爱腾」靠收会员费和赞助费,以 UP 主原创内容为核心的 B 站靠「内容恰饭」,用户打赏以及周边商品售卖。这两种模式重运营、重制作,并不轻巧。在中长视频领域,目前国内平台没有一家能够做到单靠广告营收支撑平台运转。

对比世界范围内,Youtube 可谓是中长视频领域的营收标杆。2019 年,其广告收入高达 151.5 亿美元,占全美电视广告份额的 20%。Youtube 的广告营收主要来自两方面,在视频开头及视频进行中插入贴片广告,以及在 feed 流中插入广告,后者和字节跳动在抖音及今日头条上的做法一致。

「谁是中国 Youtube」这个问题吵吵嚷嚷很多年,始终没有答案。目前市场上最像 Youtube 的 B 站不做贴片广告,有广告的优爱腾又在 UGC(用户贡献内容)方面乏力,只能转道收会员费,真正的「中国 Youtube」迟迟没有出现。

在 Youtube 模式中有三个要素:用户、观看时长、创作者。用户数和观看时长保证了广告的营收,而这两项主要来自优质的创作者。另外,Youtube 背后的推荐机制是这三者滚动起来的核心力量。

对比字节跳动,在视频领域已经凭借抖音成为流量大户,并且牢牢占据用户的注意力和时间,抖音上的优质创作者层出不穷,更惶提头条系 App 的立身之本:推荐算法。

万事俱备,字节跳动能否在中长视频领域以 Youtube 模式获取广告收入,就看如何运作了。

## 在西瓜上造一个 Youtube

先是买影视剧版权,又去 B 站挖 UP 主,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打法看似飘忽,实则有迹可循。

首先通过大量的版权作品(PGC)吸引用户,再通过创作者的 UGC 内容留住用户,保证粘性,形成内容生产的循环。西瓜的模式其实与目前的 B 站如出一辙。

事实上,西瓜视频的版权购买从今年春节之前就开始了,只是疫情和《囧妈》让它的这一动作得以显露。在免费电影及剧集之上,如今的西瓜视频正在复制当年今日头条的起家策略,像当年邀请微信公众账号作者一样,邀请 UP 主,并有针对性地给出排他合约。

「巫师财经」在出走 B 站之前,曾深陷洗稿抄袭漩涡。在 B 站用户的推力作用下,西瓜视频顺势一拉,效果自然喜人。在高昂的签约费之上,若佐以流量扶持,对 UP 主构成更强的吸引力。「巫师财经」入驻抖音一周时间,仅凭 23 条视频便达到 163.3 万粉丝,增速不可谓不快。

在 B 站,「巫师财经」被归为知识区 UP 主,属于西瓜视频需要着重补齐的短版之一,这与用户群体的喜好相关。为了吸引更多知识类创作者入驻,调整用户结构,西瓜视频还推出「活字计划」帮助图文创作者转型。

短视频的核心在于「杀时间」,倾向于表层思考,用户很少能从中真正地「获得」。由于长视频的制作手法天然需要有逻辑的、充实的内容支撑,相较于短视频,长视频胜在「获得感」。这也是为什么 B 站在今年重点强调「学习」的概念,这是长视频的价值优势,也是西瓜视频需要知识类创作者的原因。

社区的构建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对于此刻的西瓜视频来说,邀请创作者入驻、补足短板是最直接的抓手,若创作者能够带着粉丝来,更是好上加好。

但相比于挖 UP 主来说,扶持原生创作者,才是字节跳动更需要真正走好的路。

为什么感觉抖音上刷到的广告,几乎全是游戏类?

TrueMan 发表了文章 • 2018-08-11 10:24 • 来自相关话题

抖音无疑是最近游戏厂商最亲睐的投放渠道之一。

“开局捕获SSS级灵鲲,5转觉醒自动战斗,战力+900W!”

 “神宠随便抓,三天一套无级别神装!”

如果你是抖音的重度用户,肯定会不断刷到游戏视频,而且是“被动刷到”,因为在这些视频前面往往都写着“广告”二字。



根据数据统计平台AppGrowing5月20日发布的《抖音广告分析报告》,游戏行业广告数投放占比最高,为34.48%,抖音无疑是最近游戏厂商最亲睐的投放渠道之一。

而这可能也让抖音自己看到了游戏内容的空间,不再满足于只是为游戏厂商提供渠道。近日,有多家媒体报道称抖音开始招募游戏MCN机构,并发布了一张“抖音游戏品类MCN机构合作正式启动”的图片。



此外,抖音还开通了“抖音游戏”账号,在这个账号里,可以跳转到一个网页,在这个界面上,可以阅读游戏相关内容,并且下载游戏——但不包含腾讯系的游戏。在页面的正上方,还有一个“先锋玩家召集令”的H5活动页面,召集“热爱手游,愿意为游戏平台提出个人意见,具有主人翁意识的游戏玩家”。

初步猜测,抖音是想组建一个专属的游戏视频内容的顾问团。

整个“抖音游戏”的页面和今日头条的“今日游戏”板块如出一辙,同样是新游、热游、福利、分类4个栏目,并且都是入口极深。在抖音里想要跳转到这个界面,需要先进入“抖音游戏”的账号界面,再点击查看详情才能跳转,而今日游戏则隐藏在个人账号界面的“我的钱包”入口中。



抖音发力游戏的模式,应该是签约游戏类MCN,制作发布更多游戏类短视频内容,再通过抖音自身强大的内容“带货能力”吸引用户跳转到下载页面下载。

而“抖音游戏”这个账号,在未来也许将承担和“抖音小助手”一样的职能,负责推荐管理优质的游戏短视频内容,发布一些挑战活动。

实际上在此之前,已经有多家游戏官方账号入驻抖音,并且也取得了很好的数据,例如王者荣耀官方账号已经在抖音发布了 106 个作品,又有150 万粉丝和 276万的点赞。而阴阳师官方账号也拥有62万粉丝和673万的点赞。



但这对抖音来说,还远远不够,这些官方游戏账号的主导权并不在自己手上,一直都喜欢把头部内容生产者收入麾下的抖音,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游戏内容达人。

在取得全球月活5亿的成绩之后,要怎样提供更多优质的内容,维持对用户的持久吸引力,成为了必须面对的新问题。毕竟在短视频这个领域,抖音的模仿者越来越多,它绝对不想看到有哪家平台像2018年春节的自己一样,突然超车。

因此游戏就成了抖音不得不重视的一个板块,在此之前,抖音并没有投入过多精力在游戏内容上的运营,而是大多集中在生活娱乐内容上,游戏内容多以广告形式出现。但根据头条指数发布的《2017今日头条游戏行业数据》,2017年头条游戏类文章总阅读量为226亿,是2016年的3.7倍,可见游戏类内容大有可为。



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8年1-6月,中国游戏用户规模 5.3 亿人,同比增长 4.0%。

而在这之中,女性游戏用户消费规模不断提高。报告显示,2018年1-6月,中国游戏市场女性用户消费规模241.5亿元,同比增长13.5%。

而根据极光大数据统计数据,抖音女性用户占比为66.4%,所以若能依靠游戏内容,一方面吸引更多的男性用户,另一方面增强女性游戏用户在抖音上的黏性,将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另外,抖音将如何与游戏类MCN进行合作值得关注,两周前,抖音推出了为抖音达人和品牌提供对接服务的平台“星图”,但推出不久后,36氪发文称大部分人因无法就“分成比例”和“广告涨价”与抖音达成共识,而拒绝入驻。

我们曾采访过游戏类MCN蜂群游戏旗下的一名博主@手游君,他认为,一家平台的政策,对一家游戏MCN来说,就好比游戏里的策划,站在游戏开发商的角度,他们肯定是想游戏更好玩,更多人来玩,才制定政策;反过来站在玩家的角度,他们为了更高的玩家级别,也应该要根据游戏规则去走,买装备,练技能,双方才能获得价值最大化。

说得直白一点,平台政策就意味着游戏规则,接受这个规则,双方才能组局玩游戏。商业也是如此。

就在几天前,快手推出了MCN合作计划,给出了“运营专属扶持”、“产品功能优先体验”、“商业变现支撑”等吸引条件,而抖音对于MCN机构的特别扶持,以保底流量、资源曝光以及优先开通电商等形式体现。和抖音合作的MCN,旗下红人账号在发布内容之后,抖音官方都会给资源推荐,此次与游戏类MCN合作,会不会推出新的扶持机制,令人好奇。



而从字节跳动的整体战略布局来看,这也不是字节跳动第一次进军游戏领域了,除了开篇提到的今日游戏,七月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的另一款短视频应用——西瓜视频将进军游戏直播领域,字节跳动负责人谈到,西瓜视频早在今年1月份开启游戏直播功能布局,6月份开始招聘手游与端游游戏主播。

在目前版本的西瓜视频中,直播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一级入口,并且有推荐、游戏、音乐、乡野四个板块,但从目前的数据上来说,热度并不高。可以说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游戏领域还处于一个刚开始摸索的阶段。



从外部环境看,游戏确实是字节跳动必须抢夺的一块阵地。在游戏领域里,一直和字节跳动不对付的腾讯自然不用说,后者早就已经是游戏领域的“头号玩家”,短期内必然是望其项背。而作为在短视频领域的竞争对手快手,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把目光转向游戏领域,先是推出了快手小游戏的独立App,又低调上线了快手直播平台,主打游戏类内容。

快手小游戏——后改名为“快手电丸”——上线大半年,更新至今只保留了对战、聊天两个频道,上线游戏多为连连看、跳一跳、五子棋、2046、扫雷这样的经典手机小游戏,操作简单易懂,可能是为了适应快手短视频用户群体的使用习惯。



另外,和快手短视频一样,快手小游戏也是主打社交属性,每一款游戏有由系统随机匹配用户进行对战,在游戏结束后,双方还可以跳转到聊天界面,互加好友。

快手小游戏在刚刚推出时势头迅猛,根据易观千帆的统计,2018年2月移动App月活增幅的前20名中,快手小游戏是游戏类App的第一名,2月的月活用户规模达到了474万人。

但从App Annie的数据来看,从今年四月到八月,快手小游戏的下载量波动明显,并且整体呈下降趋势,快手自身也没有对这款App做过多的推广,不知这款产品目前在快手的整体布局中是怎样的地位,但不可否认的是,快手一直都没有放弃对游戏领域的探索。



在上周,快手推出了网页版的直播平台,快手官方对此保持了神秘,只表示该项业务正处于探索阶段,没有太多可对外透露的信息。我们分析认为,今年6月快手全资收购A站,或许也是出于布局游戏直播的考虑。

自媒体“短视频片场”撰文分析认为,对比直播平台,新入场的短视频平台存留资本上的优势。同时,对比盈利模式过于依赖打赏的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有着渠道分成、广告合作、电商等多重变现渠道,模式更加灵活,不大容易陷入资金的困局。而且,相较于直播的即时性,短视频能够更好地沉淀内容,并将游戏内容栏目化、精品化,实现更加广泛的宣发。

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无论是快手还是抖音,都还是游戏领域的新兵,这个领域同样残酷,也并不是每家公司染手游戏领域。去年,百度以12亿元人民币出售了移动游戏业务,黯然退出游戏圈,而曾经称“饿死也不做游戏”的阿里巴巴,到现在也只是在淘宝里植入了“旅行青蛙”。

所以短视频平台要如何在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公司,以及格局日渐成熟的直播平台之中分得一杯羹,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查看全部
抖音无疑是最近游戏厂商最亲睐的投放渠道之一。

“开局捕获SSS级灵鲲,5转觉醒自动战斗,战力+900W!”

 “神宠随便抓,三天一套无级别神装!”

如果你是抖音的重度用户,肯定会不断刷到游戏视频,而且是“被动刷到”,因为在这些视频前面往往都写着“广告”二字。



根据数据统计平台AppGrowing5月20日发布的《抖音广告分析报告》,游戏行业广告数投放占比最高,为34.48%,抖音无疑是最近游戏厂商最亲睐的投放渠道之一。

而这可能也让抖音自己看到了游戏内容的空间,不再满足于只是为游戏厂商提供渠道。近日,有多家媒体报道称抖音开始招募游戏MCN机构,并发布了一张“抖音游戏品类MCN机构合作正式启动”的图片。



此外,抖音还开通了“抖音游戏”账号,在这个账号里,可以跳转到一个网页,在这个界面上,可以阅读游戏相关内容,并且下载游戏——但不包含腾讯系的游戏。在页面的正上方,还有一个“先锋玩家召集令”的H5活动页面,召集“热爱手游,愿意为游戏平台提出个人意见,具有主人翁意识的游戏玩家”。

初步猜测,抖音是想组建一个专属的游戏视频内容的顾问团。

整个“抖音游戏”的页面和今日头条的“今日游戏”板块如出一辙,同样是新游、热游、福利、分类4个栏目,并且都是入口极深。在抖音里想要跳转到这个界面,需要先进入“抖音游戏”的账号界面,再点击查看详情才能跳转,而今日游戏则隐藏在个人账号界面的“我的钱包”入口中。



抖音发力游戏的模式,应该是签约游戏类MCN,制作发布更多游戏类短视频内容,再通过抖音自身强大的内容“带货能力”吸引用户跳转到下载页面下载。

而“抖音游戏”这个账号,在未来也许将承担和“抖音小助手”一样的职能,负责推荐管理优质的游戏短视频内容,发布一些挑战活动。

实际上在此之前,已经有多家游戏官方账号入驻抖音,并且也取得了很好的数据,例如王者荣耀官方账号已经在抖音发布了 106 个作品,又有150 万粉丝和 276万的点赞。而阴阳师官方账号也拥有62万粉丝和673万的点赞。



但这对抖音来说,还远远不够,这些官方游戏账号的主导权并不在自己手上,一直都喜欢把头部内容生产者收入麾下的抖音,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游戏内容达人。

在取得全球月活5亿的成绩之后,要怎样提供更多优质的内容,维持对用户的持久吸引力,成为了必须面对的新问题。毕竟在短视频这个领域,抖音的模仿者越来越多,它绝对不想看到有哪家平台像2018年春节的自己一样,突然超车。

因此游戏就成了抖音不得不重视的一个板块,在此之前,抖音并没有投入过多精力在游戏内容上的运营,而是大多集中在生活娱乐内容上,游戏内容多以广告形式出现。但根据头条指数发布的《2017今日头条游戏行业数据》,2017年头条游戏类文章总阅读量为226亿,是2016年的3.7倍,可见游戏类内容大有可为。



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8年1-6月,中国游戏用户规模 5.3 亿人,同比增长 4.0%。

而在这之中,女性游戏用户消费规模不断提高。报告显示,2018年1-6月,中国游戏市场女性用户消费规模241.5亿元,同比增长13.5%。

而根据极光大数据统计数据,抖音女性用户占比为66.4%,所以若能依靠游戏内容,一方面吸引更多的男性用户,另一方面增强女性游戏用户在抖音上的黏性,将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另外,抖音将如何与游戏类MCN进行合作值得关注,两周前,抖音推出了为抖音达人和品牌提供对接服务的平台“星图”,但推出不久后,36氪发文称大部分人因无法就“分成比例”和“广告涨价”与抖音达成共识,而拒绝入驻。

我们曾采访过游戏类MCN蜂群游戏旗下的一名博主@手游君,他认为,一家平台的政策,对一家游戏MCN来说,就好比游戏里的策划,站在游戏开发商的角度,他们肯定是想游戏更好玩,更多人来玩,才制定政策;反过来站在玩家的角度,他们为了更高的玩家级别,也应该要根据游戏规则去走,买装备,练技能,双方才能获得价值最大化。

说得直白一点,平台政策就意味着游戏规则,接受这个规则,双方才能组局玩游戏。商业也是如此。

就在几天前,快手推出了MCN合作计划,给出了“运营专属扶持”、“产品功能优先体验”、“商业变现支撑”等吸引条件,而抖音对于MCN机构的特别扶持,以保底流量、资源曝光以及优先开通电商等形式体现。和抖音合作的MCN,旗下红人账号在发布内容之后,抖音官方都会给资源推荐,此次与游戏类MCN合作,会不会推出新的扶持机制,令人好奇。



而从字节跳动的整体战略布局来看,这也不是字节跳动第一次进军游戏领域了,除了开篇提到的今日游戏,七月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的另一款短视频应用——西瓜视频将进军游戏直播领域,字节跳动负责人谈到,西瓜视频早在今年1月份开启游戏直播功能布局,6月份开始招聘手游与端游游戏主播。

在目前版本的西瓜视频中,直播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一级入口,并且有推荐、游戏、音乐、乡野四个板块,但从目前的数据上来说,热度并不高。可以说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游戏领域还处于一个刚开始摸索的阶段。



从外部环境看,游戏确实是字节跳动必须抢夺的一块阵地。在游戏领域里,一直和字节跳动不对付的腾讯自然不用说,后者早就已经是游戏领域的“头号玩家”,短期内必然是望其项背。而作为在短视频领域的竞争对手快手,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把目光转向游戏领域,先是推出了快手小游戏的独立App,又低调上线了快手直播平台,主打游戏类内容。

快手小游戏——后改名为“快手电丸”——上线大半年,更新至今只保留了对战、聊天两个频道,上线游戏多为连连看、跳一跳、五子棋、2046、扫雷这样的经典手机小游戏,操作简单易懂,可能是为了适应快手短视频用户群体的使用习惯。



另外,和快手短视频一样,快手小游戏也是主打社交属性,每一款游戏有由系统随机匹配用户进行对战,在游戏结束后,双方还可以跳转到聊天界面,互加好友。

快手小游戏在刚刚推出时势头迅猛,根据易观千帆的统计,2018年2月移动App月活增幅的前20名中,快手小游戏是游戏类App的第一名,2月的月活用户规模达到了474万人。

但从App Annie的数据来看,从今年四月到八月,快手小游戏的下载量波动明显,并且整体呈下降趋势,快手自身也没有对这款App做过多的推广,不知这款产品目前在快手的整体布局中是怎样的地位,但不可否认的是,快手一直都没有放弃对游戏领域的探索。



在上周,快手推出了网页版的直播平台,快手官方对此保持了神秘,只表示该项业务正处于探索阶段,没有太多可对外透露的信息。我们分析认为,今年6月快手全资收购A站,或许也是出于布局游戏直播的考虑。

自媒体“短视频片场”撰文分析认为,对比直播平台,新入场的短视频平台存留资本上的优势。同时,对比盈利模式过于依赖打赏的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有着渠道分成、广告合作、电商等多重变现渠道,模式更加灵活,不大容易陷入资金的困局。而且,相较于直播的即时性,短视频能够更好地沉淀内容,并将游戏内容栏目化、精品化,实现更加广泛的宣发。

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无论是快手还是抖音,都还是游戏领域的新兵,这个领域同样残酷,也并不是每家公司染手游戏领域。去年,百度以12亿元人民币出售了移动游戏业务,黯然退出游戏圈,而曾经称“饿死也不做游戏”的阿里巴巴,到现在也只是在淘宝里植入了“旅行青蛙”。

所以短视频平台要如何在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公司,以及格局日渐成熟的直播平台之中分得一杯羹,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谜雾,关于西瓜视频

OkTrends 发表了文章 • 2020-07-03 21:01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个看起来不那么美的生意中,或许孕育着广告行业的新未来。

从逻辑上看,字节跳动并不适合做长视频。

纵观这家公司的历史,它的营收模式主要是通过算法推荐内容,最大化用户时长,然后在 feed 流中做广告赚取收益,核心体现是今日头条和抖音这两款王牌产品。可是涉足长视频,观众滑动屏幕的次数就会减少,广告展示概率也会降低。加上中长视频内容含量大,对制作水准要求高,制作成本大。按照旧有思路理解字节跳动,中长视频看起来并不是一个那么美的生意。 

然而,近半年来,字节跳动在中长视频方面的动作却与这一判断相左。大举购买电影、剧作版权,挖 UP 主,40 亿预算自制综艺……不论是「优爱腾」还是 B 站,几乎所有中长视频平台正在走的路,字节跳动都在尝试。 

字节跳动为什么要做长视频?它做法背后的逻辑又是什么?

## 从巫师出走 B 站说起

西瓜视频是字节跳动发展中长视频的主要阵地。它的前身是头条视频,最初的功能只是一个盛装视频的容器,并不肩负流量价值。后来随着抖音的发展,西瓜视频作为抖音的战略协同,被逐步端到 C 端用户面前。从流量的角度,西瓜视频和 B 站活跃用户数相当,甚至对比同期数据,西瓜视频的日活和月活略高于 B 站。

今年 6 月中旬,从 B 站起家的财经类 UP 主「巫师财经」发布视频,宣布退出 B 站,双方就一些法律合同问题正面开撕。在 B 站的一则声明中提到,「巫师财经」的出走源于与国内某视频平台签署了排除 B 站的内容合作协议,坊间传闻挖角者正是西瓜视频。 

B 站的爆发或许并非单单针对「巫师出走」这一件事。此前,曾经的「B 站一哥」,拥有 700 万粉丝的「敖厂长」也被成功挖角。B 站某知名 UP 主向极客公园透露,西瓜视频也曾向其抛出橄榄枝,另外在其视野中,西瓜视频基本上将 B 站的腰头部 UP 主全部「摸了一遍」。 

被如此大范围挖角,B 站在「巫师」事件上的反应更像是一种警告。事实上,西瓜视频也没指望通过挖角再造一个 B 站出来。双方都是在通过此事放信号。高价买断的背后,实际上是在告诉更多的创作者,「你可以来」。

时间再往前,今年春节档。受疫情影响,院线电影不能如期放映。徐峥带领《囧妈》上线西瓜视频,平台方斥资 6.3 亿元购买版权,观众免费观看。在春节假期,当被疫情封锁在家的国人不自觉地哼唱起《红莓花儿开》,西瓜视频赢了。这一大手笔的营销行为将西瓜视频推向其诞生以来的高光时刻,这或许是其首次在全国范围内进入公众视野。 

复刻《囧妈》的路线,西瓜视频又先后引入电影《大赢家》、英剧《德古拉》、动画电影《无限》等版权影视资源,现在打开西瓜视频首页,你还会发现《黑冰》、《红蝎子》、《铁齿铜牙纪晓岚》等经典剧集。 

一边挖 UP 主,一边在影视剧版权方面投入。2018 年,西瓜视频还曾以 40 亿预算的野心做综艺,只是后来不了了之。在长视频领域,字节跳动的动作从未间断过。尽管走位飘忽,但看起来它一直在试探,希望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 字节跳动为什么做长视频?

如开篇所说,长视频的营收逻辑不同于信息流产品,和字节跳动的惯例做法并不相符。关于字节跳动为什么加码长视频,业界说法众多。 

最普遍的说法是「短视频负责引流,长视频负责留存」。意思是通过抖音将用户引到西瓜视频,并且用优质的长视频内容留住用户。但这其实与目前抖音达人们的做法大相径庭。以「巫师财经」为例,被挖角之后,「巫师财经」在西瓜视频并未更新,反倒将长视频切割成段,逐条发布到抖音上。从其抖音账号看,也并没有向西瓜视频引流的动作。 

当然,不排除有先在大流量的抖音平台「养名气」,再逐步转移到西瓜视频的考虑。但为什么没有从一开始就在双边进行?名气和流量是否真的可以在抖音和西瓜之间通用?以长视频创作者的身份被挖角,但却并没有在长视频平台上更新,这让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心思更加难以捉摸。 



也有人说字节跳动已经在短视频领域碰到天花板,需要开拓新的疆域。但在这一疆域中,适合字节跳动的营收模式又是什么?

传统看来,不同的内容有不同的营收方式。以影视剧及综艺为核心的「优爱腾」靠收会员费和赞助费,以 UP 主原创内容为核心的 B 站靠「内容恰饭」,用户打赏以及周边商品售卖。这两种模式重运营、重制作,并不轻巧。在中长视频领域,目前国内平台没有一家能够做到单靠广告营收支撑平台运转。

对比世界范围内,Youtube 可谓是中长视频领域的营收标杆。2019 年,其广告收入高达 151.5 亿美元,占全美电视广告份额的 20%。Youtube 的广告营收主要来自两方面,在视频开头及视频进行中插入贴片广告,以及在 feed 流中插入广告,后者和字节跳动在抖音及今日头条上的做法一致。

「谁是中国 Youtube」这个问题吵吵嚷嚷很多年,始终没有答案。目前市场上最像 Youtube 的 B 站不做贴片广告,有广告的优爱腾又在 UGC(用户贡献内容)方面乏力,只能转道收会员费,真正的「中国 Youtube」迟迟没有出现。

在 Youtube 模式中有三个要素:用户、观看时长、创作者。用户数和观看时长保证了广告的营收,而这两项主要来自优质的创作者。另外,Youtube 背后的推荐机制是这三者滚动起来的核心力量。

对比字节跳动,在视频领域已经凭借抖音成为流量大户,并且牢牢占据用户的注意力和时间,抖音上的优质创作者层出不穷,更惶提头条系 App 的立身之本:推荐算法。

万事俱备,字节跳动能否在中长视频领域以 Youtube 模式获取广告收入,就看如何运作了。

## 在西瓜上造一个 Youtube

先是买影视剧版权,又去 B 站挖 UP 主,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打法看似飘忽,实则有迹可循。

首先通过大量的版权作品(PGC)吸引用户,再通过创作者的 UGC 内容留住用户,保证粘性,形成内容生产的循环。西瓜的模式其实与目前的 B 站如出一辙。

事实上,西瓜视频的版权购买从今年春节之前就开始了,只是疫情和《囧妈》让它的这一动作得以显露。在免费电影及剧集之上,如今的西瓜视频正在复制当年今日头条的起家策略,像当年邀请微信公众账号作者一样,邀请 UP 主,并有针对性地给出排他合约。

「巫师财经」在出走 B 站之前,曾深陷洗稿抄袭漩涡。在 B 站用户的推力作用下,西瓜视频顺势一拉,效果自然喜人。在高昂的签约费之上,若佐以流量扶持,对 UP 主构成更强的吸引力。「巫师财经」入驻抖音一周时间,仅凭 23 条视频便达到 163.3 万粉丝,增速不可谓不快。

在 B 站,「巫师财经」被归为知识区 UP 主,属于西瓜视频需要着重补齐的短版之一,这与用户群体的喜好相关。为了吸引更多知识类创作者入驻,调整用户结构,西瓜视频还推出「活字计划」帮助图文创作者转型。

短视频的核心在于「杀时间」,倾向于表层思考,用户很少能从中真正地「获得」。由于长视频的制作手法天然需要有逻辑的、充实的内容支撑,相较于短视频,长视频胜在「获得感」。这也是为什么 B 站在今年重点强调「学习」的概念,这是长视频的价值优势,也是西瓜视频需要知识类创作者的原因。

社区的构建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对于此刻的西瓜视频来说,邀请创作者入驻、补足短板是最直接的抓手,若创作者能够带着粉丝来,更是好上加好。

但相比于挖 UP 主来说,扶持原生创作者,才是字节跳动更需要真正走好的路。 查看全部
这个看起来不那么美的生意中,或许孕育着广告行业的新未来。

从逻辑上看,字节跳动并不适合做长视频。

纵观这家公司的历史,它的营收模式主要是通过算法推荐内容,最大化用户时长,然后在 feed 流中做广告赚取收益,核心体现是今日头条和抖音这两款王牌产品。可是涉足长视频,观众滑动屏幕的次数就会减少,广告展示概率也会降低。加上中长视频内容含量大,对制作水准要求高,制作成本大。按照旧有思路理解字节跳动,中长视频看起来并不是一个那么美的生意。 

然而,近半年来,字节跳动在中长视频方面的动作却与这一判断相左。大举购买电影、剧作版权,挖 UP 主,40 亿预算自制综艺……不论是「优爱腾」还是 B 站,几乎所有中长视频平台正在走的路,字节跳动都在尝试。 

字节跳动为什么要做长视频?它做法背后的逻辑又是什么?

## 从巫师出走 B 站说起

西瓜视频是字节跳动发展中长视频的主要阵地。它的前身是头条视频,最初的功能只是一个盛装视频的容器,并不肩负流量价值。后来随着抖音的发展,西瓜视频作为抖音的战略协同,被逐步端到 C 端用户面前。从流量的角度,西瓜视频和 B 站活跃用户数相当,甚至对比同期数据,西瓜视频的日活和月活略高于 B 站。

今年 6 月中旬,从 B 站起家的财经类 UP 主「巫师财经」发布视频,宣布退出 B 站,双方就一些法律合同问题正面开撕。在 B 站的一则声明中提到,「巫师财经」的出走源于与国内某视频平台签署了排除 B 站的内容合作协议,坊间传闻挖角者正是西瓜视频。 

B 站的爆发或许并非单单针对「巫师出走」这一件事。此前,曾经的「B 站一哥」,拥有 700 万粉丝的「敖厂长」也被成功挖角。B 站某知名 UP 主向极客公园透露,西瓜视频也曾向其抛出橄榄枝,另外在其视野中,西瓜视频基本上将 B 站的腰头部 UP 主全部「摸了一遍」。 

被如此大范围挖角,B 站在「巫师」事件上的反应更像是一种警告。事实上,西瓜视频也没指望通过挖角再造一个 B 站出来。双方都是在通过此事放信号。高价买断的背后,实际上是在告诉更多的创作者,「你可以来」。

时间再往前,今年春节档。受疫情影响,院线电影不能如期放映。徐峥带领《囧妈》上线西瓜视频,平台方斥资 6.3 亿元购买版权,观众免费观看。在春节假期,当被疫情封锁在家的国人不自觉地哼唱起《红莓花儿开》,西瓜视频赢了。这一大手笔的营销行为将西瓜视频推向其诞生以来的高光时刻,这或许是其首次在全国范围内进入公众视野。 

复刻《囧妈》的路线,西瓜视频又先后引入电影《大赢家》、英剧《德古拉》、动画电影《无限》等版权影视资源,现在打开西瓜视频首页,你还会发现《黑冰》、《红蝎子》、《铁齿铜牙纪晓岚》等经典剧集。 

一边挖 UP 主,一边在影视剧版权方面投入。2018 年,西瓜视频还曾以 40 亿预算的野心做综艺,只是后来不了了之。在长视频领域,字节跳动的动作从未间断过。尽管走位飘忽,但看起来它一直在试探,希望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 字节跳动为什么做长视频?

如开篇所说,长视频的营收逻辑不同于信息流产品,和字节跳动的惯例做法并不相符。关于字节跳动为什么加码长视频,业界说法众多。 

最普遍的说法是「短视频负责引流,长视频负责留存」。意思是通过抖音将用户引到西瓜视频,并且用优质的长视频内容留住用户。但这其实与目前抖音达人们的做法大相径庭。以「巫师财经」为例,被挖角之后,「巫师财经」在西瓜视频并未更新,反倒将长视频切割成段,逐条发布到抖音上。从其抖音账号看,也并没有向西瓜视频引流的动作。 

当然,不排除有先在大流量的抖音平台「养名气」,再逐步转移到西瓜视频的考虑。但为什么没有从一开始就在双边进行?名气和流量是否真的可以在抖音和西瓜之间通用?以长视频创作者的身份被挖角,但却并没有在长视频平台上更新,这让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心思更加难以捉摸。 



也有人说字节跳动已经在短视频领域碰到天花板,需要开拓新的疆域。但在这一疆域中,适合字节跳动的营收模式又是什么?

传统看来,不同的内容有不同的营收方式。以影视剧及综艺为核心的「优爱腾」靠收会员费和赞助费,以 UP 主原创内容为核心的 B 站靠「内容恰饭」,用户打赏以及周边商品售卖。这两种模式重运营、重制作,并不轻巧。在中长视频领域,目前国内平台没有一家能够做到单靠广告营收支撑平台运转。

对比世界范围内,Youtube 可谓是中长视频领域的营收标杆。2019 年,其广告收入高达 151.5 亿美元,占全美电视广告份额的 20%。Youtube 的广告营收主要来自两方面,在视频开头及视频进行中插入贴片广告,以及在 feed 流中插入广告,后者和字节跳动在抖音及今日头条上的做法一致。

「谁是中国 Youtube」这个问题吵吵嚷嚷很多年,始终没有答案。目前市场上最像 Youtube 的 B 站不做贴片广告,有广告的优爱腾又在 UGC(用户贡献内容)方面乏力,只能转道收会员费,真正的「中国 Youtube」迟迟没有出现。

在 Youtube 模式中有三个要素:用户、观看时长、创作者。用户数和观看时长保证了广告的营收,而这两项主要来自优质的创作者。另外,Youtube 背后的推荐机制是这三者滚动起来的核心力量。

对比字节跳动,在视频领域已经凭借抖音成为流量大户,并且牢牢占据用户的注意力和时间,抖音上的优质创作者层出不穷,更惶提头条系 App 的立身之本:推荐算法。

万事俱备,字节跳动能否在中长视频领域以 Youtube 模式获取广告收入,就看如何运作了。

## 在西瓜上造一个 Youtube

先是买影视剧版权,又去 B 站挖 UP 主,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打法看似飘忽,实则有迹可循。

首先通过大量的版权作品(PGC)吸引用户,再通过创作者的 UGC 内容留住用户,保证粘性,形成内容生产的循环。西瓜的模式其实与目前的 B 站如出一辙。

事实上,西瓜视频的版权购买从今年春节之前就开始了,只是疫情和《囧妈》让它的这一动作得以显露。在免费电影及剧集之上,如今的西瓜视频正在复制当年今日头条的起家策略,像当年邀请微信公众账号作者一样,邀请 UP 主,并有针对性地给出排他合约。

「巫师财经」在出走 B 站之前,曾深陷洗稿抄袭漩涡。在 B 站用户的推力作用下,西瓜视频顺势一拉,效果自然喜人。在高昂的签约费之上,若佐以流量扶持,对 UP 主构成更强的吸引力。「巫师财经」入驻抖音一周时间,仅凭 23 条视频便达到 163.3 万粉丝,增速不可谓不快。

在 B 站,「巫师财经」被归为知识区 UP 主,属于西瓜视频需要着重补齐的短版之一,这与用户群体的喜好相关。为了吸引更多知识类创作者入驻,调整用户结构,西瓜视频还推出「活字计划」帮助图文创作者转型。

短视频的核心在于「杀时间」,倾向于表层思考,用户很少能从中真正地「获得」。由于长视频的制作手法天然需要有逻辑的、充实的内容支撑,相较于短视频,长视频胜在「获得感」。这也是为什么 B 站在今年重点强调「学习」的概念,这是长视频的价值优势,也是西瓜视频需要知识类创作者的原因。

社区的构建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对于此刻的西瓜视频来说,邀请创作者入驻、补足短板是最直接的抓手,若创作者能够带着粉丝来,更是好上加好。

但相比于挖 UP 主来说,扶持原生创作者,才是字节跳动更需要真正走好的路。

为什么感觉抖音上刷到的广告,几乎全是游戏类?

TrueMan 发表了文章 • 2018-08-11 10:24 • 来自相关话题

抖音无疑是最近游戏厂商最亲睐的投放渠道之一。

“开局捕获SSS级灵鲲,5转觉醒自动战斗,战力+900W!”

 “神宠随便抓,三天一套无级别神装!”

如果你是抖音的重度用户,肯定会不断刷到游戏视频,而且是“被动刷到”,因为在这些视频前面往往都写着“广告”二字。



根据数据统计平台AppGrowing5月20日发布的《抖音广告分析报告》,游戏行业广告数投放占比最高,为34.48%,抖音无疑是最近游戏厂商最亲睐的投放渠道之一。

而这可能也让抖音自己看到了游戏内容的空间,不再满足于只是为游戏厂商提供渠道。近日,有多家媒体报道称抖音开始招募游戏MCN机构,并发布了一张“抖音游戏品类MCN机构合作正式启动”的图片。



此外,抖音还开通了“抖音游戏”账号,在这个账号里,可以跳转到一个网页,在这个界面上,可以阅读游戏相关内容,并且下载游戏——但不包含腾讯系的游戏。在页面的正上方,还有一个“先锋玩家召集令”的H5活动页面,召集“热爱手游,愿意为游戏平台提出个人意见,具有主人翁意识的游戏玩家”。

初步猜测,抖音是想组建一个专属的游戏视频内容的顾问团。

整个“抖音游戏”的页面和今日头条的“今日游戏”板块如出一辙,同样是新游、热游、福利、分类4个栏目,并且都是入口极深。在抖音里想要跳转到这个界面,需要先进入“抖音游戏”的账号界面,再点击查看详情才能跳转,而今日游戏则隐藏在个人账号界面的“我的钱包”入口中。



抖音发力游戏的模式,应该是签约游戏类MCN,制作发布更多游戏类短视频内容,再通过抖音自身强大的内容“带货能力”吸引用户跳转到下载页面下载。

而“抖音游戏”这个账号,在未来也许将承担和“抖音小助手”一样的职能,负责推荐管理优质的游戏短视频内容,发布一些挑战活动。

实际上在此之前,已经有多家游戏官方账号入驻抖音,并且也取得了很好的数据,例如王者荣耀官方账号已经在抖音发布了 106 个作品,又有150 万粉丝和 276万的点赞。而阴阳师官方账号也拥有62万粉丝和673万的点赞。



但这对抖音来说,还远远不够,这些官方游戏账号的主导权并不在自己手上,一直都喜欢把头部内容生产者收入麾下的抖音,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游戏内容达人。

在取得全球月活5亿的成绩之后,要怎样提供更多优质的内容,维持对用户的持久吸引力,成为了必须面对的新问题。毕竟在短视频这个领域,抖音的模仿者越来越多,它绝对不想看到有哪家平台像2018年春节的自己一样,突然超车。

因此游戏就成了抖音不得不重视的一个板块,在此之前,抖音并没有投入过多精力在游戏内容上的运营,而是大多集中在生活娱乐内容上,游戏内容多以广告形式出现。但根据头条指数发布的《2017今日头条游戏行业数据》,2017年头条游戏类文章总阅读量为226亿,是2016年的3.7倍,可见游戏类内容大有可为。



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8年1-6月,中国游戏用户规模 5.3 亿人,同比增长 4.0%。

而在这之中,女性游戏用户消费规模不断提高。报告显示,2018年1-6月,中国游戏市场女性用户消费规模241.5亿元,同比增长13.5%。

而根据极光大数据统计数据,抖音女性用户占比为66.4%,所以若能依靠游戏内容,一方面吸引更多的男性用户,另一方面增强女性游戏用户在抖音上的黏性,将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另外,抖音将如何与游戏类MCN进行合作值得关注,两周前,抖音推出了为抖音达人和品牌提供对接服务的平台“星图”,但推出不久后,36氪发文称大部分人因无法就“分成比例”和“广告涨价”与抖音达成共识,而拒绝入驻。

我们曾采访过游戏类MCN蜂群游戏旗下的一名博主@手游君,他认为,一家平台的政策,对一家游戏MCN来说,就好比游戏里的策划,站在游戏开发商的角度,他们肯定是想游戏更好玩,更多人来玩,才制定政策;反过来站在玩家的角度,他们为了更高的玩家级别,也应该要根据游戏规则去走,买装备,练技能,双方才能获得价值最大化。

说得直白一点,平台政策就意味着游戏规则,接受这个规则,双方才能组局玩游戏。商业也是如此。

就在几天前,快手推出了MCN合作计划,给出了“运营专属扶持”、“产品功能优先体验”、“商业变现支撑”等吸引条件,而抖音对于MCN机构的特别扶持,以保底流量、资源曝光以及优先开通电商等形式体现。和抖音合作的MCN,旗下红人账号在发布内容之后,抖音官方都会给资源推荐,此次与游戏类MCN合作,会不会推出新的扶持机制,令人好奇。



而从字节跳动的整体战略布局来看,这也不是字节跳动第一次进军游戏领域了,除了开篇提到的今日游戏,七月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的另一款短视频应用——西瓜视频将进军游戏直播领域,字节跳动负责人谈到,西瓜视频早在今年1月份开启游戏直播功能布局,6月份开始招聘手游与端游游戏主播。

在目前版本的西瓜视频中,直播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一级入口,并且有推荐、游戏、音乐、乡野四个板块,但从目前的数据上来说,热度并不高。可以说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游戏领域还处于一个刚开始摸索的阶段。



从外部环境看,游戏确实是字节跳动必须抢夺的一块阵地。在游戏领域里,一直和字节跳动不对付的腾讯自然不用说,后者早就已经是游戏领域的“头号玩家”,短期内必然是望其项背。而作为在短视频领域的竞争对手快手,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把目光转向游戏领域,先是推出了快手小游戏的独立App,又低调上线了快手直播平台,主打游戏类内容。

快手小游戏——后改名为“快手电丸”——上线大半年,更新至今只保留了对战、聊天两个频道,上线游戏多为连连看、跳一跳、五子棋、2046、扫雷这样的经典手机小游戏,操作简单易懂,可能是为了适应快手短视频用户群体的使用习惯。



另外,和快手短视频一样,快手小游戏也是主打社交属性,每一款游戏有由系统随机匹配用户进行对战,在游戏结束后,双方还可以跳转到聊天界面,互加好友。

快手小游戏在刚刚推出时势头迅猛,根据易观千帆的统计,2018年2月移动App月活增幅的前20名中,快手小游戏是游戏类App的第一名,2月的月活用户规模达到了474万人。

但从App Annie的数据来看,从今年四月到八月,快手小游戏的下载量波动明显,并且整体呈下降趋势,快手自身也没有对这款App做过多的推广,不知这款产品目前在快手的整体布局中是怎样的地位,但不可否认的是,快手一直都没有放弃对游戏领域的探索。



在上周,快手推出了网页版的直播平台,快手官方对此保持了神秘,只表示该项业务正处于探索阶段,没有太多可对外透露的信息。我们分析认为,今年6月快手全资收购A站,或许也是出于布局游戏直播的考虑。

自媒体“短视频片场”撰文分析认为,对比直播平台,新入场的短视频平台存留资本上的优势。同时,对比盈利模式过于依赖打赏的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有着渠道分成、广告合作、电商等多重变现渠道,模式更加灵活,不大容易陷入资金的困局。而且,相较于直播的即时性,短视频能够更好地沉淀内容,并将游戏内容栏目化、精品化,实现更加广泛的宣发。

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无论是快手还是抖音,都还是游戏领域的新兵,这个领域同样残酷,也并不是每家公司染手游戏领域。去年,百度以12亿元人民币出售了移动游戏业务,黯然退出游戏圈,而曾经称“饿死也不做游戏”的阿里巴巴,到现在也只是在淘宝里植入了“旅行青蛙”。

所以短视频平台要如何在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公司,以及格局日渐成熟的直播平台之中分得一杯羹,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查看全部
抖音无疑是最近游戏厂商最亲睐的投放渠道之一。

“开局捕获SSS级灵鲲,5转觉醒自动战斗,战力+900W!”

 “神宠随便抓,三天一套无级别神装!”

如果你是抖音的重度用户,肯定会不断刷到游戏视频,而且是“被动刷到”,因为在这些视频前面往往都写着“广告”二字。



根据数据统计平台AppGrowing5月20日发布的《抖音广告分析报告》,游戏行业广告数投放占比最高,为34.48%,抖音无疑是最近游戏厂商最亲睐的投放渠道之一。

而这可能也让抖音自己看到了游戏内容的空间,不再满足于只是为游戏厂商提供渠道。近日,有多家媒体报道称抖音开始招募游戏MCN机构,并发布了一张“抖音游戏品类MCN机构合作正式启动”的图片。



此外,抖音还开通了“抖音游戏”账号,在这个账号里,可以跳转到一个网页,在这个界面上,可以阅读游戏相关内容,并且下载游戏——但不包含腾讯系的游戏。在页面的正上方,还有一个“先锋玩家召集令”的H5活动页面,召集“热爱手游,愿意为游戏平台提出个人意见,具有主人翁意识的游戏玩家”。

初步猜测,抖音是想组建一个专属的游戏视频内容的顾问团。

整个“抖音游戏”的页面和今日头条的“今日游戏”板块如出一辙,同样是新游、热游、福利、分类4个栏目,并且都是入口极深。在抖音里想要跳转到这个界面,需要先进入“抖音游戏”的账号界面,再点击查看详情才能跳转,而今日游戏则隐藏在个人账号界面的“我的钱包”入口中。



抖音发力游戏的模式,应该是签约游戏类MCN,制作发布更多游戏类短视频内容,再通过抖音自身强大的内容“带货能力”吸引用户跳转到下载页面下载。

而“抖音游戏”这个账号,在未来也许将承担和“抖音小助手”一样的职能,负责推荐管理优质的游戏短视频内容,发布一些挑战活动。

实际上在此之前,已经有多家游戏官方账号入驻抖音,并且也取得了很好的数据,例如王者荣耀官方账号已经在抖音发布了 106 个作品,又有150 万粉丝和 276万的点赞。而阴阳师官方账号也拥有62万粉丝和673万的点赞。



但这对抖音来说,还远远不够,这些官方游戏账号的主导权并不在自己手上,一直都喜欢把头部内容生产者收入麾下的抖音,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游戏内容达人。

在取得全球月活5亿的成绩之后,要怎样提供更多优质的内容,维持对用户的持久吸引力,成为了必须面对的新问题。毕竟在短视频这个领域,抖音的模仿者越来越多,它绝对不想看到有哪家平台像2018年春节的自己一样,突然超车。

因此游戏就成了抖音不得不重视的一个板块,在此之前,抖音并没有投入过多精力在游戏内容上的运营,而是大多集中在生活娱乐内容上,游戏内容多以广告形式出现。但根据头条指数发布的《2017今日头条游戏行业数据》,2017年头条游戏类文章总阅读量为226亿,是2016年的3.7倍,可见游戏类内容大有可为。



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8年1-6月,中国游戏用户规模 5.3 亿人,同比增长 4.0%。

而在这之中,女性游戏用户消费规模不断提高。报告显示,2018年1-6月,中国游戏市场女性用户消费规模241.5亿元,同比增长13.5%。

而根据极光大数据统计数据,抖音女性用户占比为66.4%,所以若能依靠游戏内容,一方面吸引更多的男性用户,另一方面增强女性游戏用户在抖音上的黏性,将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另外,抖音将如何与游戏类MCN进行合作值得关注,两周前,抖音推出了为抖音达人和品牌提供对接服务的平台“星图”,但推出不久后,36氪发文称大部分人因无法就“分成比例”和“广告涨价”与抖音达成共识,而拒绝入驻。

我们曾采访过游戏类MCN蜂群游戏旗下的一名博主@手游君,他认为,一家平台的政策,对一家游戏MCN来说,就好比游戏里的策划,站在游戏开发商的角度,他们肯定是想游戏更好玩,更多人来玩,才制定政策;反过来站在玩家的角度,他们为了更高的玩家级别,也应该要根据游戏规则去走,买装备,练技能,双方才能获得价值最大化。

说得直白一点,平台政策就意味着游戏规则,接受这个规则,双方才能组局玩游戏。商业也是如此。

就在几天前,快手推出了MCN合作计划,给出了“运营专属扶持”、“产品功能优先体验”、“商业变现支撑”等吸引条件,而抖音对于MCN机构的特别扶持,以保底流量、资源曝光以及优先开通电商等形式体现。和抖音合作的MCN,旗下红人账号在发布内容之后,抖音官方都会给资源推荐,此次与游戏类MCN合作,会不会推出新的扶持机制,令人好奇。



而从字节跳动的整体战略布局来看,这也不是字节跳动第一次进军游戏领域了,除了开篇提到的今日游戏,七月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的另一款短视频应用——西瓜视频将进军游戏直播领域,字节跳动负责人谈到,西瓜视频早在今年1月份开启游戏直播功能布局,6月份开始招聘手游与端游游戏主播。

在目前版本的西瓜视频中,直播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一级入口,并且有推荐、游戏、音乐、乡野四个板块,但从目前的数据上来说,热度并不高。可以说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游戏领域还处于一个刚开始摸索的阶段。



从外部环境看,游戏确实是字节跳动必须抢夺的一块阵地。在游戏领域里,一直和字节跳动不对付的腾讯自然不用说,后者早就已经是游戏领域的“头号玩家”,短期内必然是望其项背。而作为在短视频领域的竞争对手快手,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把目光转向游戏领域,先是推出了快手小游戏的独立App,又低调上线了快手直播平台,主打游戏类内容。

快手小游戏——后改名为“快手电丸”——上线大半年,更新至今只保留了对战、聊天两个频道,上线游戏多为连连看、跳一跳、五子棋、2046、扫雷这样的经典手机小游戏,操作简单易懂,可能是为了适应快手短视频用户群体的使用习惯。



另外,和快手短视频一样,快手小游戏也是主打社交属性,每一款游戏有由系统随机匹配用户进行对战,在游戏结束后,双方还可以跳转到聊天界面,互加好友。

快手小游戏在刚刚推出时势头迅猛,根据易观千帆的统计,2018年2月移动App月活增幅的前20名中,快手小游戏是游戏类App的第一名,2月的月活用户规模达到了474万人。

但从App Annie的数据来看,从今年四月到八月,快手小游戏的下载量波动明显,并且整体呈下降趋势,快手自身也没有对这款App做过多的推广,不知这款产品目前在快手的整体布局中是怎样的地位,但不可否认的是,快手一直都没有放弃对游戏领域的探索。



在上周,快手推出了网页版的直播平台,快手官方对此保持了神秘,只表示该项业务正处于探索阶段,没有太多可对外透露的信息。我们分析认为,今年6月快手全资收购A站,或许也是出于布局游戏直播的考虑。

自媒体“短视频片场”撰文分析认为,对比直播平台,新入场的短视频平台存留资本上的优势。同时,对比盈利模式过于依赖打赏的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有着渠道分成、广告合作、电商等多重变现渠道,模式更加灵活,不大容易陷入资金的困局。而且,相较于直播的即时性,短视频能够更好地沉淀内容,并将游戏内容栏目化、精品化,实现更加广泛的宣发。

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无论是快手还是抖音,都还是游戏领域的新兵,这个领域同样残酷,也并不是每家公司染手游戏领域。去年,百度以12亿元人民币出售了移动游戏业务,黯然退出游戏圈,而曾经称“饿死也不做游戏”的阿里巴巴,到现在也只是在淘宝里植入了“旅行青蛙”。

所以短视频平台要如何在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公司,以及格局日渐成熟的直播平台之中分得一杯羹,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字节跳动的长视频谜雾,关于西瓜视频

OkTrends 发表了文章 • 2020-07-03 21:01 • 来自相关话题

这个看起来不那么美的生意中,或许孕育着广告行业的新未来。

从逻辑上看,字节跳动并不适合做长视频。

纵观这家公司的历史,它的营收模式主要是通过算法推荐内容,最大化用户时长,然后在 feed 流中做广告赚取收益,核心体现是今日头条和抖音这两款王牌产品。可是涉足长视频,观众滑动屏幕的次数就会减少,广告展示概率也会降低。加上中长视频内容含量大,对制作水准要求高,制作成本大。按照旧有思路理解字节跳动,中长视频看起来并不是一个那么美的生意。 

然而,近半年来,字节跳动在中长视频方面的动作却与这一判断相左。大举购买电影、剧作版权,挖 UP 主,40 亿预算自制综艺……不论是「优爱腾」还是 B 站,几乎所有中长视频平台正在走的路,字节跳动都在尝试。 

字节跳动为什么要做长视频?它做法背后的逻辑又是什么?

## 从巫师出走 B 站说起

西瓜视频是字节跳动发展中长视频的主要阵地。它的前身是头条视频,最初的功能只是一个盛装视频的容器,并不肩负流量价值。后来随着抖音的发展,西瓜视频作为抖音的战略协同,被逐步端到 C 端用户面前。从流量的角度,西瓜视频和 B 站活跃用户数相当,甚至对比同期数据,西瓜视频的日活和月活略高于 B 站。

今年 6 月中旬,从 B 站起家的财经类 UP 主「巫师财经」发布视频,宣布退出 B 站,双方就一些法律合同问题正面开撕。在 B 站的一则声明中提到,「巫师财经」的出走源于与国内某视频平台签署了排除 B 站的内容合作协议,坊间传闻挖角者正是西瓜视频。 

B 站的爆发或许并非单单针对「巫师出走」这一件事。此前,曾经的「B 站一哥」,拥有 700 万粉丝的「敖厂长」也被成功挖角。B 站某知名 UP 主向极客公园透露,西瓜视频也曾向其抛出橄榄枝,另外在其视野中,西瓜视频基本上将 B 站的腰头部 UP 主全部「摸了一遍」。 

被如此大范围挖角,B 站在「巫师」事件上的反应更像是一种警告。事实上,西瓜视频也没指望通过挖角再造一个 B 站出来。双方都是在通过此事放信号。高价买断的背后,实际上是在告诉更多的创作者,「你可以来」。

时间再往前,今年春节档。受疫情影响,院线电影不能如期放映。徐峥带领《囧妈》上线西瓜视频,平台方斥资 6.3 亿元购买版权,观众免费观看。在春节假期,当被疫情封锁在家的国人不自觉地哼唱起《红莓花儿开》,西瓜视频赢了。这一大手笔的营销行为将西瓜视频推向其诞生以来的高光时刻,这或许是其首次在全国范围内进入公众视野。 

复刻《囧妈》的路线,西瓜视频又先后引入电影《大赢家》、英剧《德古拉》、动画电影《无限》等版权影视资源,现在打开西瓜视频首页,你还会发现《黑冰》、《红蝎子》、《铁齿铜牙纪晓岚》等经典剧集。 

一边挖 UP 主,一边在影视剧版权方面投入。2018 年,西瓜视频还曾以 40 亿预算的野心做综艺,只是后来不了了之。在长视频领域,字节跳动的动作从未间断过。尽管走位飘忽,但看起来它一直在试探,希望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 字节跳动为什么做长视频?

如开篇所说,长视频的营收逻辑不同于信息流产品,和字节跳动的惯例做法并不相符。关于字节跳动为什么加码长视频,业界说法众多。 

最普遍的说法是「短视频负责引流,长视频负责留存」。意思是通过抖音将用户引到西瓜视频,并且用优质的长视频内容留住用户。但这其实与目前抖音达人们的做法大相径庭。以「巫师财经」为例,被挖角之后,「巫师财经」在西瓜视频并未更新,反倒将长视频切割成段,逐条发布到抖音上。从其抖音账号看,也并没有向西瓜视频引流的动作。 

当然,不排除有先在大流量的抖音平台「养名气」,再逐步转移到西瓜视频的考虑。但为什么没有从一开始就在双边进行?名气和流量是否真的可以在抖音和西瓜之间通用?以长视频创作者的身份被挖角,但却并没有在长视频平台上更新,这让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心思更加难以捉摸。 



也有人说字节跳动已经在短视频领域碰到天花板,需要开拓新的疆域。但在这一疆域中,适合字节跳动的营收模式又是什么?

传统看来,不同的内容有不同的营收方式。以影视剧及综艺为核心的「优爱腾」靠收会员费和赞助费,以 UP 主原创内容为核心的 B 站靠「内容恰饭」,用户打赏以及周边商品售卖。这两种模式重运营、重制作,并不轻巧。在中长视频领域,目前国内平台没有一家能够做到单靠广告营收支撑平台运转。

对比世界范围内,Youtube 可谓是中长视频领域的营收标杆。2019 年,其广告收入高达 151.5 亿美元,占全美电视广告份额的 20%。Youtube 的广告营收主要来自两方面,在视频开头及视频进行中插入贴片广告,以及在 feed 流中插入广告,后者和字节跳动在抖音及今日头条上的做法一致。

「谁是中国 Youtube」这个问题吵吵嚷嚷很多年,始终没有答案。目前市场上最像 Youtube 的 B 站不做贴片广告,有广告的优爱腾又在 UGC(用户贡献内容)方面乏力,只能转道收会员费,真正的「中国 Youtube」迟迟没有出现。

在 Youtube 模式中有三个要素:用户、观看时长、创作者。用户数和观看时长保证了广告的营收,而这两项主要来自优质的创作者。另外,Youtube 背后的推荐机制是这三者滚动起来的核心力量。

对比字节跳动,在视频领域已经凭借抖音成为流量大户,并且牢牢占据用户的注意力和时间,抖音上的优质创作者层出不穷,更惶提头条系 App 的立身之本:推荐算法。

万事俱备,字节跳动能否在中长视频领域以 Youtube 模式获取广告收入,就看如何运作了。

## 在西瓜上造一个 Youtube

先是买影视剧版权,又去 B 站挖 UP 主,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打法看似飘忽,实则有迹可循。

首先通过大量的版权作品(PGC)吸引用户,再通过创作者的 UGC 内容留住用户,保证粘性,形成内容生产的循环。西瓜的模式其实与目前的 B 站如出一辙。

事实上,西瓜视频的版权购买从今年春节之前就开始了,只是疫情和《囧妈》让它的这一动作得以显露。在免费电影及剧集之上,如今的西瓜视频正在复制当年今日头条的起家策略,像当年邀请微信公众账号作者一样,邀请 UP 主,并有针对性地给出排他合约。

「巫师财经」在出走 B 站之前,曾深陷洗稿抄袭漩涡。在 B 站用户的推力作用下,西瓜视频顺势一拉,效果自然喜人。在高昂的签约费之上,若佐以流量扶持,对 UP 主构成更强的吸引力。「巫师财经」入驻抖音一周时间,仅凭 23 条视频便达到 163.3 万粉丝,增速不可谓不快。

在 B 站,「巫师财经」被归为知识区 UP 主,属于西瓜视频需要着重补齐的短版之一,这与用户群体的喜好相关。为了吸引更多知识类创作者入驻,调整用户结构,西瓜视频还推出「活字计划」帮助图文创作者转型。

短视频的核心在于「杀时间」,倾向于表层思考,用户很少能从中真正地「获得」。由于长视频的制作手法天然需要有逻辑的、充实的内容支撑,相较于短视频,长视频胜在「获得感」。这也是为什么 B 站在今年重点强调「学习」的概念,这是长视频的价值优势,也是西瓜视频需要知识类创作者的原因。

社区的构建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对于此刻的西瓜视频来说,邀请创作者入驻、补足短板是最直接的抓手,若创作者能够带着粉丝来,更是好上加好。

但相比于挖 UP 主来说,扶持原生创作者,才是字节跳动更需要真正走好的路。 查看全部
这个看起来不那么美的生意中,或许孕育着广告行业的新未来。

从逻辑上看,字节跳动并不适合做长视频。

纵观这家公司的历史,它的营收模式主要是通过算法推荐内容,最大化用户时长,然后在 feed 流中做广告赚取收益,核心体现是今日头条和抖音这两款王牌产品。可是涉足长视频,观众滑动屏幕的次数就会减少,广告展示概率也会降低。加上中长视频内容含量大,对制作水准要求高,制作成本大。按照旧有思路理解字节跳动,中长视频看起来并不是一个那么美的生意。 

然而,近半年来,字节跳动在中长视频方面的动作却与这一判断相左。大举购买电影、剧作版权,挖 UP 主,40 亿预算自制综艺……不论是「优爱腾」还是 B 站,几乎所有中长视频平台正在走的路,字节跳动都在尝试。 

字节跳动为什么要做长视频?它做法背后的逻辑又是什么?

## 从巫师出走 B 站说起

西瓜视频是字节跳动发展中长视频的主要阵地。它的前身是头条视频,最初的功能只是一个盛装视频的容器,并不肩负流量价值。后来随着抖音的发展,西瓜视频作为抖音的战略协同,被逐步端到 C 端用户面前。从流量的角度,西瓜视频和 B 站活跃用户数相当,甚至对比同期数据,西瓜视频的日活和月活略高于 B 站。

今年 6 月中旬,从 B 站起家的财经类 UP 主「巫师财经」发布视频,宣布退出 B 站,双方就一些法律合同问题正面开撕。在 B 站的一则声明中提到,「巫师财经」的出走源于与国内某视频平台签署了排除 B 站的内容合作协议,坊间传闻挖角者正是西瓜视频。 

B 站的爆发或许并非单单针对「巫师出走」这一件事。此前,曾经的「B 站一哥」,拥有 700 万粉丝的「敖厂长」也被成功挖角。B 站某知名 UP 主向极客公园透露,西瓜视频也曾向其抛出橄榄枝,另外在其视野中,西瓜视频基本上将 B 站的腰头部 UP 主全部「摸了一遍」。 

被如此大范围挖角,B 站在「巫师」事件上的反应更像是一种警告。事实上,西瓜视频也没指望通过挖角再造一个 B 站出来。双方都是在通过此事放信号。高价买断的背后,实际上是在告诉更多的创作者,「你可以来」。

时间再往前,今年春节档。受疫情影响,院线电影不能如期放映。徐峥带领《囧妈》上线西瓜视频,平台方斥资 6.3 亿元购买版权,观众免费观看。在春节假期,当被疫情封锁在家的国人不自觉地哼唱起《红莓花儿开》,西瓜视频赢了。这一大手笔的营销行为将西瓜视频推向其诞生以来的高光时刻,这或许是其首次在全国范围内进入公众视野。 

复刻《囧妈》的路线,西瓜视频又先后引入电影《大赢家》、英剧《德古拉》、动画电影《无限》等版权影视资源,现在打开西瓜视频首页,你还会发现《黑冰》、《红蝎子》、《铁齿铜牙纪晓岚》等经典剧集。 

一边挖 UP 主,一边在影视剧版权方面投入。2018 年,西瓜视频还曾以 40 亿预算的野心做综艺,只是后来不了了之。在长视频领域,字节跳动的动作从未间断过。尽管走位飘忽,但看起来它一直在试探,希望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路。 

## 字节跳动为什么做长视频?

如开篇所说,长视频的营收逻辑不同于信息流产品,和字节跳动的惯例做法并不相符。关于字节跳动为什么加码长视频,业界说法众多。 

最普遍的说法是「短视频负责引流,长视频负责留存」。意思是通过抖音将用户引到西瓜视频,并且用优质的长视频内容留住用户。但这其实与目前抖音达人们的做法大相径庭。以「巫师财经」为例,被挖角之后,「巫师财经」在西瓜视频并未更新,反倒将长视频切割成段,逐条发布到抖音上。从其抖音账号看,也并没有向西瓜视频引流的动作。 

当然,不排除有先在大流量的抖音平台「养名气」,再逐步转移到西瓜视频的考虑。但为什么没有从一开始就在双边进行?名气和流量是否真的可以在抖音和西瓜之间通用?以长视频创作者的身份被挖角,但却并没有在长视频平台上更新,这让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心思更加难以捉摸。 



也有人说字节跳动已经在短视频领域碰到天花板,需要开拓新的疆域。但在这一疆域中,适合字节跳动的营收模式又是什么?

传统看来,不同的内容有不同的营收方式。以影视剧及综艺为核心的「优爱腾」靠收会员费和赞助费,以 UP 主原创内容为核心的 B 站靠「内容恰饭」,用户打赏以及周边商品售卖。这两种模式重运营、重制作,并不轻巧。在中长视频领域,目前国内平台没有一家能够做到单靠广告营收支撑平台运转。

对比世界范围内,Youtube 可谓是中长视频领域的营收标杆。2019 年,其广告收入高达 151.5 亿美元,占全美电视广告份额的 20%。Youtube 的广告营收主要来自两方面,在视频开头及视频进行中插入贴片广告,以及在 feed 流中插入广告,后者和字节跳动在抖音及今日头条上的做法一致。

「谁是中国 Youtube」这个问题吵吵嚷嚷很多年,始终没有答案。目前市场上最像 Youtube 的 B 站不做贴片广告,有广告的优爱腾又在 UGC(用户贡献内容)方面乏力,只能转道收会员费,真正的「中国 Youtube」迟迟没有出现。

在 Youtube 模式中有三个要素:用户、观看时长、创作者。用户数和观看时长保证了广告的营收,而这两项主要来自优质的创作者。另外,Youtube 背后的推荐机制是这三者滚动起来的核心力量。

对比字节跳动,在视频领域已经凭借抖音成为流量大户,并且牢牢占据用户的注意力和时间,抖音上的优质创作者层出不穷,更惶提头条系 App 的立身之本:推荐算法。

万事俱备,字节跳动能否在中长视频领域以 Youtube 模式获取广告收入,就看如何运作了。

## 在西瓜上造一个 Youtube

先是买影视剧版权,又去 B 站挖 UP 主,字节跳动在长视频领域的打法看似飘忽,实则有迹可循。

首先通过大量的版权作品(PGC)吸引用户,再通过创作者的 UGC 内容留住用户,保证粘性,形成内容生产的循环。西瓜的模式其实与目前的 B 站如出一辙。

事实上,西瓜视频的版权购买从今年春节之前就开始了,只是疫情和《囧妈》让它的这一动作得以显露。在免费电影及剧集之上,如今的西瓜视频正在复制当年今日头条的起家策略,像当年邀请微信公众账号作者一样,邀请 UP 主,并有针对性地给出排他合约。

「巫师财经」在出走 B 站之前,曾深陷洗稿抄袭漩涡。在 B 站用户的推力作用下,西瓜视频顺势一拉,效果自然喜人。在高昂的签约费之上,若佐以流量扶持,对 UP 主构成更强的吸引力。「巫师财经」入驻抖音一周时间,仅凭 23 条视频便达到 163.3 万粉丝,增速不可谓不快。

在 B 站,「巫师财经」被归为知识区 UP 主,属于西瓜视频需要着重补齐的短版之一,这与用户群体的喜好相关。为了吸引更多知识类创作者入驻,调整用户结构,西瓜视频还推出「活字计划」帮助图文创作者转型。

短视频的核心在于「杀时间」,倾向于表层思考,用户很少能从中真正地「获得」。由于长视频的制作手法天然需要有逻辑的、充实的内容支撑,相较于短视频,长视频胜在「获得感」。这也是为什么 B 站在今年重点强调「学习」的概念,这是长视频的价值优势,也是西瓜视频需要知识类创作者的原因。

社区的构建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对于此刻的西瓜视频来说,邀请创作者入驻、补足短板是最直接的抓手,若创作者能够带着粉丝来,更是好上加好。

但相比于挖 UP 主来说,扶持原生创作者,才是字节跳动更需要真正走好的路。

为什么感觉抖音上刷到的广告,几乎全是游戏类?

TrueMan 发表了文章 • 2018-08-11 10:24 • 来自相关话题

抖音无疑是最近游戏厂商最亲睐的投放渠道之一。

“开局捕获SSS级灵鲲,5转觉醒自动战斗,战力+900W!”

 “神宠随便抓,三天一套无级别神装!”

如果你是抖音的重度用户,肯定会不断刷到游戏视频,而且是“被动刷到”,因为在这些视频前面往往都写着“广告”二字。



根据数据统计平台AppGrowing5月20日发布的《抖音广告分析报告》,游戏行业广告数投放占比最高,为34.48%,抖音无疑是最近游戏厂商最亲睐的投放渠道之一。

而这可能也让抖音自己看到了游戏内容的空间,不再满足于只是为游戏厂商提供渠道。近日,有多家媒体报道称抖音开始招募游戏MCN机构,并发布了一张“抖音游戏品类MCN机构合作正式启动”的图片。



此外,抖音还开通了“抖音游戏”账号,在这个账号里,可以跳转到一个网页,在这个界面上,可以阅读游戏相关内容,并且下载游戏——但不包含腾讯系的游戏。在页面的正上方,还有一个“先锋玩家召集令”的H5活动页面,召集“热爱手游,愿意为游戏平台提出个人意见,具有主人翁意识的游戏玩家”。

初步猜测,抖音是想组建一个专属的游戏视频内容的顾问团。

整个“抖音游戏”的页面和今日头条的“今日游戏”板块如出一辙,同样是新游、热游、福利、分类4个栏目,并且都是入口极深。在抖音里想要跳转到这个界面,需要先进入“抖音游戏”的账号界面,再点击查看详情才能跳转,而今日游戏则隐藏在个人账号界面的“我的钱包”入口中。



抖音发力游戏的模式,应该是签约游戏类MCN,制作发布更多游戏类短视频内容,再通过抖音自身强大的内容“带货能力”吸引用户跳转到下载页面下载。

而“抖音游戏”这个账号,在未来也许将承担和“抖音小助手”一样的职能,负责推荐管理优质的游戏短视频内容,发布一些挑战活动。

实际上在此之前,已经有多家游戏官方账号入驻抖音,并且也取得了很好的数据,例如王者荣耀官方账号已经在抖音发布了 106 个作品,又有150 万粉丝和 276万的点赞。而阴阳师官方账号也拥有62万粉丝和673万的点赞。



但这对抖音来说,还远远不够,这些官方游戏账号的主导权并不在自己手上,一直都喜欢把头部内容生产者收入麾下的抖音,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游戏内容达人。

在取得全球月活5亿的成绩之后,要怎样提供更多优质的内容,维持对用户的持久吸引力,成为了必须面对的新问题。毕竟在短视频这个领域,抖音的模仿者越来越多,它绝对不想看到有哪家平台像2018年春节的自己一样,突然超车。

因此游戏就成了抖音不得不重视的一个板块,在此之前,抖音并没有投入过多精力在游戏内容上的运营,而是大多集中在生活娱乐内容上,游戏内容多以广告形式出现。但根据头条指数发布的《2017今日头条游戏行业数据》,2017年头条游戏类文章总阅读量为226亿,是2016年的3.7倍,可见游戏类内容大有可为。



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8年1-6月,中国游戏用户规模 5.3 亿人,同比增长 4.0%。

而在这之中,女性游戏用户消费规模不断提高。报告显示,2018年1-6月,中国游戏市场女性用户消费规模241.5亿元,同比增长13.5%。

而根据极光大数据统计数据,抖音女性用户占比为66.4%,所以若能依靠游戏内容,一方面吸引更多的男性用户,另一方面增强女性游戏用户在抖音上的黏性,将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另外,抖音将如何与游戏类MCN进行合作值得关注,两周前,抖音推出了为抖音达人和品牌提供对接服务的平台“星图”,但推出不久后,36氪发文称大部分人因无法就“分成比例”和“广告涨价”与抖音达成共识,而拒绝入驻。

我们曾采访过游戏类MCN蜂群游戏旗下的一名博主@手游君,他认为,一家平台的政策,对一家游戏MCN来说,就好比游戏里的策划,站在游戏开发商的角度,他们肯定是想游戏更好玩,更多人来玩,才制定政策;反过来站在玩家的角度,他们为了更高的玩家级别,也应该要根据游戏规则去走,买装备,练技能,双方才能获得价值最大化。

说得直白一点,平台政策就意味着游戏规则,接受这个规则,双方才能组局玩游戏。商业也是如此。

就在几天前,快手推出了MCN合作计划,给出了“运营专属扶持”、“产品功能优先体验”、“商业变现支撑”等吸引条件,而抖音对于MCN机构的特别扶持,以保底流量、资源曝光以及优先开通电商等形式体现。和抖音合作的MCN,旗下红人账号在发布内容之后,抖音官方都会给资源推荐,此次与游戏类MCN合作,会不会推出新的扶持机制,令人好奇。



而从字节跳动的整体战略布局来看,这也不是字节跳动第一次进军游戏领域了,除了开篇提到的今日游戏,七月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的另一款短视频应用——西瓜视频将进军游戏直播领域,字节跳动负责人谈到,西瓜视频早在今年1月份开启游戏直播功能布局,6月份开始招聘手游与端游游戏主播。

在目前版本的西瓜视频中,直播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一级入口,并且有推荐、游戏、音乐、乡野四个板块,但从目前的数据上来说,热度并不高。可以说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游戏领域还处于一个刚开始摸索的阶段。



从外部环境看,游戏确实是字节跳动必须抢夺的一块阵地。在游戏领域里,一直和字节跳动不对付的腾讯自然不用说,后者早就已经是游戏领域的“头号玩家”,短期内必然是望其项背。而作为在短视频领域的竞争对手快手,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把目光转向游戏领域,先是推出了快手小游戏的独立App,又低调上线了快手直播平台,主打游戏类内容。

快手小游戏——后改名为“快手电丸”——上线大半年,更新至今只保留了对战、聊天两个频道,上线游戏多为连连看、跳一跳、五子棋、2046、扫雷这样的经典手机小游戏,操作简单易懂,可能是为了适应快手短视频用户群体的使用习惯。



另外,和快手短视频一样,快手小游戏也是主打社交属性,每一款游戏有由系统随机匹配用户进行对战,在游戏结束后,双方还可以跳转到聊天界面,互加好友。

快手小游戏在刚刚推出时势头迅猛,根据易观千帆的统计,2018年2月移动App月活增幅的前20名中,快手小游戏是游戏类App的第一名,2月的月活用户规模达到了474万人。

但从App Annie的数据来看,从今年四月到八月,快手小游戏的下载量波动明显,并且整体呈下降趋势,快手自身也没有对这款App做过多的推广,不知这款产品目前在快手的整体布局中是怎样的地位,但不可否认的是,快手一直都没有放弃对游戏领域的探索。



在上周,快手推出了网页版的直播平台,快手官方对此保持了神秘,只表示该项业务正处于探索阶段,没有太多可对外透露的信息。我们分析认为,今年6月快手全资收购A站,或许也是出于布局游戏直播的考虑。

自媒体“短视频片场”撰文分析认为,对比直播平台,新入场的短视频平台存留资本上的优势。同时,对比盈利模式过于依赖打赏的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有着渠道分成、广告合作、电商等多重变现渠道,模式更加灵活,不大容易陷入资金的困局。而且,相较于直播的即时性,短视频能够更好地沉淀内容,并将游戏内容栏目化、精品化,实现更加广泛的宣发。

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无论是快手还是抖音,都还是游戏领域的新兵,这个领域同样残酷,也并不是每家公司染手游戏领域。去年,百度以12亿元人民币出售了移动游戏业务,黯然退出游戏圈,而曾经称“饿死也不做游戏”的阿里巴巴,到现在也只是在淘宝里植入了“旅行青蛙”。

所以短视频平台要如何在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公司,以及格局日渐成熟的直播平台之中分得一杯羹,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查看全部
抖音无疑是最近游戏厂商最亲睐的投放渠道之一。

“开局捕获SSS级灵鲲,5转觉醒自动战斗,战力+900W!”

 “神宠随便抓,三天一套无级别神装!”

如果你是抖音的重度用户,肯定会不断刷到游戏视频,而且是“被动刷到”,因为在这些视频前面往往都写着“广告”二字。



根据数据统计平台AppGrowing5月20日发布的《抖音广告分析报告》,游戏行业广告数投放占比最高,为34.48%,抖音无疑是最近游戏厂商最亲睐的投放渠道之一。

而这可能也让抖音自己看到了游戏内容的空间,不再满足于只是为游戏厂商提供渠道。近日,有多家媒体报道称抖音开始招募游戏MCN机构,并发布了一张“抖音游戏品类MCN机构合作正式启动”的图片。



此外,抖音还开通了“抖音游戏”账号,在这个账号里,可以跳转到一个网页,在这个界面上,可以阅读游戏相关内容,并且下载游戏——但不包含腾讯系的游戏。在页面的正上方,还有一个“先锋玩家召集令”的H5活动页面,召集“热爱手游,愿意为游戏平台提出个人意见,具有主人翁意识的游戏玩家”。

初步猜测,抖音是想组建一个专属的游戏视频内容的顾问团。

整个“抖音游戏”的页面和今日头条的“今日游戏”板块如出一辙,同样是新游、热游、福利、分类4个栏目,并且都是入口极深。在抖音里想要跳转到这个界面,需要先进入“抖音游戏”的账号界面,再点击查看详情才能跳转,而今日游戏则隐藏在个人账号界面的“我的钱包”入口中。



抖音发力游戏的模式,应该是签约游戏类MCN,制作发布更多游戏类短视频内容,再通过抖音自身强大的内容“带货能力”吸引用户跳转到下载页面下载。

而“抖音游戏”这个账号,在未来也许将承担和“抖音小助手”一样的职能,负责推荐管理优质的游戏短视频内容,发布一些挑战活动。

实际上在此之前,已经有多家游戏官方账号入驻抖音,并且也取得了很好的数据,例如王者荣耀官方账号已经在抖音发布了 106 个作品,又有150 万粉丝和 276万的点赞。而阴阳师官方账号也拥有62万粉丝和673万的点赞。



但这对抖音来说,还远远不够,这些官方游戏账号的主导权并不在自己手上,一直都喜欢把头部内容生产者收入麾下的抖音,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游戏内容达人。

在取得全球月活5亿的成绩之后,要怎样提供更多优质的内容,维持对用户的持久吸引力,成为了必须面对的新问题。毕竟在短视频这个领域,抖音的模仿者越来越多,它绝对不想看到有哪家平台像2018年春节的自己一样,突然超车。

因此游戏就成了抖音不得不重视的一个板块,在此之前,抖音并没有投入过多精力在游戏内容上的运营,而是大多集中在生活娱乐内容上,游戏内容多以广告形式出现。但根据头条指数发布的《2017今日头条游戏行业数据》,2017年头条游戏类文章总阅读量为226亿,是2016年的3.7倍,可见游戏类内容大有可为。



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8年1-6月,中国游戏用户规模 5.3 亿人,同比增长 4.0%。

而在这之中,女性游戏用户消费规模不断提高。报告显示,2018年1-6月,中国游戏市场女性用户消费规模241.5亿元,同比增长13.5%。

而根据极光大数据统计数据,抖音女性用户占比为66.4%,所以若能依靠游戏内容,一方面吸引更多的男性用户,另一方面增强女性游戏用户在抖音上的黏性,将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另外,抖音将如何与游戏类MCN进行合作值得关注,两周前,抖音推出了为抖音达人和品牌提供对接服务的平台“星图”,但推出不久后,36氪发文称大部分人因无法就“分成比例”和“广告涨价”与抖音达成共识,而拒绝入驻。

我们曾采访过游戏类MCN蜂群游戏旗下的一名博主@手游君,他认为,一家平台的政策,对一家游戏MCN来说,就好比游戏里的策划,站在游戏开发商的角度,他们肯定是想游戏更好玩,更多人来玩,才制定政策;反过来站在玩家的角度,他们为了更高的玩家级别,也应该要根据游戏规则去走,买装备,练技能,双方才能获得价值最大化。

说得直白一点,平台政策就意味着游戏规则,接受这个规则,双方才能组局玩游戏。商业也是如此。

就在几天前,快手推出了MCN合作计划,给出了“运营专属扶持”、“产品功能优先体验”、“商业变现支撑”等吸引条件,而抖音对于MCN机构的特别扶持,以保底流量、资源曝光以及优先开通电商等形式体现。和抖音合作的MCN,旗下红人账号在发布内容之后,抖音官方都会给资源推荐,此次与游戏类MCN合作,会不会推出新的扶持机制,令人好奇。



而从字节跳动的整体战略布局来看,这也不是字节跳动第一次进军游戏领域了,除了开篇提到的今日游戏,七月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的另一款短视频应用——西瓜视频将进军游戏直播领域,字节跳动负责人谈到,西瓜视频早在今年1月份开启游戏直播功能布局,6月份开始招聘手游与端游游戏主播。

在目前版本的西瓜视频中,直播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一级入口,并且有推荐、游戏、音乐、乡野四个板块,但从目前的数据上来说,热度并不高。可以说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游戏领域还处于一个刚开始摸索的阶段。



从外部环境看,游戏确实是字节跳动必须抢夺的一块阵地。在游戏领域里,一直和字节跳动不对付的腾讯自然不用说,后者早就已经是游戏领域的“头号玩家”,短期内必然是望其项背。而作为在短视频领域的竞争对手快手,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把目光转向游戏领域,先是推出了快手小游戏的独立App,又低调上线了快手直播平台,主打游戏类内容。

快手小游戏——后改名为“快手电丸”——上线大半年,更新至今只保留了对战、聊天两个频道,上线游戏多为连连看、跳一跳、五子棋、2046、扫雷这样的经典手机小游戏,操作简单易懂,可能是为了适应快手短视频用户群体的使用习惯。



另外,和快手短视频一样,快手小游戏也是主打社交属性,每一款游戏有由系统随机匹配用户进行对战,在游戏结束后,双方还可以跳转到聊天界面,互加好友。

快手小游戏在刚刚推出时势头迅猛,根据易观千帆的统计,2018年2月移动App月活增幅的前20名中,快手小游戏是游戏类App的第一名,2月的月活用户规模达到了474万人。

但从App Annie的数据来看,从今年四月到八月,快手小游戏的下载量波动明显,并且整体呈下降趋势,快手自身也没有对这款App做过多的推广,不知这款产品目前在快手的整体布局中是怎样的地位,但不可否认的是,快手一直都没有放弃对游戏领域的探索。



在上周,快手推出了网页版的直播平台,快手官方对此保持了神秘,只表示该项业务正处于探索阶段,没有太多可对外透露的信息。我们分析认为,今年6月快手全资收购A站,或许也是出于布局游戏直播的考虑。

自媒体“短视频片场”撰文分析认为,对比直播平台,新入场的短视频平台存留资本上的优势。同时,对比盈利模式过于依赖打赏的直播平台,短视频平台有着渠道分成、广告合作、电商等多重变现渠道,模式更加灵活,不大容易陷入资金的困局。而且,相较于直播的即时性,短视频能够更好地沉淀内容,并将游戏内容栏目化、精品化,实现更加广泛的宣发。

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无论是快手还是抖音,都还是游戏领域的新兵,这个领域同样残酷,也并不是每家公司染手游戏领域。去年,百度以12亿元人民币出售了移动游戏业务,黯然退出游戏圈,而曾经称“饿死也不做游戏”的阿里巴巴,到现在也只是在淘宝里植入了“旅行青蛙”。

所以短视频平台要如何在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公司,以及格局日渐成熟的直播平台之中分得一杯羹,还需要进一步观察。